北京文网

 

老北京摔跤名将


http://www.beijingww.com/2007-11-28 15:49:59来源:北京晚报
  逛老天桥,我最爱到宝三的摔跤场,看“小锛儿头”与一位青年哑者摔跤。

  “小锛儿头”个头矮,大约一米六,体态横宽,脑袋瓜儿前额是个锛儿头。小锛儿头与青年哑者摔跤,虽说是表演,给爷们儿找乐儿,从表面上看还是真摔。青年哑者身高一米七以上,是个摔跤能手。哑者把小锛儿头抡起来,小锛儿头身子悬空飞转,手攥紧青年哑者的褡裢,脚尖儿偶尔点一下地皮,像“跑马灯”,就是摔不倒,这是小锛儿头的一个绝招。

  小锛儿头身高有弱点,他却琢磨出了以弱胜强的功夫。您就说这位哑者想把小锛儿头背起来,给他个“倒背胯”,从头顶上倒翻过去扔在地上。小锛儿头却像一块软胶糖,猴在对方的后背上纹丝不动。随后,我看到小锛儿头被青年哑者扔在地上,在着地前的一刹那,小锛儿头双手以闪电之快抱住后脑勺儿,身子缩成一团儿,也算小锛儿头会挨摔。

  小锛儿头真够仁义的。我经常看到小锛儿头拿着头天摔跤挣的“份儿钱”,大清早在西珠市口“大和恒”面铺门前排队买杂和面儿。他把买的杂和面儿放到家,还要赶到天桥摔跤场,用铁锨给场地松土,为下午摔跤做准备。有一天,我在早晨九点钟来到天桥,各处都是空荡荡的,惟有宝三摔跤场里有人干活,走近一看,果然是小锛儿头。

  宝三摔跤场经常有爱好者来这里捧场助威。有的人头戴水獭皮帽,身穿小羊羔大氅,想来摔两跤玩一玩儿。只要有外人来帮场,最后都是赢家,都得给面子,脸上有光。这天,在天桥卖“大力丸”、耍大铁刀的张宝忠,来到摔跤场凑个热闹儿。宝三出面对观众说:“各位老少爷们儿,今天大家来着了,有张 宝忠张爷要来摔两跤,让您开开眼。我们这里请出有名气的张狗子与他见个高低。张狗子下过天津卫、走过济南城,参加过全国摔跤比赛,您就看好吧!”

  张狗子身高体壮,在摔跤场大约是年岁最大的一个,穿好褡裢,系好腰带,伸展伸展胳臂腿儿。张宝忠中等个头,也换上了宝三的褡裢。张狗子与张宝忠先在场子里,拿着架势,一顺儿的转圈儿遛场。摔跤场上的“遛场”说明就要开摔啦,人们纷纷挤过来看。二位不紧不慢地遛,然后身子同时往左一扭,像一对儿咬斗的蛐蛐儿,面对面站好位置,哈腰低背,晃动膀子,走向前飞快出手,互相揪对方的领、胸部位的褡裢,双方又互不让揪,形成了紧张的局面。互相揪扯褡裢的“丝丝嚓嚓”的轻音,手臂碰撞“咔咔叽叽”的弱声,合在一起,奏出了“力”的乐曲。只有距离一米多的地方观看,才能感受到这种“力的美”。

  张宝忠先赢一跤,接着张狗子赢一跤。第三跤,张宝忠一使劲儿,把张狗子整个身子给扔在了场子上,张狗子屁股着地,肚子上的皮肉颤动了一下。张狗子起来喘着气,面向场外,给观众打千行礼,说:“各位老少爷们儿,我张狗子给您行礼啦!常言说得好: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您带着钱的帮我们哥们儿两个;没带钱,不要紧(右手一拍腰),您站脚助威。有一位爷说啦(用手一指),就是前边走的那位。他说:今天没带钱,我回家给你拿去。我问:您家住哪儿呀?他说:他家住哈尔滨。叫我在这儿等着!”

  过去人们觉得张狗子爱损人,其实张狗子编的小段还挺幽默。张狗子是快四十岁的人了,还穿着那条由深蓝变老灰的旧裤子,挣扎在摔跤场上,时不时的还被人扔在地上。您说,他容易吗?(作者文并插图,今年77岁。)

作者:蓝士林编辑:王冰
我要说说打印推荐
相关链接
v 雍和宫的古槐 2007-11-22 16:38:13
v 钱粮胡同19号 2007-11-22 16:26:48
v 又到冬食芥末墩儿 2007-10-30 15:29:26
v 老北京的院门 2007-10-29 10:18:29
v 北京小吃 2007-10-29 09:44:50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