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网

 

东皇城根旧忆


http://www.beijingww.com/2007-11-23 16:07:59来源:北京晚报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期,我家住在北京的东城,在沙滩北大红楼对面的新开路胡同1号。北京老城里叫新开路的胡同可不少,我觉得这些胡同极有可能是建北京城时没有的,后来由于某种原因又开辟的巷子,就叫了“新开路”。据“北京史研究会”的胡同研究专家尔泗先生的《北京胡同丛谈》考证:北京城里的胡同还保持着元代风貌的,只有东四(东四头条除外,是后开辟的,也属于“新开路”)以北至北新桥东直门内大街的十六条胡同了。理由是:元代的胡同讲究以“步”为丈量单位,一步约为现在的四尺多,胡同与胡同距离为五十步,约合77米左右。按元代标准,只有这些胡同的距离是吻合的。

  听老人说,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东城沙滩一带,大街中间是有轨电车的轨道,老北京大学红楼东墙外,有条半干涸的河,就是世界闻名的通惠河流经市内部分,叫做御河,由于年久失于疏浚,河道斜坡尽是河边住户倾倒的炉灰渣和其他生活垃圾。去隆福寺和东安市场都要先过河,好在河上面架了座木桥,不但能过人而且有轨电车也从桥上过。桥下那条从什刹海经东不压桥辗转过来的河,经过现在的北河沿、南河沿、正义路到东便门流入现在的通惠河,再经二闸三闸到通州汇入京杭大运河。这条河,过了东不压桥,就逶迤进入皇城,到正义路才又算出了皇城地盘。我甚至得到以下推断:当年,这条河与环绕紫禁城的护城河相连,护城河的水系又与紫禁城里的花园、玉带桥的水流相连,这样水系永远是活的,不会泛绿生青苔。可见,当年皇城内水系设计者是煞费苦心的。

  那时的东皇城墙在哪儿呢?就在这条河的东面临河而建。沙滩东面本来没有路,是皇城墙,民国以后,开了城墙豁口,才算有了向东的路,可以直通朝阳门。话说远了,还是说皇城,皇城里唯一特例是现在景山东街人民教育出版社处的公主府,那是乾隆皇帝特别恩准为心爱的四女儿和硕和嘉公主建的。除此之外皇城内的建筑都与紫禁城配套,为其服务,就连庙宇也是为皇家佛事服务的,比如南池子南长街一带众多的寺庙和景山东街北边的嵩祝寺。

  我原有的记忆里,皇城墙没有现在皇城根遗址公园里矗立的皇城墙复原墙那么高。包括哲人在内都一致认为:记忆是有误差的。所以,我一直为记忆里的东皇城墙的高度所困扰,虽然手里有一本老书,在第233页清楚地写着,“午饭后,赴约。这个‘东皇城根’,只一面有人家,那一面是旧皇城的墙,所以叫‘皇城根’。”书中记载的是公元1938年初发生的事情。俗话说,眼见为实。毕竟我成年后再没有亲眼看过东皇城墙。今年,在老前辈们的呼吁下,我们的政府下大力气恢复古都风貌,地安门隐藏在后盖的民房后面那古老而又漂亮的皇城墙终于出现在我们面前!我那天无意之间从地安门前走过,啊!这不就是我记忆里的皇城墙吗?她那独特的红墙、高雅的黄色琉璃瓦和那顽强地生长在黄琉璃瓦间迎风摇摆的小草,给我以久违的亲切。至于我的记忆是否准确,欢迎专家指正。

  东皇城墙北起于现在的平安大街宽街以西200米处,听胡同里的老人们回忆,在这里的皇城外依水而建房的居民多以打鱼为生,就在东不压桥下的水里打鱼。不打鱼时,小船就泊在皇城边上,渔网就挂在东北皇城把角儿的一片柳树上,俨然江南水乡,此景为旧京文人墨客称奇。如果现在此处依旧,京城又多一处观光胜景,不亚于银锭观山。东皇城南到现在的东长安街,中间只有东安门是个可以进入皇城的门户,至于沙滩马路是在民国期间开的城墙豁子,之所以叫沙滩,是那里紧邻河岸,堆着专门为修缮皇宫而备的沙石之类建筑材料,让宫里当差人依物相称而成了地名,民国初期在这片空地上建了北大红楼,后来又铺铁轨,架电线,通了有轨电车。天天听着有轨电车的“当当”声,看着售票员探出脑袋摇着小黄旗呼啸而过也别有一番情趣。

  当有轨电车被强行退出历史舞台,12路无轨电车又选在东皇城根作为终点,在对着东厂胡同西口的杂货铺南边开了个口子,作为12路掉头的地方。现在沙滩西南部位的人行道特别低,那就是全北京仅留存的供老百姓走的甬路残留,上面高的地方为官员行走的官路。其实这一处历史遗迹非常宝贵。

第[1][2]
作者:张正编辑:王冰
我要说说打印推荐
相关链接
v 雍和宫的古槐 2007-11-22 16:38:13
v 钱粮胡同19号 2007-11-22 16:26:48
v 又到冬食芥末墩儿 2007-10-30 15:29:26
v 老北京的院门 2007-10-29 10:18:29
v 北京小吃 2007-10-29 09:44:50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