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网

 

大、小羊宜宾胡同

http://www.beijingww.cn/ 2007-08-13 10:06:03 来源: 北京日报


大羊宜宾胡同近照


小羊宜宾胡同近照

  

  北京有好多条古老的胡同都有悠久的历史,有它说不完、道不尽的动人故事。由于家里拆迁,住进了一个亲戚家的房子,这条普通的胡同叫大羊宜宾胡同,后来翻阅史料使这条胡同在我的心中,凝聚了历史的幽香。

  大、小羊宜宾胡同位于北京东单东面、建国门西北面,明代叫杨仪宾胡同。明代称宗室诸王的女婿为仪宾,这是上层的尊称。一般老百姓只知道驸马,仪宾则知道得很少,长期口耳相传就走样了。有的学者以为是由大羊尾巴(读“以巴”)胡同和小羊尾巴胡同改为大、小羊宜宾的,其实有误。

  谈到大、小羊宜宾胡同的历史,首先不能不提到“五四运动”。队伍从天安门广场出发,向东交民巷使馆区进发,至东交民巷西口时,被巡捕拦阻,后北转经富贵待(南公安街)、东长安街、东单、石大人胡同(外交部街)、大羊宜宾胡同和小羊宜宾胡同,至赵家楼胡同曹汝霖住宅。愤怒的学生见曹宅大门紧闭,门前由三四十名警察守卫,无法入内。北京高师学生匡互生从临街窗口跳入曹宅,打开大门,群众一拥而入。学生们痛打了正在这里的章宗祥,因未寻见曹汝霖,进而“火烧赵家楼”,爆发了震惊中外的“五四运动”。

  这条胡同还住过瞿秋白。1923年1月初,瞿秋白乘坐的国际列车到达满洲里,在哈尔滨停留三天,1月13日到达北京。回到北京,瞿秋白住在东城大羊宜宾胡同堂兄瞿纯白家中。瞿纯白的住宅,是一个不算小的宅院,进得大门,左边是个偏院,左边第一进是前院,院中植有两株西府海棠,瞿秋白住在前院的正房,中间隔着堂屋,与瞿纯白夫妇的房间相对。右边第二进的大院周围有三个小院,分布着厨房、客房、洗澡房等。夜里,瞿秋白经常伏案写作,睡得很晚。

  《国际歌》的歌词,就是瞿秋白在这时重新翻译的。在此之前,《国际歌》在中国已有三种译文,但由于译文不够确切,而且没有与原歌的曲谱配译,都不能歌唱。为了使《国际歌》成为中国广大劳苦群众的歌曲,瞿秋白按照曲谱配译中文歌词。瞿纯白家有一架风琴,他一边弹奏风琴,一边反复吟唱译词,不断斟酌修改,直到顺口易唱为止。法文“国际”这个词,如果译成中文,只有两个字,而这个音节有八拍,不易唱好。瞿秋白经过再三琢磨,采用音译“英特纳雄纳尔”。这个唱法,一直沿用到今天。

  在《费正清的中国世界——同时代人的回忆》和《费正清自传》中,三十年代费正清在北京的寓所地址,都被译为“太阳一品胡同”,在北京的地图上,是不可能找到这个胡同的。这是“大羊宜宾胡同”之误。大羊宜宾胡同位于东城,与梁思成、林徽因夫妇居住的总布胡同相邻,梁、林的公子梁从诫回忆说:“从我咿呀学语时起,我就称他们费伯伯和费姨了。那是在三十年代,我还是一个孩子,我和我妹妹用那种称呼,只因为他们是我父母最亲密的朋友。”遗憾的是,在《费正清的中国世界——同时代人的回忆》一书,梁从诫的名字却错译成“梁孔洁”。

  上世纪60年代,全国性有影响的刊物《人民文学》的编辑部办公地址也在这里,翻阅当年的刊物可见封底印有“北京东城小羊宜宾胡同三号”的字样。那时候《人民文学》在读者心目中的地位是多么神圣。

  翻阅《鲁迅日记》发现先生记载:今日到东城小羊宜宾胡同访郑振铎先生。才知道郑先生也曾居住于此,但具体的位置已无从考证。

  《人民文学》编辑部在50年代末,由小羊宜宾胡同迁出。小羊宜宾胡同3号改为5号,成为作协干部宿舍。先是住着当时很有影响的作家秦兆阳、葛洛、黄秋耘、闻山、申述、吕剑、王景山等。后来住进著名作家张天翼,“文革”后,沈从文先生被安排住进中院东偏房。黄永玉用他的笔如此记录沈从文先生其后的生活场景,在小羊宜宾胡同和大羊宜宾胡同交界处有一个公共厕所,不知道这是不是黄永玉文章里曾经提过的那一个:“有一次,我跟他从东城羊宜宾胡同走过,公共厕所里有人一边上厕所一边吹笛子,是一首造反派的歌。他说:‘你听,弘歌之声不绝于耳!’”小羊宜宾胡同5号的大院子已经没有了,原址耸着一幢16层高楼。

  而今大、小羊宜宾胡同已经渐渐被一座座楼房侵蚀,胡同北面已经成为一座座的楼房,而胡同南面屈指可数地保留着一些四合院。由于附近各种旅馆和招待所的兴起,每天傍晚胡同里都摆满了各种小吃摊位,环境渐渐变得让居民感觉喧闹。灯影交错的时刻,这条胡同变得让我越来越陌生。

编辑: 王冰
打印 推荐 我要说说
相关新闻
v 从《忆童谣》谈京城往事 2007-08-13 10:02:43
v 京腔京韵:京城沙滩 2007-08-10 14:56:33
v 西市,北京明代的刑场(上) 2007-08-10 13:21:30
v 西市,北京明代的刑场(下) 2007-08-10 13: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