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网

 

法国医生给光绪诊病

http://www.beijingww.com/ 2007-07-19 10:40:36 来源: 转载
  申君(笔名)先生在《清末民初云烟录》一书中,谈到“一件清宫疑案”。即一九O八年十一月十四、十五两日,光绪皇帝与慈禧太后相继“驾崩”,“一时引起朝野震动,招来中外猜疑,这在历史上始终是个难解的谜。远在戊戌政变前,从清宫里曾一再别有用心地散出了光绪皇帝病重的传说。……政变后,慈禧太后除了将光绪皇帝监禁在南海瀛台岛上,使之与外界完全隔绝外,又以帝病重为名,命各省保荐名医,并令太医伪造脉案传示内外官署。当时不但把脉案传示本国衙门,而且还把脉案送到了东变民巷的各国使馆。在后党是为了遮盖耳日,预为后步,谁知反而提供了各国公使出面干涉的机会,他们建议推荐西医进宫诊治。这使后党为之手足失措,深悔弄巧成拙。……”不难看出,作者在字里行间已暗示了光绪皇帝死因之“谜”的“谜底”。

  近年来,有人通过查阅光绪、慈禧临终前期大量的清宫医方档案,对其死因分别进行了认真的剖析、研究,认为二人纯属正常病故,至于相继二十四小时之内同赴泉台,完全是当时的偶然巧合,无可猜疑之处。此论是否成立,姑且不论。本文拟根据在清宫内务府杂件中发现的一件档案,对法国医生曾亲赴瀛台为光绪帝诊病的史实,予以披露,以正视听。

  光绪二十四年八月初十日(1898,9.25)戊戌政变后的第四天,慈禧的确曾以光绪的名义发布了一道“命各省保荐名医”的谕旨。上谕全文如下:“朕躬自四月以来,屡有不适,调治日久,尚无大效。京外如有精通医理之人,即著内外臣工,切实保荐候旨。其现在外省者,即日驰送来京,勿稍延缓。”据档案所载,谕旨发出不久,便有各地名医应征入都。诸如:直隶、两江、濒广、江苏、浙江等督抚保荐陈秉钧、曹元恒、吕用宾、周景涛、杜钟骏、施焕、张鹏年等地方名医,进京供职,为光绪帝诊病。与此同时,地处东交民巷的法国驻京使馆闻悉后,也推荐医生为光绪帝治疗。

  光绪二十四年九月初四日,法国驻京使署医官多德福蒙诏赴瀛台,给光绪帝进行西医诊治。首先,多德福详细看了光绪帝交给他的“病源说略”。这篇“病源说略”原是提供御医拟方时参考用的,在御医杜钟骏所撰《德宗请脉记》一文中曾予收录。其中写道:“予病初起,不过头晕,服药无效。既而胸满矣,继而腹胀矣。无何,又见便溏遗精,腰痠脚弱。其间所服之药,以大黄为最,不对症。力钧(御医——笔者注)请吃葡萄酒、牛肉汁、鸡汁,尤为不对。尔等细细考究考究,为何药所误?尽言无隐……。”多德福阅后,又询问了光绪近来病势情况,光绪自述其“身体虚弱,颇瘦劳累,头面淡白,饮食尚健,消化滞缓,大便微泄色白,内有未能全化之物,呕吐无常,气喘不调,胸间堵闷,气怯时止时作。”随后多德福当即给光绪听诊,得其印象是:“肺中气音尚无常(常似应为异)常现症,商运血较乱,脉息数而无力。头痛,胸间虚火,耳鸣头晕,似脚无根,加以恶寒,而腿膝尤甚。自觉指术,腿亦酸痛,体有作痒处,耳亦微聋,目视之力较减。腰疼。至于生行小水之功,其乱独重。一看小水,其色淡白而少,迨用化学将小水分化,内中尚无蛋清一质,而分量减轻,时常小便,频数而少,一日之内于小便相宜,似乎不足。”

  多德福根据光绪帝的自述,以及他的临床诊视,通过医理的分析,他诊断光绪的病因之本,是由于“腰败所致”。并阐述了他的病理分析:“腰之功用,则平人饮食之物,入内致化,其有毒之质,作为渣滓,由血运送至腰,留合小水而出,以免精神受毒。设若腰败,则渣滓不能合小水而出,血复运渣滓散达四肢百体,日渐增积。”所以,光绪帝出现上述那些病状,则不足怪矣。

  最后,多德福提出他的治疗意见: “总宜不令腰过劳累,而能令渣滓合小水同出之。一养身善法,总之莫善于惟日食人乳或牛乳矣。他物均不宜入口。每日约食乳六斤左右。而食牛乳时,应加入‘辣格多思’(此物系化取牛乳之精洁者,译名日乳糖)约一两五钱,如此食乳须数月。若以药而论,则用外洋地黄末,实属有功。腰疼,干擦可安痛楚。西洋有吸气罐,用之成效亦然。照此养身之法行之,小便调和,喘气闷堵可除,以致病身大愈。其遗精之症,软弱而少,腹皮肉既亦虚而无力,不克阻精之妄遗。宜先设法治腰,然后止遗精益易人。”

  综上所述,我们从这件多德福给光绪诊病的档案详细记载来看,说明是年未及而立之龄的光绪,已经多种疾病缠身。从戊戌事败到“龙驭上宾”整整十载,光绪本来就多病在身,其间又身遭软禁,在慈禧的淫威之下,其精神几近崩溃,可想见精神上的折磨、痛苦,只能促使其病情加剧,纵使中西医结合治疗,亦难起沉疴痼疾。其次,档案所反映的多德福对病情诊断、病理分析,是否有独到之处,医术水平如何。笔者门外谈医,不便妄加评论,提供医学部门研究。另外,这件档案证实了以往所传外国医生给光绪诊病之说,并非市井传闻,而是确有其事。

编辑: 余江风
打印 推荐 我要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