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余静新作《离异男女》近期出版 元气淋漓的惊异,是科幻文学最宝贵的特质 一条通向唐诗的迷人通道
小说已死还是小说家已死 没有读够经典,不足以语现代 中国记者离诺奖多远?
对于消失,文学有种天然惶恐 南怀瑾长子为父写50万言传记 南一鹏出书讲述父亲南怀瑾
张光宇:大时代造就的“中国摩登” 张宝瑞再写“梅花党” 《午夜降临前抵达》新书对谈
诺贝尔文学奖今年给了“新闻人” 诺奖图书就怕“阵头风” 陈平原:我为什么跨界谈建筑
诺奖忙坏近九旬译者高莽 格罗斯曼小说《生活与命运》再版上市 25家出版社联手出“抗战全景录”
虽然未获诺奖,他们仍是世界文学先锋 菲利普·罗斯:用虚构写下真相 字里行间:让书店成为都市文化地标
白俄罗斯女作家凭口述实录诺奖折桂 阿列克谢耶维奇:用奖金买自由写作 “震撼人心的是她笔下那种真实”
非虚构写作者的一次胜利 白俄罗斯女作家斩获诺贝尔文学奖 曹文轩:大人事 孩子心
书中草木吐露生命新视角 《山海经》:被重新挖掘的富矿 哈利·波特全彩绘本登陆中国
还原历史现场,重读“前现代”全球化路径 名将子女写父辈的抗战 高三同学写景山校园出长篇小说
高晓松《鱼羊野史·第四卷》上市 “芈月”是谁?回望春秋战国卷中的女人们 王蒙:文学是有“免疫力的”
王蒙:文学不相信空白 获奖者不担心被年轻人打败 雁翅楼书店举办中秋诗会
“逆袭”纸书上演反转大剧 中国书店雁翅楼书会沙龙首秀 《啊!鼓岭》故事是“捡”来的
《移动迷宫》中文版引进 四卷本画集《张光宇集》出版 《移动迷宫》原著中文版引进
五年间大学校园书店倒闭近半 “南怀瑾四书精讲”首次完整出版 出版社出书不再“贪多求大”
《西行三万里》轻松记录"丝绸之路" 绘本原画展:还原线条和色彩背后的故事 “北大简”再推10种古书
古龙已逝三十年 武侠小说何处去 36年,执著守护科幻想象力 熊召政以中国文人方式生存
首届北京诗歌节关注诗歌教育 《活着》《中国人的一天》出书 科幻电影为什么美国最牛?
毕淑敏:找到“幸福密码” 《我们三代人》将出版 普通话推广难在哪里?
作家榜《鲁迅经典全集》9月25日上市 长篇科幻还会空缺多久? 袖珍书小乾坤大
艾力称新书如大盘鸡 90后 真的是纯文学作家的断崖吗? 君特·格拉斯《我的世纪》出彩图版
顺义社区分享亲子阅读小窍门 没有忧伤“一味的快乐”不是健康成长 线装书局推出《日本侵华密电》
安妮·泰勒:写尽美国家庭和婚姻 白岩松:说了白说也要说 排行榜不应都是畅销榜
白岩松回答“为什么还没走” 那些因茅盾文学奖而改变的 新书《白说》里没照片 白岩松:不靠“脸”吃饭了
蒋胜男:所有的文字都会进入网络 匈牙利作家马洛伊作品引进国内 哲学书为孩子讲述《思考的魅力》
中国科幻“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被神话的80年代 出版市场涌出近百种涂色书
姚海军称中国科幻后备力量弱 “亚洲好书榜”推举原创畅销书 王蒙《这边风景》很动人
刘震云:写作是有近路可抄的,是可以“投机”的 85后作家李禹东推新作《失焦》 亚洲好书榜首推阅读“粉丝指数”
北京阅读新媒体联盟成立 刘慈欣获“科幻功勋奖” 潘富俊用植物解《红楼梦》作者之谜
“暖心故事”作家们的写作生态 从“冰火”谈中世纪怎么穿衣服 孙郁自称“野狐禅”
奥利弗·萨克斯:最传奇科普作家 名家书博会共话阅读人生 那一代出版人的范儿
相比情爱他更想挖掘人性 “以做企业的办法做公益事业” “黑猫警长之父”诸志祥去世
资中筠:公益是改良 逼捐不应该 旧书不下架 文化客追着淘 时尚廊搬迁,书虫“血拼”告别
《张爱玲传》出版 陈绮贞尝试写作出版散文集 《李一氓回忆录》再版 王蒙回忆李一氓
为何未富先懒? 数字出版:看上去很美 经济学家何帆出版随笔集
《所有我们看不见的光》探讨战时生存 时尚廊书店告别世贸天阶 传记还原张爱玲前世今生
柳鸣九:人生能留下小石粒就是幸事 艾恺:读梁漱溟就是读半个世纪中国史 白岩松:中国舆论场最缺理性
北京将建全国首家教师作家协会 毕淑敏将任“征文活动”评委 北京中小学教师原创征文活动启动
《柳鸣九文集》面世 九夜茴:孤芳自赏不如投入世情 亲历者细说抗战往事
七堇年《灯下尘》咀嚼平凡生活 少数民族作家传播中国声音 曹文轩:童书以艺术品走向世界
刘慈欣:无法预料《三体》电影的前途 数字阅读将走向精品化 刘宇昆:他把《三体》推向世界
《抗日战争与中共崛起》等书推出 阅读季探讨数字阅读未来 中外版权贸易协议达成近5千项
《爱之痕》思索自动绘画 查小欣内地出版首部新书 以平常心看待《三体》
“不一样的抗战让中国人自豪” 刘慈欣签售叫号限购 中国图书“走出去”更多样
香椿树街:苏童的少年情结 有书有趣味4万人引爆儿童馆 童书绘本成为最大亮点
接力出版社创办埃及分社 刘慈欣:很高兴为中国科幻冲刺 刘慈欣获“雨果奖”后首露面
刘慈欣:《三体》的成功只是特例 中外媒体人共议数字阅读未来 中俄携手《共抗法西斯》
美国独立书店的品格 揭穿“刺刀书写的谎言” “我把家乡风景画进电影里”
何建明:反思比愤怒更重要 半年近500家绘本馆“失联” 略萨:他的一生堪比传奇
童书独立展很萌 抗战胜利70周年冀版出版物亮相 我们如何打造文学奖
图博会图书节开幕 时事热点混搭时尚元素 刘慈欣:漫长构思耗费太多心血 北京西城设立首家“书香银行”
中版集团向阿语地区发掘潜力 国际出版界高手北京论剑 《狼图腾》译者获特殊贡献奖
北京国际出版论坛聚焦“国际化” 建座“冰山”让观众看到“一角” 2015北京国际出版论坛举行
下一个刘慈欣在哪儿 蔡骏《最漫长的那一夜》出版 莫言《蛙》译者获中华图书贡献奖
童诗集《金色童谣》出版发行 20位名家走进大兴与读者“品阅书香” 殊途是否同归
周克希:我心目中的翻译 图博会图书节8月26日开幕 为什么没人骂刘慈欣
严肃文学为何错过刘慈欣 图博会设小朋友专用馆 “北平抗战实录丛书”还原不屈北平
《秦崩》等书签署外语版权输出 两“五代史”修订版面世 “北平抗战实录丛书”还原抗战原貌
现代人该怎样讨论性 中国科幻需要桥梁 刘慈欣《三体》获雨果奖
刘慈欣冷静看待称含金量不足 “爱的颜色”系列新书亮相上海书展 青年公务员读书大讲堂回顾东京审判
书信中回顾抗战岁月 聚众读书 北京阅读季开展多项抗战主题活动
悦悦吴大真共话“三杯茶” 出版社紧急加印茅奖获奖作品 世界“通用”作家大江健三郎
“《繁花》与西方对中国的想象不一致” 看不见终点的“后抗战”研究路 企鹅箱包抢手 读者“买椟还珠”
茅盾文学奖的悄然“革命” 阿来:人最大的成本是时间 “美书”原来也能“灰头土脸”
"奶奶作家"作协新兵 78岁姜淑梅的三年三级跳 郭敬明们怎么办 长篇纪实小说《信仰》出版
《民国清流》折射大时代 文学无分南北 茅奖助推 江南繁花开
李银河:人生坚持“采蜜哲学” 《非凡之路》:黑人领袖无华的教导 《简·奥斯汀之幸福哲学》阐释爱情与婚姻
曹文轩携青铜葵花获奖作家交流新作 李银河:相依20年从未与王小波红过脸 六神磊磊:最想问金庸 为嘛改剧情
等待华语的龚古尔奖、普利策奖和布克奖 精英写作、大众阅读及其他 茅奖的文学观念已经过时了吗?
茅奖颁奖之后 白岩松徐则臣等分享读书事 李银河出书阐释“采蜜哲学”
百年纷纭政商梦 “非功利”书写成就口碑之作 法语翻译家徐和瑾去世
茅奖 向文学理想致敬 81岁王蒙首获迟来的茅奖 格非“不敢相信”王蒙“不好意思”
81岁王蒙首获茅盾文学奖 北京阅读季:搭建好平台助力大阅读 【悦读会·原创诗歌】我累了,让我歇歇
杨树云新书展现唐代造型 怎样用包装毁掉一本书 陈亚豪讲述“时间会为你疗伤”
百家书城展示展销抗战题材图书 丹·布朗:没发专辑的老师不是好作家 阿来蒋方舟分享私人阅读书单
10部作品角逐茅盾文学奖 老将新兵竞逐“茅奖” 北京阅读季摄影作品征集启动
两大国际书展“比翼双飞” 如何得到更好的文学 此生唯一的遗憾就是没写够童话
捂热牺牲簿上那些冰冷的名字 方言:留住声音中的乡愁 初秋北京将迎书香满城
《秘密花园》出版商来京参展 记录每代人独有特征最动人 移动阅读日渐“体贴”读者
宫西达也,你看起来好像很有趣 茅盾文学奖十部提名作品出炉 学区“夜店”变三联自习室
郑小驴首部散文随笔集出版 给孩子留一片故事的天空 《秘密花园》被嫌“没养分”
刘若英:珍惜每一种不同状态 《莲乡》集结百余莲花新作 《西陆蝉声唱》反映当下情感与现实
刘若英:相处是独处的一部分 中西教学背后 蒋方舟:以市场为标准 这比孤独更可怕
昔日皇城“保卫处”化身24小时书店 整理父亲家书,晚了四十年 谢飞导演拍不了父亲谢觉哉
一代童话大师孙幼军去世 袁本传说:一个人的神话体系 《山海经》:捉个妖能卖个好价钱
吴淼:用剪影绘制魔法世界 翻译《先人祭》为什么用了40年? 给君临城的规划一个差评
用侨易的眼睛看世界 张佳玮出书讲述器物的故事 刘剑梅《彷徨的娜拉》出版
乐嘉推出新书“致单身” “小布头”之父孙幼军走了 “他说自己是绍兴希腊人”
好友眼中木心是渴望读者的“绍兴希腊人” 产后魅力不减 刘若英一语惊人 八十年研究为一念
“书香·传爱”如何驱动校园阅读 中岛幼八:他们收留我,只因善良 没有这些善良的中国人,何有此生?
有装帧固然好 没有也无妨 麦考尔·史密斯:无人能及的“高产”作家 博尔赫斯:书要等到正确的人来阅读
马伯庸出书《文化不苦旅》 李欧梵:中国作家写得太快太多 《塔希里亚故事集》输出法国
“金黎组合”开辟少年文学 “花千骨”抄袭风波无“原告” 童话,不仅是儿童的
皮卡书屋 开在社区里 《不要和青蛙跳绳》处理孩子负面情绪 陈燕妮书写东西方文化碰撞与融合
九夜茴《曾少年》展现成长戏 国学热要先知道它是什么 80后懦弱吗
“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 马世芳出书《耳朵借我》 日本遗孤写回忆录“报恩”
《何有此生》记录日本战争遗孤 80后作家九夜茴新作版权再遭疯抢 80后作家真的令人失望吗?
王光美口述往事出版 密茨凯维奇回到中国 《我家住在大海上》出版
查询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