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琅琊榜》:IP剧的正剧化胜出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10-12 13:44:29  来源:北京晚报  

  IP剧的正剧化胜出

  电视剧《琅琊榜》播出接近尾声,关注度也持续升温,热播该剧的北京卫视已问鼎34城收视榜首。同样作为网络小说改编剧,和《花千骨》、《云中歌》不同,《琅琊榜》拥有偏正剧的底色,尽管剧中“琅琊高手榜”、“琅琊富豪榜”这样充满网络文学色彩的现代语汇让观众有些跳戏外,整部戏沉稳的风格与严谨的创作态度,冲抵了“网络IP会让传统电视观众水土不服”的担忧。

  《琅琊榜》以男人间的兄弟情为重心,打破了此前大多IP改编作品以感情戏为主要故事脉络的格局,将视角转向朝堂之上,以数年前的一起赤焰军冤案及宫廷内两王夺嫡为主线,故事既有朝堂争斗的尔虞我诈,又有江湖侠士的文武风流。区别于以往大多数宫廷作品,《琅琊榜》并没有将格局拘泥于宫斗或朝斗本身,而是通过主人公梅长苏的斡旋以及周遭数人对于友情、爱情的坚持与信任,最终为冤案昭雪。

  剧中的梅长苏身中火寒毒,却病而不弱,他沉稳冷静心性坚韧,总能料事如神,步步为营,即使主角光环太过耀眼,以这样一副病弱之躯扭转乾坤的角色塑造也非常具有新鲜感。梅长苏与霓凰郡主之间的儿女情长处理得克制隐忍,而贯穿全剧的,是梅长苏与靖王的兄弟情。助靖王夺嫡过程中梅长苏刻意隐瞒林殊的身份,这一隐一露,制造了不小的戏剧张力。如果说当年大火的《甄嬛传》是女主角通过在后宫的心机与手段一步步将自己从明媚的少女变为阴郁的妇人,《琅琊榜》则是剧中诸多情义之士,通过对正义的坚持从而实现了清明的理想。

  《琅琊榜》虽是架空历史,但传递的是中国最传统的一些正面价值观,制片人侯鸿亮坦言:“创作初期,我们也想过是否把故事落到某一个朝代,但这样会牵扯到很大的改编。最大的问题是,落到具体朝代反而是对历史的不尊重,因为你不可能让故事和真实历史有特别好的结合。《琅琊榜》里可能有权谋和争斗,但主人公的行为背后,都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兄弟之情、骨肉亲情,或者是匡扶正义。虽然小说是架空的,但我们希望通过服装、画面、武打动作的重重把关,把最具中国传统的味道拍出来传递给观众。”

  当初选择改编《琅琊榜》,侯鸿亮是熬了一夜看完了整部小说,第二天直接飞到成都和原著作者海宴见面,拿下电视剧的改编权,并力邀海宴亲任剧本编剧。从购得版权到开机拍摄,剧版《琅琊榜》“三年磨一剑”,又搬出白玉兰奖最佳导演孔笙、李雪的金牌制作团队。没有大多数古装IP剧的浮躁与浮夸,创作者的审美追求让《琅琊榜》沿袭精良品质的同时又在造型置景、叙事风格等多方面寻求新的突破与尝试,环环相扣的权谋争斗,演绎到位走心,画面精致细腻,道具场景完全入戏,服装色调精美考究,整部戏的氛围被烘托得很有历史正剧的古朴意蕴,结尾高潮部分恢弘大气的战争场面更显制作者的“拙劲儿”。

  以正剧态度制作《琅琊榜》,制片方在演员的选择、影像的风格、叙事的节奏等方面,也对年轻受众群做出了关照,一众“高颜值”实力男星的加盟,让该剧话题不断,而剧中憨萌的大将军,总在嘟嘴的小飞流,以及“苏宅的日常”中梅长苏对黑脸晏大夫偶尔冒出的一句诙谐腔调,都让观众瞬间跳脱出剧情本身的沉重。

  在宫斗、奇幻、言情类古装IP剧“井喷”的2015年,《琅琊榜》给良莠不齐的IP剧市场树立了一个标杆:一部架空历史的网络IP改编剧同样可以打造成回归古装正剧本源的“守正”之作,既得到网文原著粉的认可,又获得传统收视群体的青睐,制作者用诚意正心打通了大IP时代原本界限分明的两个世界。

  回归审美的常识和本质 

  《琅琊榜》在十一期间网络播放量7天增加16亿;在眼光苛刻的豆瓣网,有数万人为《琅琊榜》打分,成绩是惊人的全五星9.2;最后,从低位徐徐攀升的收视率也在长假期间众望所归地登顶。今年的《琅琊榜》和去年的《北平无战事》出自同样的幕后班底,有着相仿的开局,而结局却已大异。

  有业内声音认为,《琅琊榜》没有重蹈《北平无战事》酒香巷子深的尴尬,是因为重视了网络营销,然而制片人侯鸿亮并不以为然,他说,“只是回归审美的常识和本质。”的确,观众对《琅琊榜》的喜爱和推崇,源自于每个镜头和每句台词中,散发出来的那种有态度的精致审美和精品风范。《琅琊榜》的气质很特别,它把江湖武侠与朝堂权谋结合起来,以一个复仇的故事融会连贯,英雄心,权谋心,天下第一大帮江左盟,与帝王宝座的争宠夺嫡;琅琊榜上的高手排名和四方朝廷六部官员;隐秘的民间情报机构与朝廷的执法私军悬镜司……这个故事底子呈现为剧可以有很多种选择,《琅琊榜》的制作方则定位为一部“沉稳的传奇、飘逸的正剧”。

  观看至此,《琅琊榜》既正且雅,美而大气,让人感到它的创作是在中国古典审美的指引下展开,一如山水长卷,不想让观者一目了然,而是徐放徐收,这份悠然从容的意境之美,自然不是被好莱坞教化过的强节奏。故事开篇,主人公悉数登场,从讲故事的角度,显得有些纷乱。但画面的精致足以抓住观众,至少不忍轻易离开,琅琊阁的层峦烟翠搭配江湖袅袅一叶轻舟,是古典的浪漫;誉王登场,太子与谢玉汲汲而谋,梅长苏惊鸿一现后入金陵,大幕拉开。《琅琊榜》没能开播爆红,也是这个原因,古代中国的审美情趣是恬淡、自得,于是《琅琊榜》的前五集没有以百米冲刺的节奏抓人眼球,它是娓娓道来的姿态,不着急,很稳,很精细,烧脑和虐心的情节纵然有,也不一下走到极致,留有厚积薄发的余地,台词逐字逐句,镜头逐个都值得反复细品。

  武侠与权谋的结合并不是绝对新鲜的尝试,但《琅琊榜》的巧妙之处在于,庙堂之高与江湖之远,内收与外放,儒法与侠义融合到了一起,最后一起落到“精诚义,赤子心”的情怀表达上,超越了武侠与宫斗剧的格调局限。在当今社会,当下的市场环境里,《琅琊榜》的这种情怀高远得不切实际,而呈现竟如此脚踏实地,这是尤其令人动容之处。制片人侯鸿亮曾这样表达《琅琊榜》的创作初衷:“我们不想按过去的经验来做事,这不是为了和市场作对,而是创作者有这个精神需求,需要有创造的空间来释放自己的创造力。反过来,有了创造力也就有了表现力,作品的厚度、含金量也就有了保证。”《琅琊榜》中,有这样一句台词:“明知是陷阱,是虎狼之穴,可是仍然要去,利弊得失如此明显,却仍然要去抢,如此愚蠢,却又如此有胆魄的人,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

  明知有风险,却仍然要回归审美与坚持创新,要全力去尝试和去雕琢。这样有胆魄也有态度的作品,真的是很久没有见到了。《琅琊榜》映照的不仅仅是侠义与权谋,更是一种独属于中国古装正剧的风范。有瑰丽的想象,也有飘逸的情致,更有扎实厚重的格调。而这种特质,我们在很多的精品正剧中都能感受到。还是那句话,“回归审美的常识和本质”,用心做,观众不是傻子,通通都感受得到。《琅琊榜》的成功证明,所谓市场规律都是反推与总结,创作中兢兢业业、如履薄冰的认真态度能够成就一部好剧。做好剧,是有市场的。


  作者:邱伟 金力维  责任编辑:梁祎(QC0007)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稿件
v 《琅琊榜》能在琅琊榜上排第几? 2015-10-12 08:39:19
v 《琅琊榜》为啥值得“安利” 2015-10-12 07:43:55
v 靳东“高龄走红”之后 2015-10-12 07:19:52
v 靳东 生活状态像“老人家” 2015-09-30 08:01:57
v 梅长苏可以视为男版嬛嬛 2015-09-24 07:53:34
v 金秋“屏霸”穿越古今 2015-09-23 12:35:27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