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南一鹏出书讲述父亲南怀瑾

“将他的教化变成个人理念”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10-12 07:35:05  来源:北京晨报  

  

  南怀瑾,国人熟知的文化大家,精通儒、释、道等多种典籍,并以多种著述传播传统文化。近日,南怀瑾的三子南一鹏,推出新书《父亲 南怀瑾》。据策划出版方介绍,这不仅是一部力求完整翔实还原南怀瑾一生的传世作品,也是儿子讲述父亲一生言传行事的作品。近日,恰逢南怀瑾逝世三周年之际,常年生活在美国的南一鹏来到北京,接受了北京晨报记者的采访,畅谈儿子对“父亲 南怀瑾”的理解与思考。

  讲述父亲重要人生阶段

  策划出版方磨铁图书介绍,该书从“继志述事”的立场,详尽述说了南怀瑾先生少时在家乡开蒙立志、青年离乡拜师访道、而立去台湾弘文励教、花甲至美国传道授业、古稀回香港广行善业、晚年归根定居太湖等重要人生阶段的点滴,力求以广阔的视角重现南师“上下五千年,纵横十万里;经纶三大教,出入百家言”的传奇人生。

  南一鹏1980年移民赴美,定居洛杉矶,那时他25岁,离开了父亲身边。在南怀瑾的几个子女中,他与父亲生活的时间最长。此前学习经济学背景的他,后来也在美国政经两界活跃。自2013年底开始,他常来国内参与传统文化传播的工作。

  南一鹏谈及:“自1980年以后我就不在父亲身边了,这以后的三十多年间的发展,虽然我时有耳闻,并且也常探望父亲,或是通电话向父亲请安,但毕竟不是亲身体会的,而这段时间父亲的社会公益事业却是做得最多的,交往国内人士也是最频繁的时候,所以叙写这些经历时必须多方仰赖他人的记录。好在我对父亲的理念和父亲的行止是了然于胸的,所以对事务的判断还是匠心可运。”

  此外,南一鹏表示,内容取舍上也是需要思量的,“我父亲交往知名的友朋何止千人,不知名而有才的学子也是多如过江之鲫,这其中的故事又岂是仅仅数事,所以择其要而为之,所有的取舍就是必须多加思考的。可是我知道无论如何陈述,也不能让所有的人满意,最后秉着将继续修正增补的概念,完成这本书。”

  “人不用去刻意教,会学的自然会去学的;不想学的,强迫也没有用。”

  北京晨报:您成长中有没有一些与父亲在一起的印象深刻的事情?

  南一鹏:小时候父亲教导我比较多,其中之一就是培养我对居住环境的调适。因为我们小时候每隔几年就会搬家,我们在台湾也是个“无产阶级”。搬家完第二天,父亲总是带着我拜访左邻右舍,前宅后院,跟邻居介绍拜访我们自己家的情况,询问邻居姓名家人等等的交谈。这种敦亲睦邻的做法,影响我非常深远。因此在我去国外以后,我也一定会去认识我的前宅后舍,入乡随俗。其他的方面也有在我初高中的时候,让我代表他去拜访朋友,这都是他对我待人接物的一个训练。

  北京晨报:在您的学业上他抓得紧吗?

  南一鹏:我父亲从来没有把这些一般的学业当成重点,对我的学业上也没有要求,我算是“放牛班”出身的。我自小学到中学,全部不是重点学校,但是初中到大学的高考竞赛,我也没有让父亲失望过;父亲没有特别的要求,我也没给父亲增加过太大负担。我一直就读市立学校,学费都有政府补助,但是也记得小时候学杂费多少也是父母的压力。大学考上的是台湾数一数二的国立大学,学费也都合理,也算不给父母太多麻烦。人不用去刻意教,会学的自然会去学的;不想学的,强迫也没有用。

  每一个人其实就是这样成长的,但许多人当父母时就忘记自己当子女时的过程,管得太多,给孩子压力太大。幸运的是,我父亲教我成为一个独立自主,自尊自重,先能立己再求立人的人。我父亲对人的态度有礼,对长辈的态度是非常尊师重道的,我从小在他身边看到他怎样待人接物,也接受他对我的要求。小时候家里送客一定要送到门口,客人上了车,我们还在那边站着,怕客人回头看不到我们,那就是失礼。

  “父母教育我们时,都用一些比较诙谐的故事来说。”

  北京晨报:还有一些生活上的事情您印象比较深刻的吗?

  南一鹏:我父亲的教育都是很幽默智慧的,比如在教餐桌礼仪上,父亲常说食不言,寝不语,这个很难做到,但最起码他要求吃饭一定要吃光,不能留饭粒。父母教育我们时,都用一些比较诙谐的故事来说。说碗里留饭粒将来讨老婆脸上有麻子,我那时还不知道老婆是什么,但觉得有麻子很严重,就一定把饭吃光。对于我们拿筷子时,拿得太低,他也会说,将来娶的老婆一定就在附近的,要娶远一点的,筷子要拿高一些。想到远来的和尚会念经,那么远的姑娘应该也比较好看,所以我也练就手持筷子高端的地方,这样养成了一些好的习惯。


第[1][2]

  作者:刘婷  责任编辑:王健岚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