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一家五代的故宫情缘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10-10 09:15:52  来源:新华网  
  梁金生来自一个“故宫世家”,自其高祖父始,梁家连续五代人都在故宫供职。他自己在故宫工作了30多个年头。今年67岁的他曾担任故宫博物院文物管理处处长,是故宫文物的“大管家”。

  在位于宫廷部的一间办公室,记者见到了这位“从小在故宫长大”的老人。他头发灰白,正拿着放大镜,查看《文物点收清册》中的几本。

  一家人随国宝颠沛流离

  上个世纪40年代,梁金生的祖父梁廷炜被指派押运国宝,带着家人一路辗转华北、华东、华南、西南,历时十余年南迁西移。这期间,梁家的几个孩子,都出生在文物南迁的途中,他们的名字就用押运国宝所到地方命名:峨生、嘉生、金生、宁生、燕生。

  一家人的命运与故宫密切相连。在父亲梁匡忠的回忆中,押运国宝的过程中,常常面临天气突变、挨饿受冻,甚至土匪打劫等各种险情。1949年,祖父乘船押送着1680箱文物赴台,祖母、叔叔、大哥等亲属同去。梁金生则随父亲留在南京看守剩下的文物。一家人从此分散两岸,分别了三十多年才辗转联系上。

  随文物回到北京后,梁金生在故宫度过了童年时光。“我就说给爸爸送饭,就能来逛逛。”梁金生说。当时故宫开放的区域不大,门票是1毛钱。大量未经开放的地方,成了孩子们的乐园:有刺猬、黄鼠狼、蚂蚱、蛐蛐。暑假的任务就是在故宫里拔草,有时候通过勤工俭学能把学费、书本费挣出来。

  1968年,20岁的梁金生到内蒙古插队,离开了故宫和家人。十一年后,已经结婚生子的他返回北京,在分配工作的统一考试中填报了故宫。“一切都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但从心里就觉得该回来。”他说。

  回到故宫后,梁金生从工程队的一名普通工人干起。几年后,他调到保管部总保管组,负责文物总账、文物征集以及库房保管,成为故宫文物的“大管家”。

  30年见证多次文物大清点

  这份工作他一干就是30多年。这期间,他见证了故宫三次大型的文物清理,其中最近的一次文物清理工作历时7年多,工程浩繁。

  “上个世纪60年的时候,文物管理的工作程序靠写卡片、做账。全是人工操作,曾留下过几百件遗留问题。从2005年开始使用信息化的‘故宫博物院文物管理信息系统’,可以通过电子系统核对检查。”梁金生说,如今搜索文件效率大幅提高,再也不用翻阅纸质的账目了。

  他说,过去找一件文物的资料,要把总账找出来一页页翻,程序非常繁琐。现在通过信息系统的查询功能,可以“模糊”寻找到目标文物。现在清点文物时,对某件文物原来存在哪个库、搬到哪里去、搬运的时候谁参加、哪天搬的,都要记得清清楚楚。根据不同文物的特点,文物号、名称、件数、生产地、作者,甚至流传经过、库房方位等都很详细。

  “我们管库房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神经质关门。”他说,就是门锁上以后,还要反复确认。这个毛病几乎每个库房的管理人员都有。因为大家深知,故宫的文物有很多国宝级的藏品,责任重大。

  上个世纪90年代,梁金生曾代表故宫从拍卖会上收回《十咏图》,见证了我国文物回归的发端。“现在故宫回收文物的难度越来越大了。” 他说,几百万、上千万的拍卖价格已经不算稀奇,这么高的价格当年都不敢想象。

  如今故宫的文物数量不断增加,人们对故宫博物院文物的认知也更加深化。“过去门口的石墩子、库房的铜锁都是平常的物件,现在也算文物。”他说,这反映了人们对文物认识的变化,更加注重保护、内涵的挖掘和梳理。

  “我只是普通的故宫人”

  通过桌上的电脑,梁金生给记者展示了一张高祖父的画作的电子版,上面写有“梁德润等《花卉图》”几个字。清朝同治年间,高祖父在当时的内务府宫廷画院如意馆就职,担任宫廷画师。高祖父、曾祖父的画作大多作为故宫的藏品,梁家的后代也看不到原作。

  梁金生曾将这些画作进行整理编目,希望有朝一日能印刷出版。他说,梁家连续五代人都在故宫供职。故宫对他来说并不是神秘的地方,更像是一个家。祖父是如意馆最后一代画师,后来随文物去台湾;父亲随故宫古物辗转各地,回北京后从事库房管理、文物保管;他自己一生为故宫博物院工作。

  被分隔海峡两岸的梁氏家人,在分离三十多年后取得了联系,当得知祖父、祖母已于1972年客死台湾后,梁金生的父亲目光呆滞,继而泪流满面。后来,他与尚在台湾的三叔梁匡权及大哥峨生一直保持着联系。

  在他眼中,从过去到现在,故宫最大的变化是人员素质大幅提高,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是本科、研究生毕业的年轻人。他说,故宫内容丰富,依旧还有很多没有人研究过的领域。“现在的年轻人基本功扎实,只要踏实下来钻研,一定大有可为。”

  故宫今年将迎来建院90周年,梁金生说,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故宫人,谈不出宏大的心愿。愿自己有生之年,把手上的工作做好,继续为故宫贡献价值。此外,还希望后代有朝一日能为故宫效力,续写这段维系了上百年的情缘。


  作者:赵琬微、姜潇  责任编辑:梁祎(QC0007)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