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张光宇:大时代造就的“中国摩登”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10-10 09:57:24  来源:北京晚报  


张光宇连拍照片完成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而美国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的著名自拍照创作于1976年。

  重识光宇

  “他是中国美术史的最大遗忘”

  中国第一个漫画会的创办者之一

  第一次全国漫画作品展的发起人之一

  参加中国早期电影的美术工作,如中国第一部古装“大片”、三国题材电影《美人计》

  1932年出版了中国第一本关于现代设计的著作《近代工艺美术》

  20世纪二三十年代组织出版十几种刊物,张仃、丁聪等,最初都是在他主办的刊物上发表漫画,登上画坛

  1960年为动画片《大闹天宫》做美术设计,享誉世界;孙悟空的设计源于他1945年创作的长篇漫画《西游漫记》

  为张仃主持设计的国徽提供了决定性建议——梁思成建议以“璧”为基本形象,张光宇的建议是“天安门”

  黄苗子逝世前为什么捐出100万出《张光宇集》

  “终于把这事做完了。”2015年9月24日,在《张光宇集》新书座谈会上,主编唐薇、黄大刚松了口气。

  黄大刚、唐薇是黄苗子的儿子、儿媳。2011年,著名画家黄苗子先生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去世前21天,做了一个重要决定,将“中华艺文奖”获奖所得一百万全部捐献出来用于张光宇全集的出版与推广。“为抗战,十九岁到沪上,得识张光宇、叶浅予等偶像,自此获提携,阔视野,始窥艺术门径。”黄苗子说,“此奖应属引我上路的张光宇兄。”

  张光宇上世纪60年代就过世了,很长时间不为大众人所知,张仃先生曾说:“他的艺术还没被社会充分认识,没有得到弘扬,没有等到公正的评价,张光宇是中国美术史的最大遗忘。”

  张光宇短暂的一生在现代艺术设计、现代电影戏剧美术、现代艺术教育和理论等诸多艺术门类都有建树。2012年陈丹青看了张光宇画展后说:“早就知道张光宇好,没想到这么好。且不说漫画、装饰画,张光宇的水彩风景写生、肖像写生一点都不在徐悲鸿、刘海粟之下,跟西方大师是一个水准……”

  现在《张光宇集》历经十年寒暑得以完成,并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这是迄今以来资料最完备、详实的一部书,热爱张光宇艺术的读者,可以跨越百年时空与张光宇对话,神游他创造的“锦绣万花之谷”了。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黄苗子和张光宇在上海相识,五十年代黄苗子一家、王世襄先生、张光宇先生都住在一个小院里,黄苗子之子黄大刚还叫张光宇夫人为“张妈妈”。

  黄苗子两代人不遗余力推广张光宇不仅是私交深厚,更是对其艺术成就的推崇。黄苗子曾引用屈原《九歌》中的诗句“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表达自己阅读张光宇作品的感受。“张光宇的装饰画,色彩绚丽,以民间传统的红、绿、黄、黑、白等较原始的颜色为主,有如五色琉璃,把读者带进一个幻梦般的境界里。”

  黄苗子认为张光宇是中国现代艺术的开创者,张光宇的艺术是属于全世界的。唐薇女士和黄大刚先生曾和黄老先生有过一个对话。黄苗子认为张光宇独特的地方在于不是纯粹照搬外来风格,而是在风格上浸透了民间的、民族的内涵,“光宇并没有从传统绘画中吸取雅淡设色,而是从传统戏剧中吸取对比强烈的鲜丽色调。这些,我们不但在他的装饰画和《孔雀姑娘》等插图中看到,动画片《大闹天宫》之所以轰动世界,之所以能够把人引入幻境,除了造型之外,深具民族特点的美妙色彩,更是重要因素。”

  出版这套《张光宇集》是黄苗子的心愿,也是众多文艺耆宿的期望,包括夏衍、吴祖光、叶浅予、廖冰兄、丁聪、张仃、华君武、黄永玉…… “文革”后,有香港朋友准备筹一笔款出版张光宇画辑,叶浅予、张仃、黄苗子连书的版式都设计好了,张家子女把翻拍的作品照片寄到了香港,因为经费最终没能到位,出版没了着落。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张仃在中国工艺美术学院发起张光宇研究,他认为“张光宇在中国美术史上的功绩可以与齐、黄并举”,也曾想出版张光宇作品集,并找到一个愿意出钱资助出版的人,可惜资助人去世,张光宇作品出版再次搁置。

  受黄苗子和郁风的鼓励支持,2005年,唐薇白手起家开始研究张光宇。唐薇是清华美院前身——中央工艺美院“文革”后招的首届大学生。图书馆资料太少,班里一位同学是本校邱陵先生的女儿,把家里的书拿非常漂亮的蓝花布包着带到班上给同学们看,其中就有1958年出版的《西游漫记》、1962年出的《张光宇插图集》,“第一次知道我小时候临摹的插图的作者是张光宇!”

  在编辑张光宇作品集期间,唐薇、黄大刚得到了无数喜爱张光宇的人们的帮助。唐薇的第一份资料是黄苗子提供的,是1928年创刊、上海书画影印的两本《上海漫画》周刊。三联书店的老总范用先生收藏有旧杂志《上海漫画》,黄大刚找他借,范老八十多岁高龄,坚持自己站在椅子上开柜子拿藏书,还说“随便用,记得还我。”姜德明先生是藏书家,他的书一般不外借,当黄大刚说需要翻拍,他说你们拿走。还有原来工艺美院的谷首老师,搜集到好多珍贵的资料都送过来。

  唐薇说,一开始觉得两三年做一本画册足够了,没想到一做就是十年,现在是四本大书。黄大刚说:“研究张光宇意义不是学他装饰画怎么画、学他怎么设计一本书。因为从技术手段来讲,进步是突飞猛进,制版技术完全不一样,但是张光宇先生的艺术跟技术发展、和社会进步紧密联系在一起,是和民间、民族艺术传承联系在一起的。中国现代美术将来向什么方向发展?我想张光宇先生提供一条非常有价值的道路。”


第[1][2][3]

  作者:李峥嵘  责任编辑:王健岚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四卷本画集《张光宇集》出版 2015-09-28 08:24:14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