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江一燕:更爱乡间“爬”行

举办个人公益摄影作品展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09-28 07:59:50  来源:京华时报  

  凭借《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出道,从《四大名捕》系列到《南京南京》《有种你爱我》,江一燕在商业片和文艺片中游刃有余,又出书《我是爬行者小江》、写歌、公益支教8年。近日,江一燕个人公益摄影作品展在798Flower艺术区举办,作品记录了非洲的绝美景色和她支教过程的点点滴滴。做客京华茶馆时,江一燕直言,自己在乡间“爬行”,给孩子们放电影,比参加一场电影首映礼还要幸福。

  影展

  最喜欢拍摄母与子题材

  江一燕只要不拍戏,便会扛起相机周游世界,她最爱去非洲感受原始风情,也会冒险到北极守候极光。近日,江一燕的摄影作品入选了美国国家地理。此次影展上呈现出来的照片大多数都以“爱”作为切入点,江一燕说这是她最喜欢拍的主题,“我最爱拍母与子,比如我支教山区的母子;零下60摄氏度在北极拍北极熊母子,母爱的伟大是我摄影主题里最重要的一部分。”

  摄影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让江一燕记忆最深的是被误解的惊悚瞬间,“被人追着骂着,有一次在偏远山区拍一个古老的理发馆,我怕打扰理发师,特意躲在很远的地方拍,没想到他一下就察觉了,追出来手里举着剪刀,说着少数民族的语言,我也听不懂,追了我一路。还有一次在德国的地铁,我拍一个男的,他突然就回头瞪着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好久,当时就觉得好恐怖啊,不要过来打我。”

  江一燕的妈妈是公园里给游客拍照的女摄影师,“那时的相机是用胶卷的,有时妈妈给游客拍照会剩一两张,拍不完的话冲洗胶卷时也就浪费了,妈妈就会把相机给我,让我自己发挥。”小时候江一燕便师从董建成(世界哈苏摄影大师)学习摄影,开启了上山下乡的摄影童年,“董老师一个人带着我们一群孩子去拍照,爬山、钻洞、坐船,现在想想还挺惊险的。有一次我钻洞磕到头,疼得直闭眼,一手捂着头一手拿着相机的瞬间被董老师拍下来了,这次用在了影展的请柬里。这次影展董老师也来了,这么多年再看我的作品,他说拍动物,我可以做他的老师。”

  公益

  山区放电影比出席首映礼幸福

  此次影展的41幅摄影作品都将义卖,每幅5000元起。江一燕说:“已经卖出了十几幅,所有义卖收入都作为‘爱心爬行者公益基金’资助山区贫困家庭的孩子上学。”

  2007年,江一燕去广西巴马山区拍戏,开始了支教生涯,教音乐、舞蹈、手工、摄影、普通话,甚至生理卫生,“孩子们不知道我是明星,都叫我小江老师。选择做老师是因为我遇到过几位恩师,给我留下很多温暖的回忆,我想把这种爱传递下去。”之后每年,她都抽空儿去巴马山区公益支教,2014年出资100万元,建立爱心爬行者基金,帮助贫困留守儿童上学,“最开始是我支教时看到一些孤儿没有钱上学,就发起了这个基金。现在从小学到大学都有学生申请到这个助学基金。”

  让江一燕印象最深的是在大山深处“奢侈”地给孩子们放了一场电影,“我去县政府申请了一个投影仪,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器材拉到山顶。那是山坳里的孩子们第一次看电影,我们坐在星空之下,身边围绕着萤火虫,孩子们看看荧幕,回头看看我,觉得不可思议,怎么小江老师会在屏幕里。那一瞬间特别幸福,比做电影首映礼还有成就感。”

  现在说到公益慈善,很多人心里都会打个问号,对于明星行善如何摆脱作秀嫌疑,江一燕坦言应该鼓励正能量,“多做事总比多说话要强。我做公益不管付出了多少,爱如果不计回报,就是真心的。”

  说到“爬行者”这个名字,江一燕笑言:“我小名叫爬爬,属猪,小时候家人觉得我干什么都慢慢悠悠。后来发现自己走的路都是很慢的、悠闲的,却比别人有更多时间感受生活。别人走高速,我走的是乡间小路。”

  朋友

  论PS技术黄渤比我强

  除了江一燕之外,娱乐圈内不乏与其同属“摄影深度爱好者”的小伙伴,比如黄渤。前一阵,黄渤在自己微博上晒出自己拍的一组高大上的手机摄影作品,让我们发现他除了演技好之外,拍照方面也有一手。

  江一燕与黄渤除了是合作伙伴之外,也是志同道合的好友,两个处女座私下经常会谈论摄影。“之前没觉得黄渤老师那么爱摄影,现在一见面就会讨论摄影,我们俩都是处女座,也都属于比较感性的,有很多关于摄影的话题可以聊。”问及两人摄影技术PK谁会略胜一筹时,江一燕笑言两人拍照风格不一样,江一燕说黄渤拍得比较多的是人像,经常是拍剧组里面的小伙伴,而她喜欢拍风景,“他用手机拍得比较多,而且他非常会PS(修图),这一点我就比不上了,我拍风景很少修片。”

  陈道明教我学会平衡

  有传言说,江一燕原本是《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的女二号,因为陈道明太欣赏她了,向导演力荐,才成了女一号。她说事实并非如此,“最初定了我演女一号,但我当时还小,不知道女一和女二的分量不同,只觉得自己很像女二号,内心叛逆,就主动申请演女二号。陈道明演我的爸爸,他说要先演好自己,演好本色,再去发掘内心不同的侧面。”江一燕说,陈道明会像爸爸一样挑自己的小毛病,而她就像叛逆的女儿,“他不让我用跳舞的姿势走路,不许我化妆,我偏逆着他来,完全不当他是大腕儿。”感到迷茫时,江一燕会向陈道明请教,“我是个有个性有自我的人,但又想跟这个世界做朋友,就不得不接受别人的价值观。很挣扎,到底是让别人舒服,还是让自己舒服?陈道明教我学会平衡,他认为这是一种能力,既然在这个圈子,就不能只有自我。”

  中秋

  希望所有家庭圆圆暖暖

  江一燕说,自己的父母表达爱的方式特别含蓄,从小很少听到父母的夸赞。现在有了微信,爸爸会在朋友圈给她点赞,而妈妈依然故我,默默地关注。江一燕经常跟妈妈一起旅行,“给妈妈拍了很多肖像,只要我们一起出去,她就是我画面里的主心骨。”

  9月份是瑶族的春节,这个中秋节江一燕要在大山中度过了,“我要去支教的那个地方,拍一拍孩子们穿瑶族的服装。前几天孩子们录视频给我,祝我生日快乐,我当时就泪崩了,他们就像我的孩子。”不能陪父母过节,江一燕也很遗憾,“我很小就出来上学,是个流浪的女儿。他们也习惯了,有空儿就来北京看我。我有时间就陪他们出去玩,不过不会在特定节日聚会。”

  吃月饼是江一燕儿时的美好回忆,“最喜欢吃蛋黄馅的,我会先把蛋黄吃掉,然后再去吃皮。中秋节,希望所有家庭都像月饼一样,圆圆的暖暖的。”

  才女也拧不随波逐流

  江一燕的外表很纤细,看起来很柔弱的样子,但骨子里很倔强,很拧,不愿随波逐流。江一燕说,电影是工作,做的时候会怀有敬畏心。而摄影、音乐是纯兴趣,不给自己任何压力。她喜欢抱着吉他唱歌,拍照时比男人还有冲劲儿,而支教让她特别幸福,她曾设想,将来有了孩子,带着孩子去支教。江一燕说自己不会在娱乐圈待很久,过几年当个隐居的作家也说不定。


  作者:赵楠楠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江一燕:拿相机时最美 2015-09-22 08:05:23
v 江一燕:绝对不会公布恋情 2014-06-23 07:26:46
v 《有种你爱我》江一燕变女汉子 2014-06-13 07:29:55
v 《像火花像蝴蝶》王艳否认是"豪门" 2013-06-21 08:24:17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