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36年,执著守护科幻想象力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09-24 07:28:05  来源:北京日报  

  若非刘慈欣获雨果奖,恐怕不会有特别多的人关注科幻小说,也就更不会注意到在地大物博的中国,纯粹的科幻文学期刊有,且只有一本,那就是《科幻世界》。9月12日,它所创办的本土科幻最高奖“银河奖”迎来了第26届。身为几代科幻作家的摇篮,这本杂志以一刊之力守护了一个民族的科幻想象力。


高考作文题与杂志小说撞题。

  序幕:不得已的全国独一份

  9月12日,中国现代文学馆,新中国第一代科幻作家、已84岁高龄的刘兴诗走上第26届中国科幻银河奖的颁奖台,向最新一届获奖者颁发奖杯。台下,是改革开放以后成长起来的几代科幻作家,他们的成名作几乎都发表在一个共同的平台——《科幻世界》杂志。

  刘兴诗告诉大家,这个平台能有如此重要地位,却是不得已的结果。

  上世纪50年代,新中国便迎来了第一次科幻浪潮,那个时候,还没有《科幻世界》。“当时国家提出向科学进军,鼓励科幻文学创作,并将其定位为科普和儿童文学。”刘兴诗回忆,这个特殊定位使得《我们爱科学》《儿童时代》《中国少年报》等刊物成为发挥科幻想象力的主阵地。

  “文革”后,国家提出要“实现四个现代化”,科学热再次兴起。那时,《科幻小说周报》《知识就是力量》《智慧树》等一大批发表原创科幻文学的刊物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这其中,就有《科幻世界》的前身——由四川省科协于1979年在成都创办的《科学文艺》。

  “1980年、1981年的时候每期销量约20万册,这在当时甚至算不上特别突出。”经历过那段辉煌期的《科幻世界》前任主编谭楷说,上世纪80年代初的科幻黄金期,不仅让同类杂志都卖得很火,甚至还催生了我国第一部科幻电影《珊瑚岛上的死光》(改编自童恩正科幻故事)、第一部科幻话剧《冰山的秘密》(改编自刘兴诗科幻故事)和第一部科幻动画片《我的朋友小海豚》(改编自刘兴诗科幻故事)。

  然而,好景不长,科幻作家大胆的想象并不被上级主管部门所理解。叶永烈的《世界最高峰上的奇迹》,写了一个在珠穆朗玛峰发现柔软的恐龙蛋的故事,这被认为是一篇“伪科学”作品。魏雅华的《我决定和机器人妻子离婚》写了人类男性娶了机器人做妻子,被认为是“黄色”作品。“其实,这些想象在今天看来很平常。”刘兴诗说,科学发展到今天已经证明,恐龙蛋的确有可能一直保鲜并被孵化,风靡全球的电影《侏罗纪公园》也以复活恐龙为故事原点。而机器人妻子,早已成为无数欧美科幻电影的主题。

  1983年,科幻文艺作品被定性为“精神污染”,全国科幻期刊纷纷关停并转。《科学文艺》的发行量也骤降到每期一万册左右。到了1984年,《科学文艺》也面临两个选择:要么停刊,要么自负盈亏。

  “我们选了后者,从此得不到公家一分钱,连设在科协里的办公室也缩减成两间屋子了,算是暂借。”谭楷回忆,当年编辑部只剩下7个人,其中4位是编辑。在这一年底,为了给这仅有的几位员工发年终奖,他迫不得已动手编写了一份“低俗小报”,悄悄跑到西安在街上卖掉,换来5000元钱过了年关。多年后的今天,谭楷将其戏称为“脏水养花”。

  截至1985年,全国仅存《科学文艺》和《智慧树》(创办于天津)两家科幻文学期刊。其中前者的销量一直徘徊在6000册至一万册的历史最低点,员工的工资主要是靠杂志社编辑出版的儿童读物《晚安故事365》(春夏秋冬)等才能维持发放。“那套书后来10年内再版了十多次,帮杂志社一直撑到了上世纪90年代,可谓养鸡饲虎。”谭楷说。

  钱是一大难题,更难的是作者荒、稿件荒。社会上的批评让杂志社在选用稿件时变得异常谨慎,纯粹的科幻小说只占到杂志的四分之一左右,报告文学一度成为杂志钟爱的文学类型。

  著名科幻作家韩松拿出1987年第六期的《科学文艺》证明了当时的窘境,“在这一期上,共登了三篇纪实报告文学,还有一些历险记、访问记、科学散文和科学诗等。科幻小说有8篇,但4篇是微型小说。8篇中仅有两篇是中国人写的。谭楷也亲自上阵,为杂志写文章。”

  1985年,为鼓励科幻创作、解决稿荒问题,《科学文艺》联合《智慧树》共同举办了第一届科幻小说“银河奖”征文大赛。遗憾的是,还没等到颁奖那一天,便传来了《智慧树》停刊的消息……

第[1][2][3][4][5]

  作者:李洋  责任编辑:纪敬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