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我们为什么总自黑?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09-23 09:12:11  来源:北京晨报  

  不久前,一则《中国游客因不文明记录被美国遣返》的消息,在网上高速传播,诸如“国人素质差”、“无公德”之类的口诛笔伐在网上此起彼伏。不过,在批评的热潮尚未褪去时,却有消息显示,“被遣返”并非因为“不文明记录”,而是别有原因。网上的批评也因此成为又一起“自黑”事件。

  其实,从网络普及之后,自黑事件屡屡发生,“外国小伙救人被讹”、“卢浮宫前洗脚”乃至于历史人物、传统文化等,都有大量的自黑现象。为什么国人这么爱自黑?又应该如何面对层出不穷的自黑事件?

  网络时代的传播

  自黑并非今天才有,自黑也和自我批评、自我检讨不同,在互联网时代,“自我嘲讽”、“自我抹黑”的精神正在不断地放大。著名学者、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张国庆说,“以前可能没有这么多,影响力也没有这么大。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这样的事件不论是发生的频率还是影响的范围都大大增加”。

  在网络上,表达没有门槛,而且受众更广,传播更快捷,这是技术发展带给人们的便利,但同时,它也并非没有负面的作用,张国庆说,“网络上的自黑成本太低。新兴媒体和传统媒体不同,传统媒体有一套自身的内部系统,使得它的表达更加严谨而准确,一个消息传来,总要记者去核实一下,去看看到底是怎样的?而传统的媒体的从业者,本身也都是受过一定的专业训练,并且被职业道德、职业伦理所约束。出现虚假消息的事情当然不可能完全杜绝,但概率要小得多。而新兴的网络媒体,自媒体到目前,还缺乏这样的机制。但是它的文化破坏力却又非常大,谎言说了一千遍就成了真理,而谎言的传播,在网络上,几乎不需要代价”。

  网络传播快捷而简单,但一旦受到关注,就会迅速成为影响更多人的社会话题,张国庆说,“问题在于,传谣的速度、受关注度都要远远大于辟谣。一个假消息,被人转发的数量要远远大于辟谣的数量。这是新媒体传播的特点,而这种特点导致自黑更快、更多、影响力更大”。

  这是一个值得担忧的事情,张国庆说,“目前来说,新兴媒体没有形成自己的规则,同时在管理上也比较混乱,缺乏好的引导。不仅仅是现实的事件会出现自黑的现象,举凡历史人物、传统文化、经典作品等,都有许多自黑的问题。而相关的专业人士,则很少发出自己的声音,比如说某一个历史事件、某一个历史人物,被肆意扭曲,但那些最有资格出来说话的学者,却很少见他们发表观点,或许他们觉得和自己无关,或许不太了解也不太接触新媒体,但从根本来说,还是缺乏一个学者的担当和责任感”。

  自黑是因为自卑

  自黑当然并非只是国人才有的现象,全世界都同样发生,不同在于,在更大的范围内,在普遍的情况下,国人的自黑显得尤其明显。

  美国人会批评宣扬美国的好处,法国人会以法语为骄傲,德国人自豪于他们的严谨和敬业,为什么国人却有这么多自黑的现象,特别是在当面对世界的时候,张国庆说“自黑的背后是自卑。除了极少数别有目的的,大多数自黑都是因为自卑,自黑的人,在恶心历史、恶心伟人、恶心文化时,也是在恶心自己。你把自己祖宗八代都骂的一无是处,那么你自己又算什么东西?”

  自黑的原因或许是缺少认同和自信,而自黑同时也在进一步破坏着自信,张国庆说,“一个家庭里,尊重长辈也是尊重自己,国家亦如是,把这个国家的经济、政治、文化、历史乃至英雄伟人全都黑了,别人又会怎么看你?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同样的,人必自黑而后人黑之。自黑打击的是一个民族的文化认同感,打击的是一个民族的自信心和凝聚力。一个伟大的民族,应该有更多的自信,而不是自卑、自黑,当这个社会中大多数人都自信的时候,不用说少数不自信的人也会被带动起来变得自信,就说别人想要黑你也不容易。反之,当一个民族中自信的人只是少数,那就非常可怕,非常危险”。

  不可否认,自黑有时候并非没有缘由,转型时代,许多一时难以解决的现实问题,确实会累积不满,转而成为发泄和自黑的理由。张国庆说,“转型期的问题确实存在,也确实会有一定的影响。但是反过来想想,环顾世界,全球哪里没有问题呢?美国的经济复苏了这么多年,欧洲现在还有难民问题,谁活着就那么容易?所以说,这不是借口。自黑真正折射的,还是人们的心理,是人们的不自信,乃至于心理的阴暗,老把别人往坏处想,自己恐怕也不能算什么好人,不尊重别人的人,也不会尊重自己”。

  缺少底蕴的浮躁

  在今天,新技术的发展使得表达正变得越来越通畅,但众多尖刻、偏激、毒舌般的表达也随之而来。特别是在眼球时代,敦厚的、温文尔雅的、文质彬彬的表达难有影响,反而是犀利的、尖锐的批评更能够引人注目。

  这是一个时代的特征,每个人都不想做聆听者,每个人都在用最极端的语言拼命地表达着自我,张国庆说,“浮躁,是缺乏底蕴的表现。社会浮躁、人们的心态复杂,有的人在网上,140个字都不愿意看完就开骂。但是如果接触过那些博雅敦厚的老先生,就会发现,他们都很平和,很从容,说话慢条斯理确实非常清楚,愿意听别人说话。但是现在的许多年轻人,他们可能不怎么看名著,不去认真思考,平常玩游戏。看电视,期望的是一夜成名、一夜暴富,在网络上以丑为美,把攻击别人当做个性”。

  而造成这一切的结果,最终还要回归到教育,张国庆说,“深层的问题是教育,不仅仅是学校的教育,也包括社会环境的教育。这些年来,我们太过极端地去鼓励人们不择手段地往上爬,就好像股市一样,从来都不好好地去涨,你今年涨500点,明年再涨500点,慢慢涨,大家都有好处,但是不,一下子涨到5000点,结果呢?一下子又掉下来。背后的原因还是浮躁,恨不得一天把钱都挣到,结果涨上去快,掉下来当然也快”。

  更快、更多、更高,但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是没有代价的,张国庆说,“中国文化正在失去最美好的东西,就是脚踏实地。整个社会,方方面面都在鼓励不择手段地速成。就如相亲节目,两个陌生人面对面看看,就牵着手走了,这能成吗?感情是需要时间培养的,不是这么速成的。还有太多的例子,网络上这些年成名的,太多以丑为美的,太多男女不分的,我们难道就没有好男人好女人了吗?虽然说这些都是娱乐,但并不能说娱乐就没有底线,没有原则,这种对以丑为美、对不择手段的宣传,是反文化的,它的后果非常恶劣。因为越反文化就越没有底蕴,越没有底蕴就越不自信,越不自信就越爱自黑”。

  一个不自黑的环境

  自黑既非国人所独有,同时也不能算做大恶,很多时候都各有原因,但自黑却会带来恶劣的结果,那么,究竟怎样去看待自黑?

  张国庆说,“自黑说是很大的问题,但实际上,除了极少数,大多数自黑也不能说是太过分,不能说是恶行。但不是恶行,却往往会导致恶果。自黑的恶果在于三人成虎,在于反复地传播最终会造成自信的崩溃,文化认同的消失,而这种潜移默化的效果,恰恰是自黑最可怕也最可悲的地方”。

  改变自黑习惯的方法,张国庆认为在于教育,他说,“比如说我们要树立爱国主义的情怀,就应该加强爱国主义的教育,不是那种空洞的说教式的教育,而是真正生动的教育,我们现在的教育有问题,很多时候教育难以真正作用在价值观上。最近故宫展览《清明上河图》,结果一票难求,我想这是值得推荐的,许多优秀的东西应该让人们去学,去看,去了解。不仅仅是文物古籍,还有当今社会的成就,我一直在想,今天的社会,比历史上任何时代都好,但是偏偏却如此地没有自信,究竟是为什么”?

  缺乏自信的原因有很多,而建立自信,首先要学习,张国庆说,“我们有太多好东西了,为什么不免费开放让人们去学习呢?那些博物馆、文化馆、科技馆等,完全可以免费开放,国家花一点钱养活这些地方,总比被一些地方官员糟蹋了好吧。我记得北戴河有一个鸟类博物馆,非常好,但是走近一看,门票80元,倘若一家三口去,就是200多,还有其他许多类似的地方,都有价格高昂的门票,小两口带着孩子去玩,可能看到那几百块的门票钱,就不去了,假如能够免费呢?或者象征性地收1块钱,我想,或许会有更多人愿意去玩儿,去参观,去学习。所以我想建议,那些非私人的东西,文化场馆、体育场说应该免费开放,我想对于人们了解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文化建立文化的认同、民族自信心和凝聚力,同样都会有很好的帮助。”

  张国庆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


  作者:周怀宗  责任编辑:王健岚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表情符号:全球看“脸”时代 2015-09-23 08:24:54
v 名人的劣势 2015-09-06 08:39:48
v 王安石的两个学生 2015-08-27 09:37:37
v 和尚自古会赚钱 2015-08-14 08:06:11
v 北京人在加拿大 2015-08-12 13:52:53
v 美国有没有“普通话”? 2015-08-06 13:58:10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