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科幻产业是个幻觉吗?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09-18 09:49:48  来源:北京青年报  


姚海军(左二)、刘慈欣(左三)在银河奖典礼上


左起:王晋康、宝树、张冉

  9月12日下午,中国现代文学馆报告厅提前进入未来时,人工智能、废弃星球、3D打印等成为关键词。并非是文学馆跨界承担了科技盛会的举办,而是第26届中国科幻“银河奖”颁奖典礼在此举行。科幻圈的作者和来自全国各地的500多名科幻迷济济一堂,主办方颁出十余个奖项,其中《大饥之年》、《人人都爱查尔斯》、《打印一个新地球》、《金陵十二区》、《卡文迪许陷阱》等五部原创小说获奖。刘慈欣则获得“科幻功勋奖”,从电影《三体》的女主角饰演者张静初手中接过奖杯。

  在持续两天的颁奖典礼、产业论坛、出版论坛等密集的活动之后,9月14日,《科幻世界》副总编姚海军、功勋作家刘慈欣、王晋康,银河奖最佳中篇奖新科得主宝树和张冉,来到了人民文学出版社,出席《2014中国最佳科幻作品》的发布会。该书收入了13部中短篇佳作,本届银河奖的获奖作品均在其中。姚海军是该书主编,他说:“中国科幻文学的新生力量就在这本书里。”据悉,人文社计划今后每年推出一部这样的科幻年选。

  看来,《三体》在国内外的爆炸效应,为科幻这一长期以来烙着小众印记的类型文学,带来了开疆拓土的希望。不仅图书的销量激增(据悉,从《三体》获雨果奖当晚到次日上午10点,三大网店就销出了约1万套《三体》),而且影视和游戏公司也闻风而动,2015是“中国科幻元年”的说法不绝于耳。

  文学、影视、动漫、游戏、周边产品、主题公园,有国外的模式在前,科幻产业化的蓝图显得很美好。不过,青阅读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作为产业链上游的科幻作家们,普遍有很强的现实感,产业化的大蛋糕似乎并未令他们产生幻觉。

  创作:

  作者太少,缺乏有代表性的长篇

  科幻产业论坛结束后,青阅读记者“截获”了被人们簇拥着的刘慈欣,他的黑色衬衣上,两枚雨果奖的徽章闪闪发亮。“《三体》的成功有一定偶然性,不代表中国科幻的整体水平。”大刘对“《三体》效应”持保留态度,“美国大概1500名科幻作者。目前国内长期从事科幻创作的只有30人左右。”而且出版也没有很大增长,“一部科幻小说的印数在1万册左右,作者版税也没有多少钱,整体情况没有大的改变。”

  科幻圈的人都意识到这个领域的人才储备不足。“在刘慈欣的《三体》打开了中国科幻的突破口以后,我们突然发现后面的兵力很有限,这是最大的遗憾,没有办法扩大战果是我们最为着急的。”姚海军在人文社的发布会上表示。

  此外,姚海军认为,从西方科幻发展史来看,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潮流,各自都有代表作出现。而中国科幻创作在二十几年内浓缩了西方百年各种流派思潮的实验,每个类型、每个方向都有探索,但缺乏各自的旗手和创作纲领。唯一的例外是以刘慈欣、王晋康和江波为代表的、创想密集的硬科幻潮流,科幻作家、研究者吴岩称之为“新古典主义”。“从市场角度看,长篇的影响最大,我希望每一个方向都出现重量级的长篇作品。”姚海军说。

  本届银河奖最佳长篇空缺,或许正说明了某种困境。即便是刘慈欣,在《三体》面世之前,也有过长篇无法发表和出版,从而转向中短篇的切肤之痛。“真正的障碍不在于写作本身,而在于长篇是否有可能出版?从中短篇跨越到长篇最大的障碍是在写作之外的现实。据我所知,科幻作者是学历最高的作家群体,工作都很忙,大多数是业余写作,抽出时间写长篇也比较困难。”

  “很多人的长篇即使出版了也得不到关注,刘慈欣的月亮太亮了,星星就没那么明显。”因《大饥之年》捧得银河奖的张冉说。这篇小说有关“人吃人”,涉及生物技术。他设想通过几部系列作品构成一个长篇,对写长篇很有信心,“我们这代人踏入科幻领域只是三四年,如果再有一点时间,能生产出不错的长篇。”

  类型文学的长篇创作,大多是在网上连载,并由此迈向影视、游戏的产业化道路,典型的如《花千骨》等仙侠小说。但科幻这个类型在网络上并不成功。姚海军认为:“传统科幻难以在网络环境里生存。网络文学讲究轻松阅读,而很多科幻作品包含着凝重严肃的话题,在网上没什么人有耐心读它。某些流行作品打出科幻的旗号,但融合了许多其他元素,和主流科幻是有差别的。”

  刘慈欣的成功、科幻产业化带来的兴奋感正在浸染小小的科幻圈。张冉观察到一些变化,“钱太多进来不是好事,现在创作这个事就变得挺浮躁的,都能看到钱,群里面都不讨论写作了,就讨论卖了多少钱,典型的暴发户的时代。”

  宝树是科幻圈内为数不多的职业作家之一,他表示会坚持自己想写的题材,但也不排斥适当地迎合市场的需求,为了影视、游戏改编的需要“也可以适当做一些妥协”。陈楸帆则坦言自己“其实很纠结”。他说:“商业是把双刃剑,你可能很快就被影视公司看上,但坏处就是你作为文学本身的一些东西就丧失了。真正属于小说的一些东西,是无法或者很难被视觉化的。”

  “浮躁的氛围在弥漫。”对此姚海军感到焦虑,“在这样一种环境下,每个作家怎么能够创作出好作品,做很多探索,找到自己的方向,这是最重要的。大俗话来讲,就是你越想挣钱的时候,可能越挣不到钱。文学创作如果完全逐利,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小。希望作家的心里可以少一些IP,多一些故事。”

  出版:

  发表平台太少,有人忙于“摘桃”,不愿培育新作者

  出版论坛上,有编辑提出,《三体》之后,虽然中国科幻整体实力上升,但科幻文学的出版出现“截流”,平台少、作者水平不够,是造成这一状况的原因。“目前除了《科幻世界》,没有其他的文学期刊提供专业的科幻平台。”人文社的赵萍说。《科幻世界》的杨国梁则认为,“断顿儿”只是长篇小说面临的问题,一方面是风险大,出版社不敢轻易出原创长篇,另一方面有些新手没有经过训练就写了水平不够的长篇,也让创作陷入“少有后来者”的状况。

  “经典科幻的创作确实在走下坡,这和互联网阅读有很大关系。”新星出版社编辑贾骥在接受青阅读记者采访时说。他负责的“幻象文库”致力于引进国外科幻作品和发掘中国的原创力量,他说这一路走得踉踉跄跄:“现在已经不完全是精英出版掌握所有话语权的时代,必须要看到互联网的影响。网络读者需要色情、暴力、凶杀等高感官刺激的内容,‘聪明’的作家为了获利创作很多打怪、神仙方术的作品,有深度的作品很少。”但互联网也带来一些好处,“编辑有机会接触到更多作者”,贾骥表示,“幻象文库”正准备通过互联网培养新的科幻作者。此外,他认为,产业链的运营不一定要从创作和出版开始,还可以换个思路。“好的游戏或影视作品也可以成为出版的起点。去年新星出版社引进的《魔兽世界》小说,就是从游戏改编而来,受到玩家的欢迎。”

  姚海军觉得“中国科幻染上了明显的后发综合征”,从杂志时代向畅销书时代的过渡尚未完成,却已在各个领域展开了探索。《科幻世界》杂志是作者进入科幻圈的必由之路,不过它自身的盈利能力非常有限,从2002年起开始做出版。《三体》火了之后,有其他一些规模更大的机构开始介入科幻出版。姚海军觉得,有竞争是好事,意味着作者有更多的选择,但他的不满在于:“所谓对作者资源的竞争,是他们只重名气,属于‘摘桃’的性质,哪个成熟我摘哪个,根本不愿意培育作者。”他介绍说,像美国、日本的科幻出版也有很多竞争,但那是不同风格的竞争,某一方向、某一类型的作者会团结在某个主编、某家杂志的旗下,结果是百花齐放,不同流派都能得到发展的机会。“中国现在只有《科幻世界》一家,我们必须兼收并蓄。一家杂志的力量很有限,更多出版机构进来本来是好事,但他们的方式是看到哪个名气大就做哪个。这是很低层次的竞争。”

  “产业化看起来很美好,对于创作的反哺却未必理想。”姚海军很清醒,“但产业化是必须推动的。如果科幻这个文学类型不能向其他领域延展,就没有办法获得发展。怎么写出好作品,是作家要解决的问题。要把好作品做更广泛的推广,那就需要产业化——产业化是我们出版者的课题。”


第[1][2]

    责任编辑:王健岚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