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文物上何时不留名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09-16 08:07:17  来源:北京晨报  

  最近,数起游客在文物上留名的事件连续发生,先是故宫铜缸被人画心刻字,随后,南京又爆出600年石象鼻子上被人留下名字。

  破坏文物当然违法,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更大的范围内,诸多名胜古迹、山水园林中,充满了游人留下的痕迹,或者刻痕宛然,或者垃圾满地……甚至不仅在国内,在国外亦是如此,最近,有日本节目批评部分中国游客成“失格旅人”,在公共场所疏于自律。

  不过另一方面,也有人认为,文物上刻字留言当然不对,但也并非国人仅有,全世界各地都有类似的情况,过分地谴责也同样不太适当。

  文物本是历史留下的证据,是漫长的传统时代文化的象征,而在传统时代,中国文化本身有完整的个人修养体系,那么它在现代社会公共道德的养成中,究竟能否提供更多的资源和更好的借鉴呢?本报采访了四位学者,共谈个人修养与公德的养成。

  疏导教育应该并行

  秋风(儒家学者)

  其实说起来,到了风景名胜之地,有留言的欲望,也是人正常的心态,同时也是国人的传统之一。古代的文人墨客同样也是到处题诗留字,而且每每传为佳话,甚至成为传世的经典。这样的行为,和今天的“到此一游”,本质上是一样的。不同在于,古代能够到处旅游的,大都是经济条件充裕、同时受过良好教育的,因此,他们的题字留言可能内容更加丰富一点,甚至许多都是佳作名篇。而今天,基本上所有人都有条件旅游,自然会出现各种情况,有些素质比较差的,也就难免。

  当然,在文物上刻字,破坏了珍贵的文物,确实是不好的行为,更违反法律。但是我们要知道,仅仅是谴责、报案等等,很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需要更多的办法,来扭转这种现象。

  第一,我想应该疏导,中国的山水自然,本身就和人文有着紧密的联系,刻意地割裂也非良策。但文物又不能破坏,那么何不因势利导,在那些人们特别喜欢留字的地方,设置留言板、祝福墙之类的供人题写,既不破坏文物,也满足了人们的愿望,还增添了景区的文化氛围,有什么不好呢?

  第二,我想和教育有关,我们今天当然也教育学生爱护公物、保护自然,学生守则中也有,但实践中却并没有认真对待,教育的重点还是知识的传授,而非人格、品德的养成。其实,生活中那些最基本的规矩,恰恰应该是中小学的教育的重点,知识可以大学、研究生再学,但人格、品德、行为规范一旦成型就很难改变。

  其实,以前的蒙学教育正是干这个的,在今天值得借鉴,比如说《千字文》、《三字经》、《弟子规》等等,就是教孩子待人接物的基本原则,现在不少人反对孩子背《弟子规》,但《弟子规》讲的无非就是这些最基本的东西,怎样去做一个合格的人。

  所以,不文明行为固然不对,但如果加以特别严厉的惩罚也不好,因为我们的教育没有完全尽到责任。还是要想办法从根本上去扭转。

  重树敬畏之心

  唐文明(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把自己的名字刻在那些有历史价值的文物上,所表现出来的,其实是对于历史、对于生活、对于文化的敬畏感的失去。

  古代的中国人,讲究敬天法祖,儒家更是重视敬畏感的培养,“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敬畏是对自身文化的尊重,对那些人类生活中重要的东西的重视。古人有一整套完整的礼仪制度,不仅保证文化传承的严肃性,同时也是每个人提升个人修养的途径。

  到了现代社会,更多开始强调个人的实现,强调人的理性,这当然是好事,但同时,过分地强调个人,可能也会使我们过于傲慢,对于自然,对于历史失去敬畏感,这或许可以叫做是人性的傲慢,人们科学征服自然,同时也使得许多人失去了对自然的尊重,而这直接影响着我们对于世界、对于文化、对于历史的态度。

  轻贱历史,也就等于轻贱我们自身,失去敬畏感,也就是失去了厚重。怎么样改变这样的状态,一般的教育或许可以慢慢养成公德,这没什么问题,我们现在的教育本身,也有这方面的内容,尽管重视的不够,但是应该会慢慢变好。

  但我想,教育可以培育公德,可以提升人的素养,可以养成自律的习惯,但仅仅如此,可能不够,人本身有外在的需求,希望生活的环境能够更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能够更融洽,但同时,人也有精神上的需求,希望能够升华,追求更高的自我实现。因此,敬畏感的培养就很重要,我认为这一个在行为规范、公共道德的养成之外,同样需要重视的事情。

  如何培养敬畏感?其实传统的经典教育在这方面有非常多的资源,礼的培训、人格的养成、对天地自然的敬畏,同时还有君子圣人作为表率,可以说,有非常完善的体系可以借鉴,这对于现代社会的人来说,其实也弥足重要,因为个人修养的提高,君子的养成,不仅仅是行为模式的改变,也是人格的完善。

  对文化更多认知

  李兴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文物是历史的记忆,乱刻乱画破坏文物,本身是不应该做的事情,那些文物放了几百年上千年,没人去刻,偏偏就你聪明,在上面留下名字,别人都是傻子?不是这样的,国民素质的提高,公共道德的养成,是一个社会必须要重视的事情。也是需要方方面面共同努力地工作。

  但是国民素质的养成是一个长期而持续的过程,需要长时间持续不断地培训和培养,建立更好的社会环境,树立更好的公德意识,在这方面我们做得还不够,不是做得少,而是持续性不够。

  在文物上乱刻的人,其实大部分都不是有意破坏,更多是一时兴起随手而为,说那个人半夜起来,专门去文物上刻个名字,这样的人恐怕很少。现代旅游的人非常多,必然会有一些人教育程度不足,他可能根本不知道这东西是文物,是不能刻的,那你怎么办,就得采取一定的保护措施,就得有教育的机制。颐和园的铜牛,以前很多人骑,现在圈起来了,告诉人们这是文物,自然就没人骑了。再如国子监的牌坊,以前不过就是普通的牌坊,但是到了现在已经成了文物,几年前被汽车撞了,为什么,还是保护不够,假如在牌坊前立个石狮子,汽车要撞,也只是撞到石头,不会撞到文物了。

  保护是一方面,建立良好的公共道德则是另外一方面。其实在传统社会,我们本已有完善的道德体系,古人说:“不学礼无以立”、“克己复礼”、“人无礼则不生,事无礼则不成,国家无礼则不宁”,一切事情都有规范,同时这些规范成为社会共识,形成环境的约束,人们循礼而行,很少有想在文物古迹上刻字的,更不用说看什么东西好就抱回家,抱不回去的也砸一块带回去,这不太可能,即便是没有受过教育的农民,他们对祠堂、宗庙也不会随意毁伤。

  所以,继承和恢复传统文化,对于当前公共道德的建立,毫无疑问是有很大的帮助的,同时,也不应该拒绝现代文明,对于世界上成熟的社会规范,公共道德也应该加以学习,最终建立我们自己的现代公德。

  给表达一点儿空间

  张颐武(北京大学教授)

  “到此一游”不是现在才有,也不是中国人才有,古今中外,都有这种现象,到那些国外的名胜,也能看到到处都是各种语言的流言,无非也就是“到此一游”的意思。或许,这是人的一种本能,一种表达的欲望,在那些具有重大历史文化意义的空间中留名的欲望。

  当然,本能并不意味着就是好的,事实上,这种行为对于文学、历史遗迹造成的伤害,应该受到谴责甚至是处罚,这是共识,毫无疑问。需要通过教育、引导、宣传等等各种方式,培养人们在公共场所的行为规范,这也是文明社会所需。

  事实上,这几十年来,“到此一游”的情况并不是在增多,而是在减少,但减少并不说明问题,因为人们对这种现象的敏感度更高了,以前到处都是,但人们一笑了之,现在偶有发现,立刻就会引来严厉的批评。一方面是不文明的行为在减少,一方面是人们的容忍度在降低,说明我们的社会在进步,在变得更加文明,人们对文化、对历史更加尊重,因此才会更加苛责。

  乱刻乱画不文明,这是共识,但是为什么屡禁不止,我想,在谴责之后,我们其实也可以试着想想,既然留名的欲望中外都有,古今不绝,那么是否可以想一些办法,既不会对历史文化、文物古迹造成伤害,又能够满足人们表达的需求呢?

  其实不是不可以,古人也有题字题诗的习惯,但大多数都是在空白的地方,甚至还有专门的题字空间,比如空白的影壁之类。

  现代社会,我们当然不可能在文物上,在古建筑的墙壁上去题字,这毫无疑问是不文明的,是对历史文物的破坏。但是能否有别的地方可以题呢?比如说专门设一些留言墙之类,甚至还可以利用现代技术,设置成可以手写的电子屏幕,人们可以随意在上面写写画画,并且加以存储,并且还可以制作成特辑,专门播放。这样的设置从技术上来说没有什么难度,而且电子化的存贮也不需要什么空间。不论那些留言的人们后来再看,还是给别人看,无疑都是一种很好的大众文化,也是时代留下的印记。对于留言的人来说,可以堂而皇之地留言,自然也会多加思考,尽可能地写得好一点,而不用那么偷偷摸摸、那么猥琐地写个“到此一游”了事。

  所以,在文物古迹上留字,当然不文明,但反过来,既然有这样的需求,那么其实也可以想一些办法,既保全文物,也给人们的表达创造一点儿空间。


  作者:周怀宗  责任编辑:王健岚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三问“明皇宫遗址上建高楼” 2015-09-14 08:42:18
v 传统村落保护必须重视村民参与 2015-08-26 09:27:07
v 北京人遗址核心猿人洞将建保护棚 2015-08-17 09:41:22
v 32片秦人金饰“回家” 2015-07-21 07:28:33
v 变短的长城 2015-07-02 07:51:20
v 故宫与德国考古研究院签署合作意向书 2015-06-25 07:44:14
v 故宫 用十年换“旧”颜 2015-06-24 07:16:49
v 北京龙泉:一份寺院的年终回顾 2015-02-18 10:45:57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