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孤单的相声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09-10 08:20:58  来源:北京晨报  
  日前,威尼斯电影节上,相声演员白凯南被讽为“八线相声演员”,引起了许多人的反感。同时,相声演员亮相电影节,也让人们重新关注相声这个特殊的艺术在今天的状态。

  改革开放之初,电视的普及曾经让相声红极一时,但随着娱乐的多元,相声渐渐失去了当年的盛况。十年前,郭德纲横空出世,让相声回归小剧场,重新成为都市人群重要的娱乐方式。如今,十年过去,尽管有一批年轻的相声演员出现,但却再没有郭德纲那样有号召力的代表人物出现,小剧场里虽然依旧人来人往,但也开始渐渐回归平淡。

  受众缩小变稳定

  相声作为民间艺术,在百年的历史中浮浮沉沉,或者红极一时,或者沉寂无声,它的崛起和消沉,回头去看,总会有一些蛛丝马迹可循。

  从街头到电视,再从电视到剧场,在今天这个传播技术高速发展的时代,相声,这个传统的艺术又会走向哪里?著名学者、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阳说,“其实相声和其他许多传统的文化一样,在多元时代,受社会发展的影响,它的受众也在逐渐变小。今天是一个生活节奏极快,娱乐形式多样的时代。人们的选择太多,因此注定了不会只钟情于某一种娱乐形式。这和传统时代不同,甚至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也不同,那时候娱乐匮乏,有相声就听相声,有电视剧就看电视剧,人们没得选择。而现在,可选择的太多了”。

  原本听相声的人们也在变,杨阳说,“听众也在变,因为经历的不同,成长环境的不同,致使人们的价值、审美取向都变得多元,任何娱乐形式,都只会针对特定的人群,追求老少咸宜,结果可能是谁都不喜欢。”

  所以,从大众文化到特定人群的文化,相声的变化其实也是时代变化的一个映照。杨阳说,“这是大趋势,受众会缩小,但会变得稳定。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尽管大趋势如此,但如果能够有代表性的人物出现,或者短时间内有大量推陈出新的好作品出现,依旧可以吸引更多的人去关注它,喜爱它。比如十年前的郭德纲,他让相声重新被无数人所关注,吸引了一大批的年轻人。我儿子现在二十多岁,他非常喜欢郭德纲,至今如此。”

  但要保持这样的热度并不容易,杨阳说,“任何一个艺术家,艺术生命都是有限的,因此,能否保持一种艺术形式的稳定发展,还要看是否有更多优秀的艺术家出现,更多优秀的作品出现。但这并不容易,因为这绝不仅仅是相声本身的问题,更是我们这个社会文化发展的环境问题”。  

  不如允许俗一点

  十年来,相声红火的同时,各种非议也从未间断,低俗批评比比皆是,究竟应该如何判断一个艺术作品的价值,从来都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杨阳说,“相声起源于民间,最开始的时候,主要的受众是城市中的平民,也是社会底层的人们。既然诞生于底层,本身就和底层生活有着密切的关系,就不是阳春白雪的,虽然很多传统的相声中都有扬善抑恶的内容,但它本身并非是带有教化功能的艺术,主要还是给人茶余饭后消遣解闷的。”

  而这,或许正是它屡屡被批评为低俗的原因,杨阳说,“一直以来,我们的文化娱乐,都非常强调教化功能,弘扬主流价值,这当然没问题。但是放在相声上,可能就不太利于相声的发展,假如相声变得高大上,那还是相声吗?而这样的情况下,整个社会给予相声的宽容和空间并不足够。我们总是希望娱乐也板起脸来、正襟危坐、道貌岸然,但生活中绝不仅仅只有这些,不一定任何时候都要教化世人,人总会有想要放松,想要放下那些宏大的话题,轻松一乐的时候。”

  所以,相声能否有更大的生存空间,很多时候在于我们能否给它更多的宽容,能否包容那些不那么严肃、不那么有教育意义的作品。杨阳说,“就好像郭德纲他们,不是有级别的官员,不花纳税人的钱,却给人们带来了那么多欢乐,开几个俗一点的玩笑又有何妨呢?”

  能不能开俗的玩笑,其实从来都不在听众,也不在演员,而在于社会是否有更宽松的心态,杨阳说,“特别是主流媒体,对民间艺术的保护不够,不那么阳春白雪的、不那么文以载道的作品,很难在当前主流的媒体上出现,导致民间艺术在主流媒体上生存困难。而另一方面,要求相声这样的民间艺术去变成载道的工具、教化的载体,本身就违背了民间艺术形式原本的特征,不利于它的发展”。

  发掘讽刺批评功能

  事实上,相声并没有想象得那么低俗,虽然寓教于乐的功能不强,但在另一方面,相声对于现实社会的反映却从来都不落后。

  杨阳说,“从内容上来说,俗一点确实是相声这样的民间艺术所共有的特征。但更需要注意的是,一直以来,那些好的相声,在某种程度上都是讽刺挖苦为主,或者讽刺社会现象,或者调侃人生百态。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相声之所以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一方面和广播电视的传播有关,另一方面,也和它本身针砭时弊的特征有关,甚至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所以,不能说相声是启蒙的一部分,但它的确有批评的功能。包括现在的郭德纲,他的很多作品中,都有明显的批评色彩,而这毫无疑问是他吸引人的地方之一”。

  相声是传统艺术,相声艺术本身也有它自己的传统,丢掉传统,有时候也就丢掉了相声本身,杨阳说,“相声如果要进一步发展,保护和发掘它的讽刺批评功能,我想可能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传统需要延续,但延续的不仅是形式,还有它的根本。杨阳说,“现在相声也有很多创新,有的在相声中加入小品的元素,加入很多道具之类,但是效果并不好。问题就在于,延续传统和创新形式之间,究竟应该怎样处理。或者说,究竟应该保住的根本是什么,要让相声继续发展,继续繁荣,需要尊重相声本身的特征和规律。反之,如果抛弃了根本,玩出来多少花样,都不会有什么好的效果”。

  更重要的是,给予相声更多创新的可能,才是促使相声发展的基础,杨阳说,“传统的相声,受限于形式的问题,有些东西很难改变,改变了也就不成相声了。但是在艺术上并非没有创新的空间,反而因为它切合底层生活,及时反映现实的特征,在当今的娱乐时代大有可为,关键是要有更加包容的心态”。

  要改变的不仅是相声

  相声在改变,相声艺术家们也在改变,在这个所有的一切都在快速变化的时代,相声的改变能否真正让它重新辉煌,还在于它能否为自己开拓更大的空间。

  杨阳说,“比如说郭德纲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从传统的相声演出,逐渐转变,走向更开阔的市场,转变成现代的演艺公司,这是一个好的尝试,成功与否暂且不说,但至少和市场时代的趋势相符合。”

  更大的市场意味着更多的机会,也意味着进退更加自如,杨阳说,“目前来说,主流媒体掌握最大的话语权,偏偏主流媒体对于传统的相声的支持力度并不大。因此,通过更多现代的营销手段,市场运作,一方面可以寻找更多盈利的渠道,培养一批新的演艺人群,另一方面,也可以不必仰主流媒体的鼻息生存,去开发自己的天地”。

  但彻底离开主流媒体显然是不可能的,在今天这个传播技术高度发达的时代,离开这些,有时候也就意味着离开了最重要的市场和生存空间。因此,有评论者认为,相声本身的改变,去主动适应现代媒体,借鉴世界上成功的艺术形式,未尝不是一个突围的办法,正如目前在网络上受到热捧的美国华裔脱口秀演员黄西一样,许多人认为,电视脱口秀,或许会是相声新的方向之一。

  对此,杨阳说,“其实最重要的问题,还是电视是否能够更加宽容,能否更多地支持民间艺术的发展。相声如此,脱口秀也是如此,都需要仰仗主流媒体而生存。而主流媒体也应该给民间艺术的发展创造更加宽松的环境,这是它的社会责任,也是文化传承的责任。我们一直在说传承文化,就应该创造一个传统文化能够传承,能够被大多数人所知道、所了解、所看到的平台,否则该如何传承呢?”

  杨阳: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作者:周怀宗  责任编辑:王健岚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北京相声小剧场为何萎缩 2015-08-13 08:27:45
v 大逗相声寻梦曲艺小剧场 2015-07-23 09:31:36
v 一家相声剧场是如何拿到融资的 2015-06-01 07:50:14
v “嘻哈包袱铺”高晓攀从笑话到神话 2015-05-27 09:02:08
v 相声的互联网思维不是趴网上找段子 2015-05-21 07:56:54
v 好的幽默必是直指荒诞 2015-03-20 09:01:18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