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清明上河图》种种不安藏在喧闹里

亮相故宫石渠宝笈特展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09-08 08:38:09  来源:北京青年报  
  中国十大传世名画、北宋画家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是珍藏在故宫博物院的国宝级文物,它上一次现真身还是三年前在日本。9月8日,《清明上河图》将在故宫博物院再次亮相,成为《石渠宝笈》特展众多珍宝中最夺目的一个。

  展览以《石渠宝笈》著录书画为主轴,介绍作品的流传经过、递藏经历。在300多件展品中,除了《清明上河图》,还有大量中国美术史、书画史上的重要作品,如王珣《伯远帖》、展子虔《游春图》、冯承素《摹兰亭帖卷》、赵孟頫书《洛神赋》等。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五位皇帝的书法、绘画作品也会在展览中集中出现,这也是此前从未有过的。

  本文特约故宫博物院研究室主任余辉为我们精心挑选《清明上河图》中十处细节,逐层揭开画中所藏秘密。然而在这幅人尽皆知的画作中,还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也许只有千年前的作者本人才知道。

  展览:《石渠宝笈》特展

  时间:9月8日至11月8日(期间将更换一次展品)

  地点:故宫武英殿书画馆、延禧宫古书画研究中心

  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卷(以下简称《清》卷),绢本水墨淡设色,纵24.8cm、横528cm,故宫博物院藏,它汇集了屋宇、盘车、舟桥、寒林、坡石、人物风俗等诸多绘画子科,涉及界画、白描、水墨、渲染、皴擦、设色等多种绘画技法,画中的810多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西方学者称之为“中国的《蒙娜丽莎》”,恰如其分,一个是永恒的微笑,一个是永恒的喧闹,其中都蕴含着许多难以解开的谜团,对她们的研究,在许多方面也许还需要从头开始,一些传统的认识应该重新商榷与研究。

  通过与当时的开封地图进行比对,《清》卷中出现的拱桥、城门、正店、欢楼等均不是汴京城某个具体的建筑,而是画家对同类景物进行的综合概括和高度提炼,集中了社会各阶层人们的日常生活,将细节的真实与整体的概括有机地结合起来。这是真实的汴京生活,但不是具体的汴京街景,它所表现的是实情而非实景,由此,画家可以按照他的创作思想自如地表现当时社会出现的一系列事物。

  以出土文物、传世文物以及相关历史文献为据,画中女性流行的盘福龙发式、短褙服饰等是崇宁至大观年间(1102-1110)的装束,图中绘有草书大屏风被揭下来当苫布的情景,这一渎文事件(焚毁元祐党人的墨迹)也发生在崇宁初年,图中60文一斤的羊肉牌价正是崇宁年间的最低价格。综合来自诸多因素,形成一条较为完整的证据链,其绘制时间为崇宁年间(1102-1106)中期,这样,我们就可以把张择端作画的历史背景主要聚焦在徽宗朝初,徽宗一登基就明诏天下:“……朕方开谠正之路,消壅蔽之风,其于鲠论嘉谋,唯恐不闻,而行之唯恐不及。其言可用,朕则有赏;言而失中,朕不加罪……” 据其后金代文人张著的跋文,张择端字正道,东武(今山东诸城)人,他的名字来自儒家经典著作,可推知他成长于一个充满了儒家思想的家庭。因此,他怀着儒家积极入世的精神关注社会,接受了徽宗的诏令。

  通常认为,《清》卷表现了北宋开封城的繁荣兴旺,显现出一派太平盛世的景象。笔者以为,这仅仅是该图的表面现象,在它的背后,深藏着不为人知的种种玄机。画家以不同寻常的观察视角,描绘了一系列社会弊病,显然,画家是有所用心的。

  

  看点一 疯狂的惊马

  惊马闯进郊市给全卷定下了焦虑的音符。卷首,在清明节踏青回城的一干人中的一匹白色官马(前半身因残破而缺失)受到惊吓狂奔了起来,在白马的前方是一头受到惊吓的黑驴,两个马夫在追赶,周围的人们顿时惊慌起来,一老翁急忙招呼在路边玩耍的孩子回家,另一持杖老者侧身而逃,坐在店铺里的食客闻声而望,这仅仅是汴京险境的一个铺垫,预示着后面还将会发生更大的险情。

  

  看点二 虚设的望火楼

  东京一百二十个坊绝大多数建筑都是砖木结构,一直延伸到外城,每坊均设有一座望火楼,消防是朝野最严峻的社会问题。汴京的防火措施非常严密,除了夜市,无论何人,在后半夜不得随意用火。

  图中的城郊绘有一砖台,南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里对此有所记述:东京“又于高处砖砌望火楼,楼上有人卓望”。这是一座建在外城的望火楼,按当时规定:“下有官屋数间,驻屯军兵五百余人,及有救火家事……则有马军奔报,军厢主、马步军、殿前三街、汴京府各领军级扑灭,不劳百姓。”这支专业的灭火队伍,被称之为“潜火兵”,他们驻扎在望火楼下,实行军事化管理。遗憾的是,画中的望火楼已摆上供休闲用的桌凳,楼上无一人守望,更不用说准备传报火警的快马,望火楼下两排兵营式的平房已被改作饭馆,北宋末的消防系统已颓败至此。

  

  看点三 惊悚的船桥险情

  在北宋汴京的清明节,人们喜欢到河上观赏春水和游鱼,在《清》卷的拱桥两侧有一大批观赏的人群,可眼下的情景着实让他们大吃一惊:迎面而来的大客船上的桅杆即将撞上拱桥!这起严重险情的责任者是几个纤夫,他们本应该在离拱桥一定距离时停止拉纤并招呼船工放下桅杆,他们却一直埋头拉纤到拱桥底下,拱桥上下的行人发现了险情,大声呼救,已进入桥洞下的纤夫们闻声松开了纤绳,船工们随着松开的纤绳立即放下桅杆,船顶上的一个船夫奋力用长杆顶住拱桥横梁,使船无法靠近拱桥,船与桥的安全全系之于此。桥上和岸边百姓们都捏着一把汗,桥上有人为防船工落水,抛出绳索……

  在桥上还上演了另一场闹剧,坐轿的文官与骑马的武官互不相让,轿夫与马弁各仗其势,争吵不休。拱桥上的仪规已乱,给本已紧张的拱桥上下增添了更多的险情,出现立体交叉性的矛盾,形成了《清》卷的矛盾高潮。

  

  看点四 严峻的商贾囤粮问题

  画中绘有十一条专事运输粮食的漕船,欣赏者都会被其严谨的绘画技艺与真实的生活气息所感染,而忽略在它们的背后深藏着严重的社会危机。北宋初年,太祖限价售粮,太宗控制了南方后,更是力图通过漕运和仓储来掌控粮价。为了抵御荒年和逼退商贾的势力,北宋历朝均注重在汴河沿岸营建官仓。画中绘有两处装卸工卸船的场景,船主们指挥着雇工队伍卸粮,粮食被装卸工转运到深巷的私仓里。要注意到:画中所有的粮船没有一条是官船,也没有一个督粮官到场监运,这意味着朝政丢失了国粮储运的机会,画家真实地再现了当时的景况,诉诸了潜在的官粮危机。

  奸相蔡京等为了迎合徽宗好奢靡的本色,鼓动他尽享太平。崇宁三年(1104),徽宗废除了以往动用大量的运力和粮款到江淮或江南收购、漕运粮食的国策即“转般仓”,次年,他敕令朱勔在苏州设立应奉局,以十条或二十条船为一纲,向东京运送奇石异木,用于花石纲的舟船和费用肯定会影响政府的漕运开支,其中包括以百万贯购买六百万石米的政府经费。北宋朝廷大大减弱了平抑东京粮价的能力,无疑是放弃与私家粮商的竞争地位,粮商们趁机纷纷向东京漕运粮食,在囤积中等待善价。千真万确的事实是:官仓渐渐空虚了,至北宋末,开封的粮价较熙宁、元丰年间(1068-1085)上涨了100倍以上!

第[1][2]

  作者:余辉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