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鲁地:我喜欢“秀美飘逸”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08-27 16:43:49  来源:人民网  

鲁地:我喜欢“秀美飘逸”

鲁地:我喜欢“秀美飘逸”

鲁地:我喜欢“秀美飘逸”

鲁地:我喜欢“秀美飘逸”

鲁地:我喜欢“秀美飘逸”

  ◆孤岛访谈

  这是一个悠久的话题了。一个人要到一个四面环水的孤岛上呆一段时间,除了维持生活的东西之外,只准他带一本书、一张碟……这似乎是一个判断人的精神生活的最好通道。如果是你,你会带上些什么?我们以这种独特的视野窥探城市人的内心,探讨人的精神实质,以别人的思想,观照我们的追求。

  ◆人物简介

  鲁地,本名鲁圣弟,斋号明瓦楼,巢湖人。中国书协会员,安徽省文联委员,安徽省书协理事,安徽省书画创作研究院副院长,现供职于安徽省高速公路控股集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其作品曾于2002年入选 《安徽省首届现代篆刻展》及作品集;2005年获《首届中国文人楹联书法大奖赛》金奖;2006年入选《书法导报》国际书法篆刻年展;2008年获安徽省百人百幅书画精品展书法三等奖(一等奖空缺);2009年入围全国第二届隶书展;2010年获第九届安徽省艺术节书法银奖(金奖空缺);2012年作品入选安徽书法晋京展;2013年作品 《论语》片段入选韩国碑林博物馆。出版有《鲁地书李白诗选》。

  受父亲影响迷恋书法

  橙:你老家是巢湖的哪个地方?

  鲁:柘皋镇鲁集村,村子在山脚下,有五六百人,读书的氛围比较浓,读书的人也一直比较多,一些老先生古文底子扎实,有的古文能倒背如流。我家与鲁彦周鲁老家隔壁,他父亲在世时曾给我们讲《三国演义》。

  橙:鲁是当地大姓?

  鲁:是的。

  橙:你怎么迷上书法的?

  鲁:受父亲影响,从小就喜欢练字。他读过私塾,后来辗转上海、桂林、巢湖工作,对毛笔字情有独钟。 (拿出其父亲鲁昌敏书法作品选《书香墨情》)我读大学时又迷上篆刻,受到号称“巢湖石匠”的篆刻家孙恒喜的指点,在书法上得到张良勋 (曾任安徽省书协主席)等老师的点拨。

  橙:大学读的专业与艺术有关吗?

  鲁:在安徽交通学校(现安徽交通职业技术学院)读路桥专业。

  橙:除了书法,还有什么爱好?

  鲁:摄影、写古体诗。今年前三个月,平均每两天写一首古体诗。篆刻的爱好至今保持着。我还喜欢收集图书杂志,包括繁体字版,从《说文解字》到诗词歌赋都有。前几日到北京出差还淘到何其芳的书。

  将范曾题字挂在老屋

  橙:你写字常用 “明瓦楼”落款,有什么含义?还有其它斋号?

  鲁:2004年开始用“明瓦楼”,别无他号。为了采光,以前老家的阁楼顶上,有一片瓦是用玻璃代替,透亮透亮的,那就是明瓦。

  橙:斋号里有乡愁。从你的微博知道,范曾为你题写过 “明瓦楼”。你们交往多长时间了?

  鲁:有四五年。我把他题写的字装裱好,送回老家的房子挂起来了。

  橙:他怎么评价你的书法?

  鲁:很热情地鼓励我,嘱我坚持临帖,多吸收营养。我现在写写古体诗,也是让自己从传统文化中更好地汲取营养。

  喜欢秀美飘逸书风

  橙:你期望个人书法达到怎样境地?

  鲁:目前还在打基础,各种书体都要涉猎。以后可能更专注隶书和行草方向。近期我回炉练米字(米芾的书法),收集了市面上能买到的所有米芾的书法集子。

  橙:你一开始就练米字?

  鲁:行书从米字开始,然后是“二王”。

  橙:从张良勋先生《谈谈鲁地的书法》一文可知,隶书上你临《乙瑛》和《礼器》较多。

  鲁:各种书体都临。汉隶以临《乙瑛》居多,也临《石门》《曹全》。朱彝尊把汉隶分为三种:方整、流丽与奇古。我喜欢秀美飘逸的路子(书风)。

  橙:《乙瑛》保存在曲阜孔庙,实地观摩过吗?

  鲁:看过。《乙瑛》是汉碑经典,对后世影响非常大。

  橙:省内也有许多有名的石刻题字。

  鲁:尽可能实地察看研学,像枞阳浮山摩崖石刻。到皖南,我拍了许多老牌匾照片,准备将牌匾上的字做些注释,出本集子。

  橙:练字遇到过障碍吗?

  鲁:临褚遂良《阴符经》有三四年,有的单字笔画至今难尽其法其妙。最近重临《兰亭序》,发现有一个“之”的写法很独特,之前怎么写都觉得不到位,我尝试了新的笔法,哎,对上了。 (现场在办公桌上提笔示范)

  橙:现在每天都临帖?

  鲁:时间被切割成碎片,只能见缝插针。

  家里处处是字帖

  橙:除了与国内书法名家互动,有段时间你在微博上晒作品,“每日一帖”很受欢迎,最多时达40万次点赞量。

  鲁:今年因为时间关系晒得少。微博微信晒书法,也是交流的新方式,以后还会坚持。

  橙:当下书坛喧嚣,不少人走奇、怪、偏之路。

  鲁:书法不能离开它的法度,无论哪一种书体。我看了今年的第十一届“书法国展”,觉得书法作品无论悬挂在大庭广厦还是珍藏在书斋绣楼,应以视觉美感为首位,力戒无病呻吟之柔弱气象,追求阳刚雄健之俊逸壮美;摒弃张牙舞爪之哗众心态,崇尚温文儒雅之书卷气息;杜绝奇异难辨之乖戾影像,弘扬传承有序之笔墨精神。

  橙:今人的书法还能超越古人吗?

  鲁:从笔法、技艺方面看,很难。在意境和形式上,有所发展。书法实用性日渐式微,艺术观赏性却日趋其隆。

  橙:书法在你生活中意味着什么?

  鲁:东坡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我呢,虽然做不到帖不离身,印不离手,但家里到处都放了字帖,洗手间也是,生活与书法水乳交融。有段时间我把看到的东西都与草书联系起来,看到水瓶就想到“水瓶”两个字草书怎么写,看新闻联播就想怎样用草书写新闻。

  激情澎湃朗诵诗

  橙:去年底你出版了《鲁地书李白诗选》,崇尚李白的豪放浪漫?

  鲁:李白与安徽有很深的缘分,读书时就喜欢李白诗歌,后来专门收集他的很多资料,多次拜谒他的纪念馆和墓地。马芜高速公路在太白楼有个出口,那里的站名就是我题写的。我在这本书的后记里写道:“在各种书体中,我更喜欢直抒胸臆、激情挥洒的行草书风,就如豪情万丈、恣肆澎湃的李白诗词;也如叱咤球场的风云巨星。”

  橙:你看上去属于性格沉稳的人,有激情澎湃的时候吗?

  鲁:当然有。有次与朋友小聚,喝了点酒,现场抑制不住兴奋,朗诵自己写的诗。

  橙:喜欢酒后写字?

  鲁:微醺时可以。石涛曾经说:“每于醉后见天真”。傅抱石还有枚闲章“往往醉后”,得意之作会钤这枚印。

  橙:你的工作比较严谨,而你的艺术爱好比较务虚,会不会有冲突?

  鲁:要有冲突,也是时间上的。桥梁结构不仅讲究科学性,也讲究建筑艺术的美。虚实可以相谐,从实中悟虚,体验美的意境;虚可以调节生活节奏,更有精神面对工作。

  带《红楼梦》上孤岛

  橙:如果让你上孤岛,只带一本书、一张碟,会带什么?

  鲁:愿意带《红楼梦》,因为它是大百科全书,尤其是前80回写的好,里面的古诗词也很多,值得细细品读。我喜欢买书读书。最近生病期间,读注音版的《三国演义》,这本书以前读过多次,但这次有新的体会,发现有的字读音很有讲究,以前读错了。对书中的人物也有新的理解。

  橙:碟子呢?

  鲁:带中国古典音乐,像《二泉映月》。平时听民族器乐多,像笛子、二胡,练字时边听边写。

  ◆

  采访手记

  初秋的合肥,细雨飘飞。

  约访鲁地先生有些时日了,终于在他的办公室,得以面谈。他刚从会场抽身出来,听我说到“孤岛访谈”,笑着说“这话题很有意思”。

  鲁先生的办公室里,陈设倒也简单,书法的氛围逊于工作的气场。为了便于我的采访和电脑录入,他随手将椅子搬过来,微微侧身坐下。他的答问,简洁明了。偶尔会思忖一下,然后直奔问题核心。采访间隙,每接听电话,吩咐工作人员处理事情,都非常迅疾。大概是平素即敏于行,善谋善断。

  在朋友的眼里,鲁地性格一贯沉稳内敛,不事张扬。多位知悉他的书坛人士告诉我,鲁地书法功底扎实,诸体皆备,尤以行草和隶书见长,其作品神采飞扬,潇洒灵动。深以为是。他的微博上晒有不少书法作品,可见清朗之风,飘逸之气。其笔下线条和呈现的意境之美,当是鲁先生内心世界的真实书写和传神表达。


    责任编辑:高骞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