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周思聪卢沉谱就未完成的悲歌

80余件展品还原《矿工图》组画创作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08-02 09:45:02  来源:北京晨报  


《同胞、汉奸和狗——矿工图之五》178cm×318cm


《矿工图》组画研究展将持续至8月31日。

  7月29日,“大爱悲歌——周思聪、卢沉《矿工图》组画研究展”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开幕。本次展览是《矿工图》组画自诞生以来最大规模的集体面世,首次系统还原《矿工图》的艺术风貌。该系列作品创作于上世纪80年代,前期构思9幅,遗憾的是,周思聪、卢沉伉俪因身体原因仅完成4幅。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认为,这并不影响这组大型人物画在美术史上的地位,“就像《断臂的维纳斯》,旁人也无法再续篇,他俩谱就了一曲中国画史上未完成的悲歌”。 

  展览现场

  诞生30余年首展全貌

  本次展览共呈现80余件展品,除了今年年初由著名画家周思聪、卢沉伉俪的家属捐赠给北京画院的53件《矿工图》组画、手稿及文献外,展览筹备组还“从中国美术馆借来了《矿工图》组画中的‘背井离乡’习作稿,从私人藏家手里借到了《矿工图》组画之‘王道乐土’的变体稿以及《矿工图》组画之‘同胞、汉奸和狗’的素描稿”。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透露,早在6年前他们就开始与周思聪家属沟通,如何将二老生前的作品聚起来,做一个系统的大展,今年年初开始全面筹借与《矿工图》组画相关的创作手稿。

  在美术史家邵大箴看来,本次展览可以说是《矿工图》组画诞生30余年来最为全面的一次展出,“系统呈现了它从起稿到完成的整个过程,还原《矿工图》的艺术风貌”。

  作品压抑看得透不过气

  《矿工图》组画最早是在1966年由卢沉构思、立意,以东北沦陷时期的矿工苦难血泪史为创作主线。后来两人觉得构思挖掘得不够深入,画完《井下告捷》及《背井离乡》水墨稿后,便没有再继续下去,直到1980年重新起笔构思,前往辽源煤矿体验生活。

  从展览现场的作品可以看到,相较于1974年创作的主旋律作品《井下告捷》,《矿工图》组画则完全是另一种呈现方式。在后者中,周思聪借用西方立体主义的倒错、重叠,把时空打碎、拼贴糅到同一个画面中,那些扭曲而夸张的人形、干瘦的采矿者、四处散落的白骨,营造出一种压抑的气氛,让观众看得透不过气来。王明明说,这种创作手法在倡导写实主义的上世纪80年代时画出来后,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变形的人物受到指责。不过,“在周老师的艺术追求中,绘画的功能不仅仅使人赏心悦目,她曾说《矿工图》的目的是使人为之震撼,进而深思”。

  未完之作可谓“缺憾之美”

  按照两位艺术家最初的设想,《矿工图》组画应为9幅国画巨制,遗憾的是最终仅完成4幅,即《王道乐土——矿工图之一》《人间地狱——矿工图之三》《同胞、汉奸和狗——矿工图之五》《遗孤——矿工图之六》。除了于1981年勾画的水墨稿《山海关——矿工图之二》和未完成的《历史的见证》外,剩余的三幅作品已经无法得知名称及面貌。

  在展出的作品中,记者注意到大部分展品落款为“思聪”,而卢沉的名字仅出现一次,和“思聪”共同落在了最早完成的《同胞、汉奸和狗》上。王明明告诉记者,卢沉先生因为患有肝炎,于1981年便退出了《矿工图》组画的创作,“参与创作的只有《同胞、汉奸和狗》”。两年之后,周思聪也查出患有类风湿,不得不放弃余下的《矿工图》的创作。除身体上的原因,周思聪生前曾说,“这画要表现一种力,需要有男人的气概,我感到自己还缺少这力量。”

  《矿工图》组画常常被誉为继蒋兆和《流民图》之后又一部揭露侵略罪恶、为人民苦难控诉的里程碑式力作。尽管是未尽之作,但王明明认为,这并不影响这组大型人物画在中国20世纪美术史上的地位,“就像是《断臂的维纳斯》,旁人也无法再续篇,他俩谱就了一曲中国画史上未完成的悲歌”。

  身边人讲述

  一心绘画对生活毫不讲究

  周思聪、卢沉生前的同事邵大箴向记者讲述了一个小细节,“有一次卢沉告诉我,他学会了一道新菜品,我很好奇问是什么,他说‘拌黄瓜’”。邵大箴说,这对伉俪对生活毫不讲究,“整天思考这些画(《矿工图》),一门心思扑在绘画上,在有教学任务的情况下,两三年完成了这么多东西,太不容易了”。

  在邵大箴看来,“如果《矿工图》组画能够全部完成当然是我们乐见其成的,但不会因为没有完成而影响周思聪、卢沉的艺术史地位”。

  强调个性化不重复前人作品

  著名画家李津称周思聪为“表姨”,也正是这位表姨带领他进入国画领域。“他们创作《矿工图》组画时我17岁,去他们家看到作品时触动很大”。李津认为,周思聪、卢沉“他们这一代人讲究集体主义和悲剧意识,喜欢悲剧、倾向于表现沉重的东西,带有很强的时代特点”。在他看来,他俩的可贵之处在于对待绘画的认真态度,“即算是画很小的一张草稿,都不草率,特别认真”。

  李津觉得周思聪和卢沉了不起的地方在于不重复前人,“所有的草图和速写均非常写实,前几张《矿工图》小稿还有明显的《流民图》的影子,但大尺幅的创作则马上调整了过来”。李津认为他们是有意识的强调绘画语言个性化特点,而不是一味地重复前人的表现形式。

  遭遇非议但他们依然坚守

  卢悦是周思聪、卢沉的儿子。他回忆说,父母创作《矿工图》时条件很艰苦,那间9平方米的住房既是五口人生活的地方,又是父母画画的地方,“因为没办法架画板,作品的尺幅又很大,爸妈就用门板当成画板了”。

  在卢悦的印象里,妈妈一直在不停地画,又不停地改,“老见她在那儿改改画画,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够画完”。对于《矿工图》的题材,卢悦说,“与他们生活的时代其实比较遥远,甚至有人说画面过于沉重,也有些非议,但他们依然坚守”。而他觉得未完成的《矿工图》组画,对于父母来说是一件好事,“不然把时间都耗在一件事情上了,就不会有后来的成就了”。

  画家生平

  ◎周思聪(1939—1996)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在校期间得到李可染、蒋兆和、叶浅予、刘凌沧、李苦禅等诸位名师的指教,1963年毕业分配到北京画院从事专业创作,1969年她与画家卢沉结婚。其于1979年创作《人民和总理》获全国美展一等奖,因此成名。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与其丈夫卢沉共同创作《矿工图》组画,也因这一系列作品,奠定了这对伉俪的美术史地位。晚年类风湿病情加重后,她开始转向荷花题材创作。

  ◎卢沉(1935—2004)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师从叶浅予、蒋兆和、李可染、刘凌沧诸先生,毕业后留校任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教师,后调入中国画系任教。1978年应法国巴黎高等美术学院邀请,赴法交流教学,介绍中国水墨画。同年回国后,在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第一工作室开设“水墨构成”课,并试作现代审美情趣的写意水墨画探索。


  作者:易小燕  责任编辑:王健岚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