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他画出了林黛玉病弱背后那一抹坚强

刘旦宅是如何创作《红楼梦》系列国画的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07-28 07:46:29  来源:文汇报  

  《十二金钗·黛玉葬花》(清)费丹旭费丹旭生于嘉庆六年。他少时便得家传,后与画家冯箕、倪士惠、汤贻汾、张熊,鉴赏家张廷济等均有往来。他的肖像画独具一格,其所绘仕女,秀润素淡,潇洒自然,格调柔弱,用笔流利,轻灵洒脱,有“费派”之称。

  刘旦宅的《红楼梦》绘画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又有所超越

  刘旦宅的《红楼梦》绘画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又有所超越。

  在表现内容上,刘旦宅拓宽了《红楼梦》绘画的题材范围,极大地丰富了《红楼梦》的艺术画廊。历史上的画家大都以《红楼梦》主要女性中的单个人物特别是十二钗为表现对象,每人选取其最具代表性的情节和场景作为素材,诸如宝钗扑蝶、黛玉葬花、湘云醉卧、晴雯补裘之类。虽然不同的画家会有不同的处理方式,但就题材来讲,是彼此重复的。刘旦宅也画这类题材,而且有的画过多次,但他更着意于题材的拓展。例如宝钗,除了扑蝶之外,还截取她怡红夜宴时掣得一支题有“艳冠群芳”的牡丹签的瞬间场景,表现了这位少女“任是无情也动人”的特殊情韵;又如黛玉,除了葬花之外,还画她喜欢李义山的诗句“留得残荷听雨声”,表现了这位少女独特的审美趣味;还有晴雯,除了画补裘,还画她撕扇,表现了这位少女任性娇嗔的个性特点。由此可见画家对于小说内容的稔熟,和善于取材的独到眼光。

  除去主要女性,刘旦宅还把笔触伸向那些前人很少涉及的大小丫鬟。他所创作的《红楼梦人物集》四十开册页,就分《梦影钗光集》和《红奴小影录》两册,其中第二册画的都是丫鬟,如平儿理妆、紫鹃留镜、莺儿编柳、翠缕拾麟、龄官画蔷、小螺标梅等等,都是前人没有画过的题材。可以说,把表现的对象拓展至大小丫鬟,这是刘旦宅对《红楼梦》绘画的重要贡献,它突破了过往《红楼梦》人物画主要围绕十二钗结撰的局限,极大地丰富了《红楼梦》人物艺术的画廊。

  除了单个女性题材的拓展,刘旦宅还特别关注一些女性群体题材的挖掘。如栊翠庵品茶,是宝玉、妙玉、黛玉、宝钗在同一时空下的一次活动,四人围绕茶器、茶叶和茶水有一连串微妙的对话,要将这一场景转化为绘画实属不易。刘旦宅以巧妙的构思,将这一复杂的场景转化为可视的画面:其中宝玉与妙玉、黛玉与宝钗两两成对,居于画面的突出地位,成斜线展开;左前方是茶炉、案几和茶具,后面衬以荷花通景屏,构图对称而均衡,色彩丰富而鲜艳,尤其是人物表情彼此呼应,四人之间微妙的关系被刻画得淋漓尽致。

  如果说上述《栊翠品茶图》还只是一幅普通尺寸的作品,那么《藕香榭咏菊图》长卷则称得上是一幅巨制。画面表现第三十八回群芳在藕香榭咏菊的热闹场景,居于画面中央的无疑是夺魁的黛玉,其左右依次展开的是宝玉、宝钗、探春、迎春、李纨、湘云共7位“主子”,再加上14个丫鬟,一共21人。整个画面以人物为中心,各分成六个组合,彼此之间神态各异,服饰鲜艳,疏密有致,互为呼应;其间再衬以菊花、橘树、枫树、秋芙蓉、绿竹和雕梁画栏,可谓错金镂彩,绚烂至极,是一幅完全没有前人依傍的用心的大制作,当得上“呕心沥血”四字。

  在人物刻画上,刘氏一反传统仕女画的程式化手法,变传统仕女画的病态美为健康美、青春美、生命美。晚清以降的仕女画都有一个共同的痼疾:人物造型和开相都呈现了一种病态美,两目似蹙非蹙,所谓“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一个“愁”字和“病”字,正是病态美的典型体现。刘旦宅一改这种痼疾,根据小说所提供的艺术描写,选取最典型的情节和场景,以饱含情感和律动的笔墨,刻画出具有不同性格特征的青春和生命之美。宝钗的端庄涵浑,探春的精明果敢,湘云的天真烂漫,黛玉的孤寂傲世,每个人都是独特的“这一个”,同时每个人都具有一种青春和生命之美,从而和传统仕女画的病态美彻底划清了界限。

  即如黛玉这样一个多愁又多病的少女,刘旦宅也没有像传统仕女画那样,把她处理成一个病西施的模样。画家当然画出了她“多病多愁身”的形体特点,因为不这样也就不成其为黛玉;但画家在刻画这一形体特征的同时,又突出了她孤寂傲世的精神气质,和清高飘逸的诗人本色。因此刘旦宅笔下的黛玉形体虽是瘦弱的,但其内心是坚强的,孱弱的外表和对理想的执着追求在其笔下达到了完美的统一。

  刘旦宅之所以能刻画出红楼女性的青春美和生命美,和他对小说人物年龄的准确把握有着密切的关系。历来《红楼梦》仕女画都自觉不自觉地把人物的年龄画大了,显得过于成熟;包括我们很多读者也有这样的错觉,心目中的年龄和小说实际的描写有很大的距离,他们所接受的往往是其熟悉的越剧《红楼梦》里的人物年龄。刘旦宅通过细读和钻研文本,对人物年龄的把握就比较符合小说的实际描写,年龄相对偏小,因而笔下的人物个个都显得青春而有活力。

  在艺术形式上,刘旦宅也颇多新的尝试。历来的《红楼梦》绘画除木刻版画外,多为卷轴画和册页,很少有大制作。刘旦宅突破了前人“短制小景”的格局,赋予了《红楼梦》绘画以大的气局。除了上面列举的《藕香榭咏菊图》长卷外,其最有代表性的巨制,当首推《红楼十二金钗》十二通景屏。该题材虽是常画的十二钗,但此画将12个人物设计成连屏图式,即每个人既在一图中单独出现,又相互关联,从而把12个人物统一于一个整体的形式之中。画家巧妙地用屋檐、树木、花卉、山石、屏风、陈设等将12幅图串连在一起,通过相邻之物的勾连和延伸,转换画面和内容。由于彼此之间要有衔接和过渡,又由于背景和场景错杂众多,因而画面异常丰富而复杂,画家费时半年多才完成。试想,把这十二通景屏一字儿摆开,那是一幅何等规模的大制作!站在前面细细品赏,真可谓移目换景,其乐无穷。

  除了传统的卷轴、册页、手卷、通景屏外,刘旦宅还尝试将《红楼梦》绘画和现代生活相结合,让其走进寻常百姓生活。著名的《金陵十二钗》邮票现已成为集邮爱好者争抢的收藏对象,其实除了这套邮票,还有《红楼八美图》明信片、《红楼梦国画月历》和用上述《红楼十二金钗》制作的邮币卡。我有幸和刘旦宅、胡邦彦两位先生一起参加了后者的签名仪式(胡是这套绘画的题咏者,我则是当时上海红楼梦学会会长),那是1996年夏天的一个早晨,我们三人按时到达时,外面早已排起了长队,我记得一个小时不到就售完了。

[1][2][3][4]

    责任编辑:纪敬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