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他画出了林黛玉病弱背后那一抹坚强

刘旦宅是如何创作《红楼梦》系列国画的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07-28 07:46:29  来源:文汇报  

  今年是不朽的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作者曹雪芹诞辰300周年。《红楼梦》与绘画的结缘几乎和小说的问世同步,以《红楼梦》绘画闻名于世的画家代有传人。而在当代,四年前去世的海派艺术家刘旦宅生前所创作的《红楼梦》国画系列作品,无疑是同类题材中影响最大的。

  除了单个女性题材的拓展,刘旦宅还特别关注一些女性群体题材的挖掘。这幅《栊翠品茶图》描绘了宝玉、妙玉、黛玉、宝钗在同一时空下的一次活动,四人围绕茶器、茶叶和茶水有一连串微妙的对话。宝玉与妙玉、黛玉与宝钗两两成对,居于画面的突出地位,成斜线展开;左前方是茶炉、案几和茶具,后面衬以荷花通景屏,构图对称而均衡,色彩丰富而鲜艳,尤其是人物表情彼此呼应,四人之间微妙的关系被刻画得淋漓尽致。

  《红楼梦》与绘画的结缘几乎和小说的问世同步

  康熙五十四年(1715)农历三月初七日,刚刚接任江宁织造的曹頫在一封奏折中提到:“奴才之嫂马氏,因现怀妊孕已及七月,恐长途劳顿,未得北上奔丧,将来倘幸而生男,则奴才之兄嗣有在矣。”这分奏折中提到的曹頫\之兄曹颙的遗腹子如果真是个男孩,如果这个男孩果真就是曹雪芹,那么,今年正是曹雪芹诞生300周年。两个半世纪以来,他所创作的《红楼梦》不仅没有因为岁月的磨损而减去其光环;相反,随着时间的推移,愈益显示出其迷人的魅力。一部《红楼梦》,堪称是千古绝唱,至今仍拨动着无数读者的心弦。

  其实,不仅是小说《红楼梦》,后世无数对其进行探索、研究和用各种艺术形式进行再创作的人们,他们倾其毕生心血所留下的各种著作和作品,其中一部分也已成为“红楼绝唱”:胡适、俞平伯、周汝昌、李希凡、冯其庸的《红楼梦》研究,余集、改琦、费丹旭、刘旦宅的《红楼梦》绘画,以及徐玉兰、王文娟、陈晓旭所创造的宝黛角色,都将永远留驻在我们心头,成为我们挥之不去的“红楼”记忆。

  《红楼梦》与绘画的结缘几乎和小说的问世同步。还早在乾隆二十四年己卯(1759),在小说还未完全写定、仅在作者至亲好友小范围内传阅和评点的同时,在庚辰本第二十三回有关黛玉葬花的描写之上,就抄有脂砚斋写于该年的一条朱笔眉批云:“此图欲画之心久矣,誓不遇仙笔不写,恐亵我颦卿故也。”其后,又抄有畸笏叟写于丁亥夏(1767)的一条朱笔批语:“丁亥春间,偶识一浙省(新)发,其白描美人,真神品物,甚合余意。奈彼因宦缘所缠无暇,且不能久留都下,未几南行矣。余至今耿耿怅然之至,恨与阿颦结一墨缘之难若此,叹叹!”据推测,畸笏叟提到的这位擅长“白描美人”的“浙省(新)发”,有可能就是浙江仁和人余集,乾隆三十一年(1766)进士,候选知县。丁亥年他正好29岁,中进士第二年,既符合“浙省(新)发”的身份,又与批语中所说“彼因宦缘所缠无暇,且不能久留都下”对景。余氏擅绘仕女,时有“余美人”之称,这也和畸笏叟所云“其白描美人,真神品物”相合。畸笏叟等人的心愿不知最终是否了却,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到了乾隆五十六年(1791),当《红楼梦》第一个印本即程甲本问世时,书前就已有了24幅绣像插图,连书名也标以《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自这以后,以《红楼梦》绘画闻名于世的画家更是代有传人,除了上述余集,还有晚清改琦、费丹旭、汪圻,以及民国时期海派画家叶曼叔等人,这一脉传到当代,则首推刘旦宅。

第[1][2][3][4]

    责任编辑:纪敬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