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四不像的《道士下山》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07-20 14:17:34  来源:北京晚报  

  《道士下山》源自《逝去的武林》

  《道士下山》成为当前热点,恐怕人人都可预见,但从玄幻界角度来看,却是个极突兀的野果。

  ——没错,《道士下山》就是一篇玄幻文。

  2007年10月,作者徐皓峰出版了小说《道士下山》,此书口碑、销售开篇平淡,却走势渐强,最后得到大导演陈凯歌青睐,一举翻拍成近期热映的武侠电影。

  在它之前,徐皓峰已出版了《逝去的武林》。两本书形成了密切的关联和鲜明的对比,必须一起介绍。《逝去的武林》开创了中国武侠纪实文学的风气之先,以口述历史的形式揭开形意拳的神秘面纱。叙述者是中华武术黄金时代的最后一个见证者李仲轩,形意拳三大宗师的关门弟子,习得一身本事却自34岁封口不言、退隐江湖,“文革”时备受迫害、天津劳动改造十余年,甘愿做西单商场一个普通看门人,历时近50年。在人生的黄昏尽头,他才偶开金口、委托徐皓峰将自己毕生的学武经验和盘托出,娓娓道来帝国崩溃前后真实的武林故事……

  可能读者会问,武林旧事有何意思?让须叔透露一个细节:明清之际,一个叫姬际可的人无意在一破庙发现了半卷《武穆遗书》,并由此创建了内家拳的第一个拳种——形意拳。此后,这半卷《武穆遗书》一直作为形意拳的镇派之宝传递下去。金庸在《射雕英雄传》里也用了这个典故,郭靖黄蓉和欧阳锋父子等反派为此狠斗了好几章。可惜,谁都没见过《武穆遗书》长什么样。而李仲轩就借《逝去的武林》一书吐露了现存《武穆遗书》的部分习武口诀!

  光看这介绍已令人好奇,而当年是以“李仲轩口述/徐皓峰整理”的形式在武术专业杂志《武魂》连载了20余期,为中华武学提供了许多珍贵的史料和拳理、在海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2006年底结集出版。可见《逝去的武林》的绝对主角是李仲轩,如今人们却大多以为作者是徐皓峰,这是完全错误的。仔细研读此书,不只情节、人物个个有据,叙述方式也基本口角平实辞藻欠奉,所以徐皓峰的作用真的只是在整理文字。但文字本身也是有念力的,当人投入进去,就会被它感染、同化。正是经过了这一趟耗时两三年甚至近十年的聆听、记录和整理的过程,完全改变了徐皓峰的内心。

  《道士下山》:开山之作 试笔之作

  徐皓峰是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油画专业、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本科的文艺青年。1997年开始纯文学与传奇文学创作,在《小说界》、《中华传奇》杂志发表过《1987年的武侠》、《处男葛不垒》、《流氓家史》等小说。早在高中毕业前夕,他在三味书屋见到一本民国道家文化的书,就开始对道家文化感兴趣,1998年起在《上海道教》、《中国道教》杂志发表《陈撄宇的文笔》、《〈性命圭旨〉的疑字》等论文。在近身接触李仲轩先生后,他开始真正深入了解老一辈武者的思维意识、中华武术独有的训练体系。

  须知武术来源于道家文化,练武即是修道(这也是现在玄幻文学的源头);不悟道、武术就失去了上通的途径,勘破天地至理、武术才可达到无限的意境。整理武学大师的聆训,使他对道的体会越来越深,欲罢不能。之后又连续出版了《高术莫用》、《武人琴音》两部口述武术实践纪实作品,仍是讲述形意拳三位宗师:唐维禄、尚云祥、薛颠的武学造诣、生活言行和师徒传承(《高术莫用》的整理者徐骏峰为其弟,或借为徐皓峰某分身?)一系列作品对塑造他的道学体系、世界观产生了很大影响,也改变了他看世界、写文字的风格。《道士下山》就是这一风格的开山之作。

  《道士下山》用笔清淡,立意看似随意实则绵密,用怪力乱神的外化形式,讲了一个似断实连、若隐若现的故事。民国时期,外敌入侵军阀混战,乱世江湖中一个不堪忍受山中寂寞的小道士何安下偷偷下山,遭遇一系列诡异奇幻的人物和事件,卷入太极门掌门之争,周旋于中统、纳粹博士、日本人和江湖之间。在经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人事后,慢慢领悟武术的至理……徐皓峰始终用一段段短篇串联起故事,自称是致敬仿效古龙《猎鹰·赌局》一书。果然是“每篇都写得很有自制力,惜字如金,国画一样留白”。每篇连贯起来虽然有割裂感,但读者可以自行脑补诸多情节,反成为一种风格,对书这种载体是有益的。随意的情节搭配浓浓的神秘气息,彰显了小道士命运的不可测。人情冷暖、世态炎凉,都在刹那间释放。

  但缺点也是明显的。首先是全书人物太多了,60多个穿来入去的,除了何安下等有限几个人物,其他都来如朝露不多时、去似春梦无觅处。故事还没展开,主角已经消失,看得人一口气提不上来。人多不是事,像《红楼梦》,写出特色即可,但《道士下山》的人物虽有风格,却很苍白,感觉一个个都立不起来,而且每个人讲话都欲言又止的样子,太装……留白留过了头。说到武侠,《道士下山》是只有武没有侠,人人都练武,却没有多少侠气。没有舍生取义、为国为民,也没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只是太极门内讧变外斗,波及中外,中统杀手、日本忍者,最后连纳粹人类学家、“不死战士”亚特兰蒂人都跑出来了。实在是江湖一锅粥,全是太极门的杂碎。这个就令武侠读者很茫然了,到底要选谁做好人坏人呢?简直让人伤神。

  再说武打,本书可是号称“当代硬派武侠小说代表”,可是怎么很多场面还没看清楚就完了?提出太极拳拳劲在于无名指,弹琴书法与武功等等都有关,但如何练习、升级都没有,缺乏有血有肉的情节来支持这些不错的概念。总之某人一句话点破,主角就顿悟,然后自己就练成高人了,一切过程都省略,拜托也太生硬了吧?!实打实的武功描写、武学背景的介绍是武侠小说所特有的冲突点,本书点不少,什么日练月练、隔空打牛看上去都很美,但没一个能形成扎实自洽的体系,结果高潮不来,死在平台,徒呼无奈!

  如果以上反映了徐皓峰在武侠文学创作上的功力不够,那怪物出场就令人莫名惊诧了。讲武艺如何修身塑性镇恶斗狠,但矛盾冲突到极点、狐精虎妖就出来了,这还指望作品怎么化解矛盾呢?书中还充满了龙族经龙兄、狐狸精(被段远晨降妖咒所降服)、老虎精等奇葩角色,龙颈山观主尸解、展开六个手印拯救天下、邪恶纳粹军官探秘远古神族等情节,奇思妙想、脑洞大开。瞬间移动和穿墙设定固有出色之处,但未免杂糅而突兀,让武道的落脚处虚浮了。此外还借狐狸精之口,谈《红楼梦》并未完成等种种悬案,真是惊掉须叔下巴。所以你说这还不算玄幻吗?这比很多玄幻作品还走得更远了。

  这就是徐皓峰从《逝去的武林》到《道士下山》一步踏空的问题了。从真实的武术史,到写出优秀的武侠小说,还要用道学或武学重述中华文明史,这一步走大了。

  正是经过了这两部书,徐皓峰才找到了武侠书的真正感觉。后来的《武士会》、《刀背藏身》乃至编剧的《一代宗师》,都更好地融合了武与道,而屏弃了用玄幻的思路解释武学,这才形成了日臻完善的徐式武侠。从此以后,背景都是民国前后;从此以后,写的都是道书。以钻研一技之长得到技艺机要、人生关窍,从而获取法宝至道。大道至简,大道相通。


第[1][2]

  作者:须叔  责任编辑:王健岚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