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鲜花着锦时 偏偏最凄凉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07-14 07:45:32  来源:北京青年报  

  ◎丁涵

  前些日子,汤姆霍珀导演的歌剧版《悲惨世界》登陆中国,感怀于影片激荡起的革命情怀和人性至美,我曾在影院留下振奋的热泪。而今天,我国导演龚应恬执导的昆曲电影《红楼梦》在中戏剧场放映,影片唯美空灵的画面、清澈婉转的唱腔,极具宿命感的情节构架,再一次令我深受震撼、潸然泪下。

  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被誉为“值得用一生来读”的作品。它虽然写的是一个家族存亡兴衰、一对男女的离合聚散,但是却辐射着整个时代的人物命运,有着穿越时空、永恒不朽的情感力量。要在一部电影的时间里把曹雪芹用尽余生都说不尽的东西表现出来,还要结合昆曲这种并不为大众所熟悉的古典戏曲形式来演绎,既是对导演功底的挑战,也是灵感的重新挥洒。

  昆曲电影《红楼梦》成功地贯彻了中国古典主义美学,把握了原著的气质,即唯美、精致、凄婉和缠绵。

  昆曲的唱腔为整部电影增色不少,昆曲是古典戏曲中比较温柔婉约的一种,唱腔华丽、念白儒雅、表演细腻、舞蹈飘逸,在《红楼梦》这部“水做的女儿戏”中,非常相得益彰。

  电影的服装化妆和道具同样十分考究,锦衣华服、云鬓花颜,每一个人物都仿佛是从画中走下来的仙人一样,举手投足、顾盼流连之间都别有一种古典的美感。无论是墙角斜阳还是庭院落花,都全无摆设痕迹而显得自然可感。

  整部影片的美学徘徊在真实和幻觉之间,也可以说具有一种亦真亦幻的美感。尤其是在黛玉之死这场戏中,导演通过电影剪切,弥补了舞台剧的局限性。宝玉的婚房和黛玉的潇湘馆两个场景的对切,一边是灯火通明,鸳鸯帐暖,一片红色的喜庆场景。一边是晦暗萧瑟,形影相吊,一番凄风苦雨的场面。宝玉眼含热泪,饱含深情,迟迟不肯掀开宝钗的盖头,他的眼神望向窗外,出神地遥想着和黛玉初见的场景,而对面的窗内,若隐若现的是病入膏肓的黛玉正在床头咳血。而黛玉在临终之前,怀着满心失落和遗憾,挣扎着伏在窗口,看着对面一片喜庆的灯火,窗内若隐若现正是宝玉宝钗浓情蜜意的样子。这样的处理,是一种电影化写意画的手法,就像希区柯克电影《后窗》所运用的手法,将人物内心深处的情感和电影场景巧妙地结合在一起,烘托出人物之间相隔盈盈一水,能够感知对方,却不能相见的凄美感。

  昆曲电影《红楼梦》运用了写意手法讲故事的独特尝试。红楼梦全本近百万字,要浓缩在短短的电影篇幅之内,必须要相当精妙地提炼和取舍。

  导演在这部戏里面,就选择了几个最经典的情节,作为贯穿全剧的主线,强烈的跳跃感,大量留白删繁就简,抓住情感最深邃最浓烈的部分。导演还是提炼出了宝黛爱情这一条主线,从相见到相知、相爱、相离四部曲,人物命运的变化更有一种起起落落的感觉。这样的创作方法运用在普通的故事片电影当中,会造成叙述的断层,打扰观众完整的审美过程,然而在这部古典主义的戏曲电影中,却巧妙地形成了一种“间离”的审美效果,让观众在情同身受的同时又能够抽离出来,冷静地审视人物、叩问命运,从而引发更深层的观影思索。

  比如在“元妃省亲”这一场戏,一开始大观园中金碧辉煌,元妃一袭华服艳光四射,在场所有人穿着喜庆的大红色伏地跪拜,一片锦绣繁华的热闹景象。三呼万岁,崇拜权贵的在我们的生活里再熟悉不过了。导演在此处却别具匠心地用了写意化的处理,利用电影手法,随着宝玉心绪的变化,镜头一切,光线忽暗,前一秒还灯火通明的庭院瞬间变成了一个冰冷落寞的荒原,那些喜庆的面孔、逢迎的笑容瞬间凝固仿佛木乃伊一般。宝玉从一片无声无色的寂寞庭院穿过,似乎进入了一个精神世界,不解地看着这些对权贵和财富膜拜的人,这时画外响起了那首《好了歌》“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金银忘不了,终身只恨聚无多,聚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娇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此处强烈的对比,既烘托出了宝玉复杂的心绪,又刻画出了对社会和人生最初的感悟,同时,两个世界反差氛围的营造,也加深了观众对于繁华和落寞二者的思辨。这时,我们似乎会忘了《红楼梦》,而感怀于我们曾经那么熟悉的历史和现实。

  五十年前的越剧版《红楼梦》无疑已成经典,不论是王文娟和林黛玉形象,还是唱腔中的“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但人们似乎对经典也保有不满足感,于是就有了各式版本一次次的重拍。这一版昆曲《红楼梦》如果说区别于前者或其他版,创作者最大的立足点就在于,不仅仅表现宝黛爱情,而是把更多的笔墨着眼原著中对社会和人生的种种感受和感悟,立足于宝玉入世出世这场大梦中的省悟,同时又融入了编导对这部名著极具当代性的读解。所以从这个层面上说,这一版的《红楼梦》更具文学性,更具思辨性,更接紧于曹雪芹的原著人文精神,对于一拍再拍的各种版本的《红楼梦》而言,这一版《红楼梦》无疑是特树一帜的,是一次十分难能可贵的超越。

  我国古典戏曲魅力毫不逊色于西方的音乐剧,而《红楼梦》对古典名著的诠释也不输给英国的《悲惨世界》。如果说音乐剧电影《悲惨世界》是一部场面宏大、充满悲壮气氛的史诗巨著,那昆曲电影《红楼梦》则是一部细腻婉约、令人感动回味的古典主义爱情悲剧,二者气质大相径庭,一个是抛洒热血的理想主义、一个是依依带泪的一往情深,却同样带给人极致的审美体验。所以无论是国外还是本土,不论是古典还是现代,不论是商业还是艺术,我们对于好作品的诉求永远是那么简单,就如同《红楼梦》带给我们的——唯美的感官体验与深刻的心灵触动。


    责任编辑:张露汀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600年昆曲 200年红楼梦 100年电影 2015-07-14 07:42:41
v 昆曲电影《红楼梦》难觅知音? 2015-07-13 07:40:53
v 西游路上的林黛玉 2015-07-09 07:59:57
v 3年打磨《红楼梦》 7月银幕看昆曲 2015-06-25 08:06:04
v 昆曲电影《红楼梦》墙内外飘香 2015-06-25 07:38:26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