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从三座碑石看唯美作家王尔德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06-12 07:56:16  来源:文汇报  


位于拉雪兹神父公墓的布满吻痕的王尔德墓碑。

  布满吻痕的王尔德墓碑

  当然,最令人感叹的是他生命的最后三年。1897年5月,两年的刑拘期满,王尔德获释。这时的他,众叛亲离,身体孱弱,穷困潦倒。他觉得无法在伦敦生活,又无颜面返归都柏林,只有亡命欧洲大陆。他只身来到巴黎,隐姓埋名,租住在一个邋遢的小旅馆,断绝一切社交活动。寂寞难耐之中,他曾同妻子联系,期望破镜重圆,但没有成功。后来,道格拉斯赶来,两颗孤寂的心一度相互慰藉,但不久又分道扬镳。王尔德只有以酒浇愁,清醒时回忆狱中的痛苦生活,完成长诗《里丁监狱之歌》。这是他文学生涯中的绝唱,由另一位不忘旧情的男友罗伯特·罗斯帮助,使用化名出版。

  生活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使王尔德再也难以活下去。他孩提时曾在英国国教新教堂受洗,但成年后很少去那里。在生命的最后时日,他在罗斯的帮助下皈依天主教。精神虽稍得疏解,但身体却垮了下来。1900年11月30日,他因患脑膜炎客死巴黎,终年四十六岁。陪侍在他病榻之侧的,只有罗斯和另一位朋友。

  罗斯手头不大宽裕,只好在巴黎郊区寻得一块最普通的墓地,草草将他掩埋。九年后,作为文学经纪人,罗斯通过出售王尔德作品版权筹集到一点钱,才在巴黎城内著名的拉雪兹神父公墓购买了一块十平方米的地皮,将他重新安葬。这时,一位对他崇慕已久的女性匿名捐款两千英镑,希望为他在墓前竖立一块石碑。

  作为王尔德的第三块著名碑石,其实就是他的墓碑。墓碑由英国著名雕刻家雅各布·爱泼斯坦制作。经过反复琢磨,他挑选了一方重达二十吨的乳白色花岗石,采用王尔德诗作《斯芬克斯》的意念来设计。《斯芬克斯》发表于1894年,描述一个学生面对一尊仿制的狮身人面像,想起古埃及、亚述和希腊的神话传说,追忆这个贪恋性爱的怪物与一些王公和魔兽的淫糜生活。爱泼斯坦将石材劈削成高逾两米的方形石板,下面的底座上镌刻王尔德的名字,上面的碑体上雕制一个天使。天使面目清秀,头戴峨冠,全身赤裸,双腿微屈,两臂向后平伸。两臂上生有又宽又长的翅膀,带动整个身躯呈飞翔状。这个天使一般认为是暗喻墓主,但我国著名文学家朱自清在其《欧游杂记》中却说,墓碑上雕着一个大飞人,“雄伟飞动,与王尔德并不很称”。那么,这个天使形象的真切涵意究竟为何,则是言人人殊。有人认为,王尔德是“一位玩世不恭的才子”,墓碑上的雕像“把他的聪颖和愚蠢、傲慢和屈辱、骄奢和贫困表现得淋漓尽致”。也有人认为,王尔德是“同性恋受害者的先驱”,而随着同性恋被普遍接受,雕像旨在把他表现为“一种特殊爱的文化偶像”。孰是孰非,无法判断,给进一步解读王尔德这一特殊历史人物留下了无限想象的空间。

  墓碑用三年时间完成,从伦敦运往巴黎后遇到麻烦。法国警方和公墓管理当局均认为,墓碑上的雕像全裸,不宜公开展示,必须用苫布遮盖起来。后来,几经交涉达成妥协,整体不必遮盖,只需将男性生殖器用一块像蝴蝶一样的铜片覆盖。这样折腾来折腾去,直到1914年墓碑才在拉雪兹神父公墓正式示人。可是,示人不几天,雕像上被覆盖的生殖器就被人砸掉。什么人砸的,不得而知。人们只知道,砸下来的那块石头,后来出现在墓地管理人员的办公桌上,当作镇纸使用。不管怎么说,墓碑总算保存了下来。1950年,罗斯病逝,按照其遗愿,其骨灰安葬在王尔德的墓穴中。

  时迁风易。昔日对王尔德的鄙视,早已化为同情,甚至崇敬。他那长期冷清的墓地,日益热闹起来,成为粉丝和游客的朝拜之地。他们开始是献花,后来是在墓碑上用各种文字留下赞美的涂鸦,画上追慕的心型图案。近年,有传闻说,亲吻他的墓碑,留下吻痕,能增强性爱能力。于是,一些游客就在双唇涂上厚厚的唇膏,用力亲吻墓碑,把鲜明的红色吻痕印在上面。据墓园管理人员说,吻痕中的油渍渗入到碑石中,很难清洗,长此以往将造成碑石的损毁。王尔德在世时曾感慨:“一个吻可以毁掉一个人的一生。”现在,一个吻则有助于毁掉他的碑石。因此,2011年11月,在他逝世一百十一周年前后,墓碑上所有涂鸦和吻痕均被清除,同时在墓碑四周修筑一道钢化玻璃护栏,使游客只能看到而不能触摸碑石。墓碑前还嵌放一块石板,用英文和法文刻着这样的提示语:请尊重对奥斯卡·王尔德的怀念,不要损毁墓碑。

  这座墓碑是王尔德所有纪念性碑石中最值得珍视的一座,已被爱尔兰和法国有关当局宣布为“历史性纪念物”,受到法律保护。彳亍碑前,我感到,王尔德虽为爱尔兰人,但其影响已远远超出爱尔兰。他的成就不仅在于创作了对西方现代文学发生重要影响的唯美主义小说,更在于创作了几部对现实生活讥诮嘲讽的社会喜剧。他与其同时代的另一位爱尔兰杰出剧作家萧伯纳虽不能相提并论,但他们确实是以各自不同内容和风格的作品,为爱尔兰乃至英国戏剧的复兴作出了重要贡献。因此,对他的人生和创作尽管还存訾议,但他仍是公认的欧洲文学史上一位特色独具的重要作家。


[1][2][3]页

  作者:高秋福  责任编辑:纪敬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