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怪书奇人,你何必非要懂

《塞拉菲尼抄本》作者访华记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06-12 08:44:04  来源:北京青年报  

  与众不同的版权所有者

  开放现场提问前,主持人在主办方的要求下,问塞拉菲尼对中国盗版的意见。他说,在意大利,第一版问世后,因为价格昂贵,不少学生下载电子抄本进行黑白打印用来传播。“当然,质量不好,这是为什么我们决定在15年之后再次印刷的一个主要原因。我想说的是,出现盗版的原因,是因为人们对知识有需求,是应该被理解的。人们应该寻求一些新的方式来处理这个问题。而不是说,制裁盗版,送他们入狱。”

  首都版权产业联盟的韩志宇先生推了推老花镜,站了起来。“这个塞拉菲尼先生确实与众不同,对待盗版问题,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权利人。按照主办方的要求,我来表几个态。作为一个专业版权组织的负责人和一名长期从事版权保护工作的老战士,对于盗版书,我除了觉得很痛心之外,也觉得没面子,丢人都丢到外国去了。”这位“老战士”对着演讲稿说了很多,意思是,一定要解决《塞拉菲尼抄本》盗版问题。

  随后,观众提出许多带有魔幻色彩的问题,诸如:“这本书应该是您潜意识非常直接的一种流露,请问这有什么意义?”“您对神怎么看?”“您最想告诉这个世界的故事是什么?”……还有一位读者提出,想听塞拉菲尼朗读一页书,老爷子笑笑说,“做不到,做不了!你可以试一试!”孟京辉拿起话筒,开始了朗读。很多拟声词混杂的一段朗诵后,现场爆发出笑声。

  随后的一整天,塞拉菲尼接受各家媒体的专访,在被多次提醒自己的年龄、创作灵感、创作逻辑、如何解读之类的问题后,他显得很疲惫,他和别人说,自己有些难过。

  单纯的孩子和“不识趣”的成年人

  6月8日这天傍晚,北京的高考如期结束,中央美术学院校园里首届露天展出的毕业设计展提醒大家,相聚的时间不多了。塞拉菲尼应邀来此,做最后一场公开活动,教室里挤满学生。头发染成蓝色的央美绘本创作工作室教师田宇担任此次主持。一开场他就说,不想把此次活动弄得很正经,很学术。“我在央美教书,了解孩子们,只有学生觉得有趣才会深入其中。”老爷子点点头,问田宇能不能拿他的手机放一首歌,塞拉菲尼把扬声器对准麦克风,披头士乐队的《穿越宇宙》响起,是为开场。

  屋子里很热,同学们和老爷子的交流也很欢脱。有人问他是不是有第六感,能感知地外文明。他说,也许我们才是外星人,坐在一个宇宙飞船中,走向未知的世界。有人问他有没有把抄本改编成影视的想法,他说,更希望其他人使用抄本,获取自己的灵感,《塞拉菲尼抄本》的使命就是每个人用想象力找到自己的抄本。有人问他何时终结这本书,有没有打算续写。他说,这是一个开放的作品,近年来他添加了一个章节,同时希望有艺术家将自己的作品加入其中,让《塞拉菲尼抄本》变成属于所有人的书。“对我来说,《塞拉菲尼抄本》是一个使命——让它成为所有人的书。不管你是否识字其实都是一样的,大家可能都读不懂这本书,除了这个小女孩。”他指着台下一个穿粉色连衣裙的小女孩。她喜欢塞拉菲尼爷爷,也是这本书的忠实粉丝。老爷子笑着说,“因为孩子是可以理解这些东西的。这个世界需要想象力,想象力是这个世界的灵魂,它可以带大家回到自己的孩童时代,也可以让每个人延伸到整个宇宙。”

  最后的一个问题,主持人示意留给这位小姑娘。“你有什么问题问这个爷爷吗?”

  “我没有问题!”小女孩说。

  “这是给予《塞拉菲尼抄本》的最好的礼物。”田宇在做结束语:“关于塞拉菲尼,我们有无限想要了解的东西,不管是专业上的还是知识类的,不管是对作者生活的窥视,还是对未来的渴望,然而只有孩子,可以完全沉浸在作品里,因为他们单纯,而我们早已把这样单纯的东西,丢了很多。”

  忽然一位成年观众举手,说有一个问题必须要问。在她说完埃舍尔、达利等一系列画家的名字后,提出了自己的关于灵感来源的困惑。她最后补了一句,“我很想知道您的答案,呃,没错,可能我就是一个不识趣的成年人。”

[1][2][3]

  作者:张知依 黄亮  责任编辑:张露汀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