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李滨声:年轻的九秩漫画家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06-03 07:48:24  来源:北京日报  

  乙未羊年,李滨声先生跨入九秩寿辰。《北京日报》副刊部的几位编辑及一众作家朋友,前往看望。从城里去昌平北七家的路上,车行中,滨老(无论是报社领导还是年轻编辑,都尊称他为“滨老”)打来电话问到哪儿了,听说我们快到了,他朗声说:“茶水已经沏上啦。”


李滨声近影

  90岁的顽童“泰斗”

  西谚云:一个老人是一部书。中国有句老话: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当我提笔要写“李滨声”三个字时,自己先忍不住乐了——他肯定先纠正我文章的题目,说:“九秩就是90岁,我到今年6月2日才算进入90岁呢,现年89岁。”报纸如果就这么登了,他也不在意。我介绍说,滨老是我国漫画界泰斗级的大师,他纠正道:“我是原《北京日报》美术组的编辑,画点儿插图。”他不说美术部,说组,因为那时候美术组还没升格为部呢。

  滨老确像一部书,内容厚重、文字严谨,经他纠正过的,一般就可以写入正史了。举例:我在长途跋涉的旅途中,为了给大家提提神儿,就讲报社的一个笑话,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报纸印刷还要人工拣字排版,而且字模是倒着的。一篇报道中把北京市副市长、历史学家吴晗的名字弄成了“吴哈”,错了。第二天更正:“本报昨日一版消息中副市长吴哈,应为吴哈哈。”又错了!车上的人大笑,困意全无。我接着讲,只好再更正,第三天报纸登出来了:“重要更正:昨日及前日本报消息中副市长吴哈及吴哈哈,系吴晗。”吴晗同志实在忍不下去了,打电话来责问:你们知道系当什么讲吗?我不还是吴哈哈嘛!全车人笑翻了,我还没讲完,接着还有呢。报社领导让值班的李主任写检查,老李写了份检查,交给总编辑。总编辑看了一眼,说:“拿回去重写!”老李很不情愿,说,您还没看呢,怎么就叫重写呢?总编辑用手指敲了敲那份检查稿,老李一看,不说话了,自己把那份检查拿走了。原来,他写的题目是《关于我的粗大叶的检查》,又丢了一个“枝”字儿!大伙儿笑够了,纷纷问滨老,是真的吗?滨老说,确有其事,但后边的段子是培禹杜撰的。而且,吴晗同志没有打过电话,值班的主任也不姓李。偏偏作家陈祖芬听不够,活动期间一有空隙,就要我把这段子再讲一遍、再讲一遍。我一讲,瞎编的成分就更多了,逗得祖芬直不起腰来,全车人跟着大笑。此时的滨老不再纠正我,也包容地笑着……

  说到宽厚、包容,又得说个笑话了。头年春节前,我突然接到滨老发来的短信:“各位亲朋好友,我人在呢。近日央视戏曲频道播出的一档节目,把我说成已故了,有人来电话欲言又止,有老友要登门表示哀悼。怕麻烦各位,特告一声:人在呢。李滨声”后来,央视和剧组的制片人郑重地抬着大花篮登门道歉。那场景我是听朋友转述的。滨老没想到有人来道歉,兴师动众的一干人进屋了,有位先生见到滨老二话不说,扑通一下跪下了,滨老吓一跳。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后,滨老赶紧安慰来人,诙谐地说:“我还以为拜师的来了呢。”

  谈笑间,汇晨老年公寓到了。

  见到滨老,大家格外高兴,都话多,老学究朱小平兄要不时出来维持秩序才行。先是作家陈援打开笔记本电脑,上面有武生泰斗王金璐老先生问候滨老的视频,让滨老眼前一亮。史学家毛佩琦教授献上一幅书法作品,青年评论家李静带来了自己刚出版的新书,小美女杨思思更是来了段梅派青衣“凤还巢”,滨老连声称好。我则按老礼儿拎上一个饽饽匣子,衷心祝福90岁的滨老和他87岁的妹妹新春快乐、羊年大吉!终于轮到滨老了,他说,你们来看我,我特别高兴,我准备了一个“致辞”。说着,他就打开抽屉,伸手去摸。摸了一会儿,说:“找不着了。”大伙儿忍不住大笑。滨老说,我就脱稿儿说几句吧。他的“致辞”真是准备过的,像往常一样的风趣、幽默、亲和,特别是给日报副刊部的几个人每人说了一段话,我们的资深编辑美女陈戎一激动,回答的是:“得令!请滨老放心。”

  笑声中,毛佩琦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包袱皮裹着的“宝物”,轻轻打开,是一本书——北京出版社1956年出版的李滨声漫画集《喧宾夺主》。他翻开,展示扉页,只见滨老的墨迹:“送给毛佩琦小弟弟 李滨声”。大家惊呼道,近40年啦!保存得这么完好,这要是拿到拍卖会上得炒多高的价呀!滨老凑趣地说:“这本书我都见不着了,属孤本。现今要是拿到拍卖市场上,怎么不得——”大家等着他的报价,滨老五指一伸,“怎么也得这个价——五块!”

  嗨!大家都笑了,这个90岁的顽童“泰斗”!

  40年沧桑转瞬而过。当年给李滨声出书的编辑早已“失联”不知去处,但今天的北京出版社出版集团暨北京出版社没有忘记这位老作者、老漫画家。他们要在滨老九秩之年即2015年,为他出版一本新书,暂定名为《李滨声插图精选集》。为什么叫“精选”?因为他画过的插图太多了,浩如烟海。让我惶恐的是,出版社的老编辑、资深出版家杨良志先生,把编辑此书的重任托付给了我。

  无法推托,心事重重。我不时要用“比我还年轻”的滨老作楷模,激励自己,打起精神,努力工作。

第[1][2][3][4][5]

  作者:李培禹  责任编辑:纪敬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李滨声九十寿辰“玩味人生” 2015-06-03 07:29:19
v 我给李滨声“当托儿” 2015-02-28 08:04:11
v 李滨声民俗画展现“老北京” 2014-09-28 07:38:25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