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蒙卡奇:因甜蜜而唯美 因焦虑而真实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02-17 08:13:13  来源:北京青年报  

  1882年,时年71岁的“钢琴之王”李斯特为他的一位忘年交友人创作了一首作品——匈牙利狂想曲第16号,享受这份殊荣的人时年不足40岁,他就是匈牙利画家米哈伊·蒙卡奇,也是正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展出的“蒙卡奇和他的时代:世纪之交的匈牙利艺术”展的男主角。

  当我以咫尺之距站在蒙卡奇的画前时,扑面而来的是浓郁的情感和唯美的画面,无论他本人曾多么焦虑或忧郁。他的作品,无需任何解释便能打动观者,理由?因为真实,所以感人。

  身为一个自幼父母双亡、寄养在叔父家的苦孩子,蒙卡奇幼小的心灵便对亲情的淡漠、生活的残酷有着最刻骨铭心的体会。而孩童时期的悲惨经历,虽然最终成就了他的艺术,但内心的伤痛、不安和焦虑却也如影随形地“尾随”了他的一生。

  蒙卡奇的人生,注定与艺术结缘。在叔父给出的裁缝与木工两个选择之间,11岁的小蒙卡奇选择了后者。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哪懂得这两个职业的未来走向?他选择的原因只是因为木匠能用刷子刷漆。而最终,他靠着比木匠刷子小很多的画笔为这个世界创造了无数精美绝伦的艺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从事绘画,是他的宿命。从11岁做木工学徒开始,小蒙卡奇的眼中关注的就只有两个字:真实。

  他爱读裴多菲的诗歌。尚未成年,且未受过正规教育的他之所以能被打动,是因为那些激昂奋进的诗句反映着他身处的19世纪匈牙利的社会现状,这一切就是他每天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1867年,蒙卡奇在巴黎世博会看到库尔贝的作品,对于蒙卡奇而言,就像是一簇火星喷溅到他心中早已萌芽的草原,从此点燃了他的艺术生涯。蒙卡奇为什么会对库尔贝的作品过目不忘,进而受其影响创作了改变他命运的《死囚的最后一日》?因为他从库尔贝的作品中发现,这个狂妄不羁的法国人竟然和他有着同一个视角。

  “如果你想要作画,你永远不应该抄袭……我随时创作,运用着我的想象作画……不论何时,每当我有所迟疑或是需要指示时,我就向大自然求教。”这是蒙卡奇在还未开始正规绘画创作前写下的一段日记。此时的他,根本没机会接触到库尔贝的“写实主义宣言”,但他对自身绘画风格的定位却与库尔贝的理念不谋而合。

  尽管历经苦难的童年,但蒙卡奇眼中的世界依旧是美的。他热爱描绘大自然,因为自然风光最为纯粹,他能从美景中寻求心中的宁静。1873年的巴比松之行给蒙卡奇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视角,一种不同于反映现实生活中劳苦大众的写实——用画笔展现大自然真实之美。自此,蒙卡奇的艺术不再拘泥于他赖以成名的、略感“苦大仇深”的写实风格,优雅纯粹的大自然风景之美开始走入了人们的视野。

  创作题材的改变往往源于生活和个人心态的转变。蒙卡奇之所以开始表现他眼中世界的美好,是他的婚姻起了巨大作用——蒙卡奇的夫人、前男爵夫人茜茜莉亚对此功不可没。除了给予蒙卡奇在生活上无微不至的关怀之外,他们的婚姻还直接将自幼受苦的蒙卡奇领入了上层社会。移居巴黎的几年不仅是蒙卡奇人生中最稳定、幸福、安逸的一段时光,而且,他在个人风格转型之时还赶上了“沙龙画”的风潮。创作这些反映巴黎上流社会日常生活的唯美画作让蒙卡奇名利双收。他的写实主义作品是他的“金字招牌”,但大量精美淡雅的沙龙画才是他最受欢迎的“商品”,订单不断、销量极佳,足够支付他在巴黎寓所庞大的日常开支。换作大多数人,或许就会沉溺在成功的喜悦中忘乎所以,但蒙卡奇没有。自小历经磨难的他,在其内心深处始终认为他的艺术不应停滞于此,应该创作带有更深层含义的作品。这,才是一位纯粹艺术家的追求。

  蒙卡奇的艺术,是充满人性光辉的。虽然画面的基调永远是阴郁的,但所有主题创作中主人公的形象却从未表现出绝望,意义深刻,且充满正能量。如成名作《死囚的最后一日》,画面中即将面临死刑的革命者仍心有不甘,双拳紧握视死如归。也只有亲眼目睹过革命的过程,并在社会最底层打拼过的蒙卡奇才能抓住这个瞬间,来诠释一个革命者宁死不屈的状态,因为感同身受。

  又如主题性创作《弥尔顿口述失乐园》。画面中的弥尔顿面色凝重,右拳紧握,口中念念有词,正全神贯注地给他的三位女儿口述他的传世经典《失乐园》。他身旁的三个女儿,神态各异,却也聚精会神地聆听或记录着父亲的话语。

  显然,蒙卡奇的出身根本无法和弥尔顿相提并论。身为英国文学史上伟大的诗人之一,剑桥毕业的弥尔顿也属于家境和自身天赋兼具的才子。但他和库尔贝一样,并不安于宁静的田园生活,勇于投身革命,极力反对查理一世,拥护人民自由。日夜劳顿的繁重工作使得他不久便双目失明,保王党夺回政权后,弥尔顿也因受牵连而入狱。待出狱后回归田园生活,并最终创作出了被世人誉为和《荷马史诗》、《神曲》并列的西方三大诗歌之一的《失乐园》。

  人与人之间产生共鸣,往往是有过相同的经历或者观点而一拍即合,进而获得灵感的。开始接触到弥尔顿的作品时,蒙卡奇正饱受自身健康恶化的困扰,幼年做学徒时落下的病根儿如影随形地困扰着他,还有头痛、焦虑等由于精神压力过大而导致的综合症状。由此,他对弥尔顿在失明和孤独中的挣扎和最后的死亡十分有感触,也从弥尔顿饱经坎坷的命运中得到了启迪。

  很多大师都有着惺惺相惜的知己,蒙卡奇也不例外。匈牙利最伟大的音乐巨匠弗朗茨·李斯特便是蒙卡奇的忘年交。两人相差33岁,却因各自艺术领域中所获得的巨大成就而相互敬仰。蒙卡奇在他22岁还未成名之际便为时年55岁、享誉古典音乐世界的李斯特画过一幅肖像。蒙卡奇创作此肖像画的精妙之处在于,他巧妙地将所有观众的目光聚焦到李斯特的脸和双手。画中的李斯特已过中年,坐在钢琴前的他一身神父装束,虽然头发已经花白却依旧留着年轻时他那引领时尚潮流的长发。100多年前的李斯特,地位就相当于今天足球世界中的大卫·贝克汉姆,绝对是古典音乐界当之无愧的“超级明星”,一举一动备受瞩目且万人效仿。蒙卡奇对于李斯特的脸部进行了高光处理,突出了他那神色威严却又透出一丝安详与和蔼的神情。而对于他那令万人敬仰的职业,蒙卡奇用另一束光“点亮”他的双手,也意味着“钢琴之王”一切的魔幻与神奇都来自这双修长的双手。艺术当中,音画互感。大师笔下的大师,传神之外,更传递出一份难能可贵的敬意和尊重。

  而就在十余年后,近40岁的蒙卡奇也已功成名就。已入晚年的李斯特“投桃报李”地回赠给蒙卡奇一首他创作的作品。李斯特这首“匈牙利狂想曲第16号”的主旋律引用了一段匈牙利民歌,也是蒙卡奇最喜爱的旋律。为了向蒙卡奇给整个匈牙利民族带来的荣耀致敬,此曲在布达佩斯的一个节日上进行首演。这般殊荣,凸显出匈牙利历史上绘画与音乐两位最伟大艺术家那份包含敬畏之心的惺惺相惜。对于一个自幼父母双亡的孤儿蒙卡奇来说,应该是他56年艺术人生中最大的褒奖。

  蒙卡奇的一生获誉无数,但他的内心却始终是焦虑、矛盾的。任何人都向往美好,蒙卡奇也不例外。从他优雅唯美的沙龙画、描绘大自然的风景画中我们都能看到他对生活的热爱和对宁静平淡生活的向往。沙龙画虽然是描写当时巴黎上层社会的写实作品,实则却是蒙卡奇心中生活的理想状态。然而,由于他儿时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家人的关爱,并在学徒期间饱经磨难,这些在社会底层打拼的经历既成就了蒙卡奇的艺术,也注定了蒙卡奇一生的阴郁基调。他关注真实生活,愿意去描绘眼前看到的一切,因此他的笔下既有美的享受,也有感同身受的苦难。蒙卡奇艺术上的巨大成功也给他带来了思想上的沉重负担,这个压力并非来源于外界,而是自身。对他来说,保持声望比赢得声望更难。20多岁一夜成名之后,他的思想始终背负着重压,甚至曾试图跳楼自杀。他最终去世的原因,源于他学徒时期的病根,也源于他巨大的精神负担。1897年,被精神恍惚症状困扰了数年的他住进了精神病院,并于1900年去世,享年56岁。匈牙利为他举行了国葬,数十万人前来吊唁。这位匈牙利最伟大的画家如今便长眠在首都布达佩斯科瑞佩斯公墓中。


  作者:王加  责任编辑:黄玉红(QC0005)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蒙卡奇艺术展开幕 2015-01-30 07:38:04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