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废墟摄影”,当时间成为视觉审美的主角

海外废弃宫殿、剧院、公寓被拉入取景框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02-09 08:33:15  来源:文汇报  

  摄影师朱莉亚·索利斯涉足全美和欧洲的160家废弃剧场,力图展现那些“繁华散尽后的落寞”。在她看来,一些事物在衰落时反而最能展现其本质。“岁月让建筑褪去所有装饰技巧,显露出内在与脆弱,让人感到亲近。”

  朱莉亚·索利斯拍摄的荒废美国剧场。该剧场位于印第安纳州盖里市,随着当地工业的衰落,逐渐被废弃。

  美学家朱光潜说:年代久远常常使一种寻常的物体也具有一种美。有人说,“时间”才是废墟摄影作品中的真正主角。“这些场所如同时间静止的孤岛,封存曾经的声色,呈现物质与时间交错的主题”对于《寂静》的评论似乎可以套用在所有废墟摄影作品身上。《寂静》中有一张具有“画中画”韵味的作品特别扎眼,这幅叫做《See the Disaster》(《看见灾难》)的作品,拍摄的是美国一家废弃旅馆,从旅馆巨大的长方形窗户看出去,是车流不息的公路与鳞次栉比的公寓。一边是落寞的废墟,一边是热烈的生活,它们彼此装点;一边的时间似乎永远停止了,一边却依旧不断向前,它们完成了一次对照,一场跨越时空的深情对望。

  对钟情于废墟的摄影师而言,废墟就像一本历史书,在它们身上能够读到对于战争、消费主义、工业文明的种种反思。废墟带给人们的审美层次是丰富的,但是读它们需要直面的勇气。“废墟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它能够提醒人们注意过去的愚蠢与失败,能够唤醒人们记忆中的历史片段,能够告诉人们一个真理: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永恒。能在同一座城市中看到有趣的废墟与充满创意的现代建筑和谐相处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就像柏林与那不勒斯。”一位废墟摄影师说。


托马斯·乔瑞昂拍摄的公寓与旅馆废墟,和窗外的城市景观相映成趣。 

  在摄影学者林路看来,废墟摄影这一潮流在近两年的集中涌现,展现了一种审美多元化的发展趋势,同时也体现了人们对视觉美感背后历史厚度与哲学深度的追求。“废墟摄影作品是有余味的艺术,体现出不再局限于唯美与完整的审美走向,人们被画面所激发的情感与思索具有更大的价值。更难能可贵的是,废墟具有时间的开放性。同时向着过去与未来两端,它们寄托着人类对于怀旧的情怀与过往的认知,同时在过去的经验中,帮助我们重新认识未来的空间与走向。”

  有人说,“废墟”不仅是遭遇破坏的建筑物残留,也是一种文化的断层、记忆的破裂与时光的流转。不管废墟曾经承载的是庸常岁月还是英雄梦想,它们都遭受着来自两个阶段寂寞与喧嚣的对比,并且以一种妥协的姿态,还给历史一个落寞的背影,归于寂静。

  “废墟里行进停止了,时间悬浮了。”一位作家曾如此感叹废墟的妙处,然而究竟是废墟遗弃了历史,还是历史遗弃了废墟?正是这道难解的谜题成就了“废墟美学”的厚度。

[1][2][3][4]

  作者:张祯希  责任编辑:纪敬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