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微时代下的艺术媒体从业者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01-23 08:19:24  来源:北京商报  

  相对于艺术圈内的画廊机构、艺术家和各种门类的作品来说,艺术媒体是个相对低调许多的存在,早些年市场火爆的时候,广告软文的硬需求可以让一本艺术杂志生生地变成一本画册,这种现象如今已经很罕见了,每个媒体都会针对市场和环境的变化找到自己最坚实的立足点和话语权。随着微信公众号的到来,传统的杂志和网站似乎要面临不可知的变化,是坚守、转型或是寻找新的出路,且听三位圈内资深从业者讲述他们与艺术媒体一起成长的心路历程。

  《艺术界》资深编辑赵梦莎:

  “宁可高冷也不要伪善”

  《艺术界》作为业内一本双语当代艺术杂志,既时髦又严肃。两个月的出刊频率少了时间节点压力,不追求“短平快”,更严肃的研究、写作,要求编辑们对自己权责内的每一项工作都不能怠慢。赵梦莎的日常工作包括写稿、约稿、审校翻译、责编,以及网站和微信等新媒体的编辑工作……听上去并不轻松。背靠现代传播集团解决了杂志很大一部分的广告压力,只销售“硬广”不刊登软文无疑使编辑的工作更有尊严,用赵梦莎的话来说就是“没有姿态是危险的,所以宁可高冷也不要伪善”。

  随着各种新媒体、自媒体的出现,双月刊的频率在外人眼里似乎太慢,无法对艺术行业内高节奏层出不穷的各种现象做出及时的回应,再加上《艺术界》极高的印刷成本,和种种纸媒已死的危言耸听,微信公众号是必须要有的,但关于新旧媒体之优劣,面对微信后台不理想的转发数字,赵梦莎放出一句不知道算不算赌气的话:“新媒体总是要旧的”。她认为媒体的变化与市场的催生无关,是一种自我更新的自觉性,“今天的文字就是明天的档案,我们的工作要放置在更远的未来看才会注意到它的意义”。

  赵梦莎从鲁迅美术学院毕业后踏入艺术媒体,今年已是第六个年头,在《艺术界》工作也有近四年的时光。她坦言选择艺术媒体工作是因为对艺术一直有着偏执的爱,而媒体的身份恰好是一个系统内比较游离的角色,这样的身份也给予言论一定的豁免权。对她来说,编辑绝对是磨练心性的职业,耐得住琐碎、繁复、疲劳、浮华,被工作打磨感觉也不是什么坏事。

  谈及工作的待遇,赵梦莎说,媒体本身就是一个跟钱无甚缘分的职业。文字能制造的价值毕竟不能直接商品化。似乎不满足于工作身份的她还与朋友们组建了一支名叫“Arty Bitches”的乐队,目前已经有了三场演出。“Arty”可以理解为“艺术的”,也可以是“附庸风雅的”,或许也是对她职业身份的自我调侃。

  “我或许不会立志终身做编辑,从葛玲坐到牛大姐。现阶段的工作还能为我提供给养,带来新鲜感。《艺术界》团队人员虽然几经变化,但始终都有优秀、可爱的同事,暂时好像没有什么要离开的理由。”赵梦莎说。

第[1][2][3]

  作者:周晓  责任编辑:张露汀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