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蒋兆和福祸相倚《流民图》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4-12-16 08:51:45  来源:北京青年报  


本组图为《流民图》局部

  他屡次以“秃笔”来比喻自己的艺术,因其苦涩,亦因其平凡。蒋兆和感受人间的痛苦,作为一位艺术家怀抱“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悲怆之怀,以画笔愤写人生,崇高而悲凉,将艺术上升到社会,进而转向人生。

  近日在国家博物馆展出了“不尽丹心——蒋兆和诞辰110周年纪念特展”,展览汇集了百幅蒋兆和的作品,其中有多件作品在国内是首次展出。从现今看来,蒋兆和最具有历史意义的作品主要集中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之前,五十年代之后的作品不管是出于“文革”影响,还是年事渐高,眼力、腕力皆不济的原因,水准都处于下降的状态。

  蒋兆和与平民有着感同身受的天然关联。他出生于四川泸州,自幼家贫,虽生于书香世家,但其父蒋茂江因吸食鸦片致使家道败落。蒋兆和的母亲原为丫鬟,嫁给蒋茂江后面对不堪的家境心灰意冷,吞服鸦片自尽。面临家破母亡的悲惨局面,年幼的蒋兆和从十岁开始就凭自己善画的手艺闯荡谋生,到处为人写像赚钱,接触了社会最底层的人民,也亲身体验了平民百姓生活的疾苦,因此对于当时的国运民生有着极为深刻的体会。

  所以,我们再来反观他在新中国之前创作的与劳苦大众息息相关的作品,便不难理解其为何具有如此震撼人心的冲击力。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蒋兆和以真善美为最高理想,对生活在日本军国主义统治下的大众深切同情,凭着艺术家的良心用画笔倾诉屈辱,呐喊尊严。他创作了一系列以普通大众为题材的精彩作品,以生动的笔墨刻画出各色典型的平民形象,如《卖小吃的老人》、《朱门酒肉臭》、《阿Q像》、《卖子图》、《一篮春色卖人间》等,都是这一时期的优秀作品,以及那幅不得不提的旷世之作——《流民图》。

  《流民图》的创作与流传,堪称离奇曲折。1942年6月至9月,蒋兆和在北平东城南小街北口竹杆巷的一所四合院内创作完成了具有史诗气质的作品《流民图》,画作高2米,宽26米,画幅之巨大绝无仅有。整幅画面笔墨侧重营造悲怆的氛围,宣泄愤慨的情绪,作品中人物与真人几乎等高,缩短了艺术形象与观众间的距离,使观者有如置身画中,具有强大的艺术感染力,成为为民写真的现实主义杰作。《流民图》1943年10月29日在北平太庙首展,但当日便遭到日伪当局的禁展;1944年春,上海举办捐画展,蒋兆和与其新婚夫人萧琼女士应邀携《流民图》欣然前往,没想到被变相没收,后遗失了前半卷。1953年,找回《流民图》残存的半卷,1957年又赴苏联展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又多次展出直至1998年萧琼将《流民图》捐献给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

  《流民图》的命运似乎就是蒋兆和自己人生的写照,起起伏伏,带给他荣誉,也带给他危机。当时北京城的名门闺秀,名医、书法家萧龙友之女萧琼,就是因为这幅旷世之作,才愿意嫁给当时已经四十岁并一无所有的穷画家蒋兆和;蒋兆和又因为创作时与汉奸集团的几次交往关系使得他后来多次被审查、批斗,几近自杀。当蒋兆和走投无路时,徐悲鸿解释前嫌, 重新聘用他为学院兼职教授……这一切都是因为《流民图》。蒋兆和在民族危亡的年代,以苦涩的人生体验和饱蘸深情的沉重画笔,创作了《流民图》,留下了具有时代烙印的重要作品。

  从蒋兆和的绘画看来,现实主义并不是一种画面格式、一种表现语言、一种象征,更多的是进入人生命的一种关照,是关注人本身。蒋兆和在跟刘曦林的一次访谈中提到:“那时连‘现实主义’的名词也没有,我也不懂。我根据自己生活的实践,对人生,对社会的感受,通过艺术自然而然地反映出来。也是由于社会现实的感染,是当时时代的潮流在一个画家思想上的表现。还有一点,就是历史的传承,从中国绘画的历史来看,它的美学观点,概括起来就是真、善、美三个字。”因此,蒋兆和对于现实主义的精神旨归便上升至对于这个世界的终极关怀——粗服乱头的贫民,街头叫苦的大众,被迫让孩子去卖唱的老父,手提鲜花篮叫卖的少女,都是那个时代最真实的写照。他将那个时代的人生之苦,用秃笔一支展现在大众面前。《流民图》这一现实主义的伟大画卷,也被后人与毕加索的《哥尔尼卡》、丸木位里、丸木俊的《原爆图》一起写入艺术史,并称为二战期间反战爱民的三大经典。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蒋兆和执教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当时在学院中汇集了三种教学思想:以徐悲鸿为精神核心形成的教育思想,源于解放区鲁艺系统的教育思想,以及苏联美术学校或来华苏联专家的教育思想。这三种路线交织在一起,在不同的理解层面下共同对学院的基础教学发生作用,然而,对于中国画与素描的转换对接自觉寻求突围的重要代表,便是中国画系教授蒋兆和。

  他在徐悲鸿“中西融合”的思路上加以扬弃和延续,建立了一套以“白描”为核心的循序渐进的科学的人物画造型训练的教学体系,将写实置于写意精神的基础上,造型建立在笔墨语言的基础上,将科学的解剖知识和透视方法运用到人物形象造型之上,使几种教学方法得到一种折中呈现,达到“以形写神”、“神行兼备”的目的。在1981年北京科学教育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美术教育片《蒋兆和的国画艺术》中,在学生问到如何做到中西结合时,蒋兆和这样回答:“中国画是需要汇合西洋绘画的有益因素的。但这必须在传统造型白描基础上吸取外来艺术。现代中国人物画应该既有别于古画,又不同于外国绘画,它是具有现代时代精神、中国民族风格的造型艺术。”其实从徐悲鸿到蒋兆和,都始终秉持以形为本的形神统一观作为造型艺术的主要矛盾,在中西两种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取长补短共通互融,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科学的教学体系,这种训练系统在后来或多或少地形成一种为形所困、难以摆脱客观对象进行艺术加工和想象的局限性制约,但总体而言,这一时期以蒋兆和为代表的中国水墨人物画流派所作出的贡献促进了中国人物画创作的发展。

  1941年,蒋兆和在《蒋兆和画册》自序中写道:“借此一支秃笔描写我心中一点感慨。”1946年在《后流民图作者自序于胜利之日》中写道:“秃管一支,为我难胞描其境象。”1974年又在自画像上题道:“流水似箭、珍惜寸阴,紧握秃笔,为民写真。”他屡次以“秃笔”来比喻自己的艺术,因其苦涩,亦因其平凡。蒋兆和感受人间的痛苦,作为一位艺术家怀抱“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悲怆之怀,以画笔愤写人生,崇高而悲凉,将艺术上升到社会,进而转向人生。


  作者:陈青青  责任编辑:张露汀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稿件
v 话剧《蒋兆和》再现大师为民情怀 2014-11-03 09:29:19
v 民国旧书里发现父亲的画 2013-02-17 09:19:32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