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花神”里的人们总比外边的好看一点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4-09-17 06:28:53  来源:羊城晚报  

  这本书以巴黎塞纳河的左右两岸为线索,写巴黎的咖啡馆和酒吧,以及在这里发生的文艺圈、影视圈、政界的名人名媛的情事和轶事。写文艺、爱、命运、人性、浮生……


《巴黎腔调——咖啡馆、酒吧、文艺情事》 北京大学出版社 昂放 著

  1940年6月14日,巴黎沦陷。

  “在‘花神’,我们度过沦陷时期,如同穿行大海,时事的惊涛骇浪打碎在甲板上。”萨特与波伏娃的“花神”传说也开始在沦陷时期。一次倾城之恋。波伏娃在1941年1月来到“花神”,当时萨特还囚禁在德军的战俘营。她选择这里是因为暖和。老板保罗·布波尔1939年买下“花神”,在大厅里安装了火炉。就是物资最短缺的日子,他也总能设法搞到燃料。

  4月,萨特回到巴黎,他们基本就在咖啡馆工作了。桌子在电话与厕所之间,周围是稿纸和可疑的气味。

  有关这段岁月,萨特写道:“我们完全生活在这里了:从早上九点到中午,我们在这儿工作,之后去吃中饭,两点钟我们重新回到这儿,和遇到的朋友们聊天直到八点。晚饭后,我们再接待约好的人。这可能让你们觉得奇怪,可是我们已经把‘花神’当成家了。即使空袭警报响起,我们也只是假装离开,之后爬上二楼继续工作。”

  1943年,萨特出版了《存在与虚无》,他的第一部戏剧《苍蝇》上演。波伏娃出版了她的第一部小说《女宾》。

  萨特说:“四年时间里,对我来说,通往‘花神’的路就是自由之路。”

  1960年代,“花神”属于电影。

  1958年,简·辛贝格出演《你好,忧愁》,受到特吕弗和戈达尔关注。她主演了1960年的电影《筋疲力尽》。她与简·方达是咖啡馆当时最有名的美国女客。1962年,罗曼·波兰斯基拍摄了第一部长片《水中刀》。1963年,他来到巴黎,成为“花神”光芒四射的年轻人。而碧姬·芭铎出演《上帝创造女人》成为法国梦露,她与青春正好的阿兰·德隆、贝尔蒙多一样,喜欢坐在“花神”的露台上,如同之前的西蒙妮·西涅莱、伊夫·蒙当或是钱拉·菲利普。

  在“花神”,也不缺新的知识分子,“新小说”派创始人阿兰·罗布-格里耶构思他的小说,1960年,他担任编剧,阿仑·雷乃拍摄了电影《去年在马里昂巴德》。此外,还可以相遇罗兰·巴特、萨冈、米歇尔·布托尔、娜塔丽·萨洛特、罗曼·加里。

  另一支时尚人马也开始现身“花神”。服装设计师圣·洛朗、纪梵希、拉格菲尔德、纪·拉罗什……

  朱丽叶·格列柯曾说:“‘花神’里的人们总比外边的好看一点。”

  劳伦·白考尔每年在巴黎住几个月,住在圣日耳曼德普莱,她总在“花神”度过很长时间。审慎、优雅。巴西作家保罗·柯艾略在《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出版后,在“花神”度过了他的在巴黎的大部分午后。

  罗伯特·德尼罗喜欢在漫长的上午观察行人。弗朗西斯·科波拉在一次电视采访里宣称,他的梦想就是生活在圣日耳曼德普莱,这样就能每天早晨到“花神”吃早餐。约翰尼·德普没有固定时间,早上、下午、晚上。春天,伊萨贝拉·罗塞里尼喜欢慵懒在露台上。杰克·尼克尔森咬着雪茄晒着最初的太阳。

  这时,许多人在抽烟。他们在全世界被驱赶,在巴黎也是。即使在咖啡馆,在“花神”。别无选择。他们只允许在室外抽烟。


    责任编辑:纪敬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