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精神内宇宙的深度开掘

从第六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说开去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4-08-14 08:53:15  来源:北京日报  

  中篇小说的演变端倪:以鲁奖周期为横切面

  酷暑盛夏时节,四年一届的鲁迅文学奖终于在2014年8月11日尘埃落定。其中,格非的《隐身衣》、滕肖澜的《美丽的日子》、吕新的《白杨木的春天》、胡学文的《从中午开始的黄昏》、王跃文的《漫水》五部中篇小说获得殊荣。虽然很难说这一届的中篇小说评奖已臻完美之境,仍然留有不少遗憾之处,但由于采用了实名制投票方式,由于公证方式的引入,这届评奖较之于既往各届要更具公正度和透明性,却是无可置疑的。从评奖结果看,我个人以为,这一届的中篇小说奖要较之于四年前的那一届更具权威性与说服力,能够更全面地反映四年来中篇小说的总体创作状况。

  一方面,的确很难说中篇小说在四年的周期中有什么根本性的思想艺术变化发生,但另一方面,以四年的鲁奖周期为一个横切面加以细致的观察,应该说也还是能够对这几年间中篇小说写作的演变端倪有所发现。个人感受最突出的一点,是作家们在写作中越来越重视对于人物精神内宇宙的深度开掘。

  之所以强调这一点,是因为作为现代文学文体之一种,现代小说与古典小说相比较,最根本的区别之一,恐怕就在于主体性的日益凸显强化。而主体性日益强化的一个突出表现,就是对于人物精神内宇宙的深度开掘。这一点,突出地体现在《隐身衣》、《从中午开始的黄昏》与《白杨木的春天》这三部作品之中。

  三部获奖小说:对精神内宇宙的深度开掘

  格非的《隐身衣》结构精巧繁复,两条结构线索不断交叉穿插。叙述者“我”是一个古典音乐的发烧友,其职业是给高端客户组装音响设备。因为这一民间手艺人的职业,既牵引出了作为高级知识分子的大学教授,也牵引出了另一位主要人物丁采臣。另一条结构线索,则是“我”艰难卑微的生存处境。妻子玉芬心生嫌意另攀高枝,发小蒋颂平因为利益纠葛最终绝交,姐姐崔梨花、姐夫常保国恩断义绝。结构的精巧繁复之外,格非对于悬疑艺术手段的一贯运用也值得特别注意。对此,批评家张艳梅曾经给出过到位的理解分析:“这是格非喜欢的方式,那个被幽闭被残害的女子,反而看出了所有人都是被生活、被社会所绑架。隐形的死亡和暴力,别墅的阴郁和空洞,病态的人物和心理,给整篇小说带来了神秘而冷峻的复调色彩。”我们所谓精神内宇宙的深度开掘,实际上正落实于作家所运用的这种悬疑艺术手段上。

  胡学文对于人物精神内宇宙的开掘,集中体现在《从中午开始的黄昏》中的主人公乔丁身上。日常生活中,出现在家人面前的乔丁,是一位经营生意的老板。既是合格的丈夫和父亲,又是称职的女婿。而且,乔丁还会在固定的日子里出现在孤儿院,是一位真诚奉献爱心的志愿者。但任谁都想不到,一旦溢出了日常生活之外,乔丁居然会变身为一位四处偷窃的贼,尽管说他和“凤凰女孩”的偷窃对象,都是那些不义之财的占有者。那么,乔丁到底是谁?作家实际上是在日常生活的层面上为读者演绎了一出活生生的精神“变形记”。其实,又何止是乔丁呢?“凤凰女孩”、岳母,也都处于类似的精神分裂状态之中。进一步追问下去,又有哪一位现代人能够避免类似于乔丁这样的一种精神遭际呢?!

  吕新那部沉郁顿挫的《白杨木的春天》同样以对于人物精神内宇宙的开掘为显著思想艺术特色。这一点,最突出不过地表现在小说的主人公,那位被下放的右派知识分子曾怀林身上。一个生活条件曾经非常优越的知识分子,离开熟悉的大城市,携家带口被发配到偏远的小城,而且居住在城北周边没有任何遮拦的两间六成新的房子里。这样的一种生活变迁本身,就使得曾怀林那颗敏感的心灵倍觉痛苦。如此一种生活打击,再加上他曾经三次被迫脱光衣物一丝不挂地接受别人的搜查,这更使他出离愤怒,倍感精神上无法忍受的巨大凌辱和痛苦。从根本上说,吕新的《白杨木的春天》之所以格外值得珍视,就因为它具有着一种深厚的思想力量,就因为它对于历史进行着极富启示性的理性沉思与表现。而这一切,均与吕新对于曾怀林精神世界的深度剖析有着紧密的内在关联。

  弋舟的《等深》:不容忽略的遗珠

  尽管最终未能获奖,但“70后”作家弋舟的《等深》,却无论如何都应该被看作是四年来最不容忽略的优秀中篇小说之一。小说的成功,同样与作家对于人物精神内宇宙所进行的那样一种“等深”式的艺术开掘密切相关。作家借助于一个优秀学生出走失踪的故事,撕开了一道裂口,从而巧妙地切入到了时代精神的深处。借助于中学生周翔及其父亲周又坚这父子两代人的失踪故事,弋舟意欲凸显出的,其实是1980年代与当下时代之间巨大的时代差异。一个精神高扬的理想主义时代的崩溃,一个物质化时代的取而代之,真切标示出的,乃是一个民族整体上的精神沉沦。必须注意到,关于周又坚,茉莉曾经对“我”说:“整个时代变了,根本没有了他发言的余地。以前他对着世界咆哮,还算是一种宣泄式的自我救治,但是,当这条通道被封死后,他就只能安静地与世界对峙着,彻底成为了一个异己分子,一个格格不入、被世界遗弃的病人。”从表层上看,周又坚是“被世界遗弃的病人”,但实质上,真正病入膏肓的,恐怕却是我们这个精神沉沦的时代。对于这一点的充分揭示,正是我们必须肯定《等深》的根本理由所在。

  评奖期间,耳闻目睹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周案的最终爆发,郭美美的被拘,昆山爆炸,鲁甸地震,飞机大巴失事。一种绕不过去的突出感觉,就是,这个世界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如此狂乱失序。面对这样一个世界,我们时时会感到文学创作的苍白无力。面对这个世界,面对真实复杂的历史与现实,我们的作家到底应该怎样以艺术的方式加以应对表现,恐怕是无法回避的一个重要问题。我们唯一能够寄希望的,是等到四年之后的下一届鲁奖评奖时,世界可以变得更好一些,鲁奖也能够更加公正合理些。

作者:王春林,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评委

第[1][2]

    责任编辑:纪敬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舌尖上的鲁迅文学奖 2014-08-14 08:01:21
v 文学奖为何惹争议? 2014-08-14 07:17:44
v 教授诗人获鲁奖引争议 2014-08-13 08:31:52
v 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惊爆实名投票清单 2014-08-12 10:16:11
v 格非全票获奖 阿来零票落选 2014-08-12 08:58:03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