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专题 >> 正文区

四海九孔

选自高文瑞《延庆城堡寻踪》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4-07-30 14:25:59  来源:千龙文化  
  光绪《延庆州志》上说:“旧尝冶铸于此,以有四水合流名四合冶。元时往来上都,恒取道于此,后讹为四海冶。”

  正如《长安客话》所言:“黄花镇正为京师北门。东则山海,西则居庸,其北切邻四海冶……极为紧要之区。”

  建九眼楼目的与修建四海冶城堡有相似之处,依然是保卫皇陵。四海冶的防务属宣化东路,正在明皇陵之北,成为防守要地。


九孔层楼傲长城

  四水合流

  延庆四海镇这两年有了新的解释,四为四季,海为花海,原因是这一带种植了成片的万寿菊之类花卉,而后赋予了新义,引得不少摄影爱好者关注。我喜爱摄影,也对四海之名产生了好奇。中国的地名与字面有着缘由,深山之中,如何有了四海,自然要联想到五湖四海,四海之内皆兄弟等词语。其实,四海与四季花海毫无关系。

  这里山地平缓,古时水源充足,有菜食河等四水合流,而称“四合”。之后还有一字,不与山相关,也不与农林相联,出现了工业的“冶”。翻阅资料,这一带山里有矿石,春秋战国时期有过金属冶炼业,至元朝升为龙庆州,规模有所扩大,直到后来,西红山等地还开采过铁矿。此地也有冶炼、翻砂、铁匠炉,铸造过生产生活工具,因称“四合冶”。

  生产规模扩大,人数增加,又有外来迁徙之人,传说有位来自南方的风水先生说: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四合冶”改为“四海冶”吧,从此叫开了。清光绪《延庆州志》上说:“旧尝冶铸于此,以有四水合流名四合冶。元时往来上都,恒取道于此,后讹为四海冶。”这一带有过工业是实,现在距此地不远的大庄科乡水泉沟村,还有辽代冶炼遗址。明代《长安客话》上记载,这里曾有北方民族“住牧”,因此,这个地方还有“内抚属夷”的工作任务。看来传说并非空穴来风,此地有外来人口,即使那些牧人不做冶炼,语音有别,讹为四海也在情理之中。

  明朝初年,山西移民几次迁徒,四海冶也为迁徒之地。虽在山区,这一带也是人口集中的地方。至清朝光绪年间,已有230户,1279口人,当时上千人口就是大村了。明时边地战事紧张,《宣镇图说》上记:四海冶“为极东扼要,北环沙漠,形势孤悬”,若无城堡设兵驻防,则敌人长驱直入,翻过山即达昌平十三陵。况且,离此地不远的宝山寺、天仡力等地,皆为敌人驻地,所以“防御惟严,实州之屏翰也。”

  急需修建城堡,设兵布防。《日下旧闻考》记:“改东协为左翼,住四海冶,以防陵东,与黄花镇策应。改右协为右翼,仍驻榆林,以防陵西,与镇边城策应。有警则宣镇总兵堵御外边,陵后总兵防守内边,又与陵前总兵联络,于东西红山各口,天寿宛在中央,若泰山而四维之矣。”

  护卫了陵墓,就是护卫了命脉,当然要周密布防。明朝天顺八年(1464)始建,定名为“四海冶城堡”。《明史·地理志》中说,“延庆州天顺年间置四海冶堡。”《延庆州志》载:“弘治七年,徙永宁千户所屯守。今设守备驻防。弘治十二年,参将黄镇包甃,高二丈,方一里二百六十四步。”设南北两座城门,“北曰迎恩,南曰迎薰。”嘉靖四十四年(1565)再次包砌城砖。万历三十二年(1604)重修,城扩建为周长3里。

  去往四海冶的山路狭窄,两边多为险峰。至城堡附近,才稍显平坦。有文形容:堡居四山之内,地势孤危,上可通独石口,下连横岭,实为宣府镇东路咽喉要冲,极为险要的军事重地。现在,“冶”字已从镇以至村名中消失。顺着山间公路,来到四海村,看不出这里就是当年的古城堡。路面地势较低,进村要上一小坡。当年城堡北门外有溪水河,现填平后,路面有些低洼。向里走,古城堡北门,应是当年迎恩门,现已无城的遗迹。街边有修车小店,主人正在做电汽焊活计。上前探问:还能看到古城墙吗?回答说:不知道。向南走可能有,你们找不到。

  心有不甘,带着一丝希望,沿着这条当年古城堡的大街向南行。街两边是各种做生意的门脸。古时街上就有店铺,“城铺十一”,十几来家的规模对于小城不算少了。边走边幻想着遇见熟悉此地之人。忽然迎面过来一位老人,肯定是本村的,便上前询问。老人说:残城墙有,就是看到,你们也不知。没想到,老人很爽快,满口答应下来,共同前行。不禁喜出望外。

  南行西拐,进了院子,老人家的。噢,要不那么熟悉与自信,找对人了,真是缘分。院子南墙边种着李子树,长得繁茂,果实累累,给小院增添了许多生机,后面靠放着成捆的柴禾。老人把柴禾拨拉拨拉说,就在这里。探进目光,全是黄土,细细打量,墙体斑驳参差,向上看,约有两人多高,上面长着杂草,不指明,谁能知道是城堡。院墙就是当年的夯土墙。非常珍贵的是,墙根竟然发现了包砌的城砖,这与志书所记一致了。多亏成了私家的宅院,城砖得以存留。

  老人说:西边临院还有一些,就剩下这么一段南城墙。整个城如箕形,西高东低。除去刚走过的南北街,城里还有一条东西向的街。城里当年还有关帝庙真武庙娘娘庙城隍庙佛爷庙玉皇庙城等多处庙宇。城外半里有小河,从南流向北。站在院子里向东看,果真这里的地势较高,城外东面远处的山上有一座烟墩,查阅清代地图,并排曾有三座,那两座不知今在何处了。

  出了院门,来到大街上,老人说,这里当年是南城门,再走几步就是城外了。老人年轻时见过城门,大约解放初还在。老人叫阎志礼,已有79岁,身体依然硬朗,正要与老伴闺女一同吃饭,不想被拦截了。误了一家人的午饭,心有歉疚,而老人及全家依旧热情着。这让我记住了老人的质朴,感触到老人对城堡的怀念,也记住了一段城堡的历史。


  编辑:纪敬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