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王世襄 对他的认识,大众实际有偏差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4-05-23 13:51:46  来源:北京青年报  


王世襄先生的口头禅是“不冤不乐”。


师徒共同研讨家具修复方案

  受访者:田家青,古典家具研究专家。其学术著作《清代家具》(1995年,三联书店·香港有限公司,中、英文版)是此领域的开创和权威之作。田氏注重理论研究与实践相结合,自1996年以来,开创了将家具视为艺术品的创作实践,设计制作具有当今时代风格的传统家具。出版有《明韵——田家青设计家具作品集》(2006年7月文物出版社)。

  作为王世襄先生唯一认可的入室弟子,田家青从游王先生三十余年,亲炙其深厚学养和大家风范,在王世襄百年诞辰之际,完成了《和王世襄先生在一起的日子》一书,让人看到一个真实生动的王世襄,及其雍容达观的精神世界。

  我越来越发现他的思想、品格和做事的方式,

  对现在这个社会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青阅读:介绍王世襄先生的有关书籍和文章不少,大都重在介绍他的家世传奇、追缴国宝的经历以及“玩家”的趣事轶闻等,您这本书更多展示了他的精神世界,他的治学追求和处世原则等,这样的选点除了您对他深入的了解,还有什么特别的考虑吗?

  田家青:因为跟王先生在一起有三十年,我看到了一个人的人生能达到的境界,这是外人看不到的,原本我想把这些都封存起来,只留在心里,所以他去世六年了,我除了在他去世一周年写过一篇很小的文章以外,没有写过任何东西。因为做实事不靠宣传,也是王世襄精神的一方面。但为什么后来想写了?因为近几年,我越来越发现王先生的思想、品格和做事的方式,对我们现在这个社会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再加上很多人也跟我说:你有责任把有关王先生的一些不正确的误传纠正一下,例如,北京有的老先生对王先生把自己的收藏捐献这件事的误解。我如果把自己所经历的这些事写出来的话,大家就会知道当时王先生有多困难,就会对这件事有更明确的认识。说实在的,刚开始我也没想成书,就想写点文章,结果看过的朋友都在推动我多写,就这样集结起来了。

  青阅读:您刚才说到业界有个别人对王先生的误解,其实在大众层面对王先生的认识是不是也存在一些误区,比如觉得他就是个“玩家”之类的?通过这本书,你是否比较完整地给大家呈现出一个真实的王世襄,以及他应有的学术地位?

  田家青:这是两个方面。一是我看过那么多写他的东西,发现大家对他的定位、对他学术成就的认识实际有些偏差,大家管他叫“大玩家”,他自己并没有去反驳。王世襄先生有两个特别好的品质,一是特别容得下人,还有就是从来不愿给人找麻烦,人家说了也就说了。大家以为他就这么回事。

  实际上,第一,大家对他的学术成就并非真的很清楚,以为他就是懂点家具器物,实际他的成就远远高于此;第二,对他的定位是“玩家”,以为“玩儿”就那么容易。他的“玩儿”可不像大家想象的特别放松愉快,辛苦的一面大家没看到。另外从王先生一过世,我看到又是铺天盖地的写他的文章,其实有些写文章的人也不是跟他很熟悉的人,有的事情写得也不对,就比如说他跟工匠们吃着猪头肉喝着二锅头研究家具,纯属杜撰,实际上王先生根本不喝酒。

  这实际不是大家对王世襄的理解不深,

  而是社会普遍对文化认知的深刻程度还有待提高

  青阅读:您书里也谈到王先生的学术成就,说他的《明式家具研究》和郭沫若的《青铜器时代》、沈从文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被公认为近世三部开创性的学术名著,如今青铜器时代和中国古代服饰的相关研究,无论作为学科还是研究队伍,都在壮大和发展,明式家具研究感觉上还是比较冷门的,它在学界是一个什么状况?

  田家青:很多学科都有开山之著,但是开山之著之间的水平也不一样。开创也许是把这门学问揭示出来、把过程展示出来就完成了,这也很伟大。但沈从文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和王世襄的《明式家具研究》,不是一个简单的开创,除了揭示这门学问,介绍历史背景,还从人文、艺术发展规律上有所总结。所以这两本书对中国文化的贡献是不一样的。

  青阅读:一般人认识里,说起郭沫若沈从文的两本书,即便没有看过也可能知道其重要性,但是王世襄先生的《明式家具研究》,即便知道,多数人可能也不大会意识到这是本学术的开山之作吧?

  田家青:我不说大家对王世襄先生的书的专业知识的理解怎么样,大家就算知道王先生写完这本书的价值和历史成就,但是这么多年来的事实证明,绝大多数人不过是人云亦云,没有理解真正的明式家具的真谛,所以市场上的仿明式家具多难看都能卖得出去,这是一个特别好的例子。能看懂明式家具里那种孤傲的文人气质的人并非很多。有些自称是发烧友的人,仔细一问,他理解的都不是那么回事,甚至有些博物馆藏的东西都有问题。所以这实际不是大家对王世襄的理解不深,而是社会普遍对文化认知的深刻程度还有待提高。这也是我想写这本书的一个目的。

  青阅读:那么明式家具的研究为什么会这么重要呢?这其实牵涉到,我们怎么来认识王世襄先生的学术成就的问题。

  田家青:它不是一个玩意儿那么简单。我后来自己慢慢悟出来了,跟王先生的观点一样,所以他让我把这观点写在给他《明式家具研究》的出版后序里:明式家具是中国五千年汉文化的精神产品融入在物质上最好的一个体现,你要从这个角度看,它就远远不是家具,它和书法、绘画的地位是一样的。代表文人精神的器物,明式家具是最典型的,那种天人合一的思想,那种造型上在美和夸张之间把握的严谨,艺术、思想、哲学,全综合在里面了。

  王先生写东西有个特点,有内容很深刻,但读起来并不晦涩。明式家具本身也是这样,表面看着不难,但越琢磨越有深东西,绝就绝在这儿了。我希望我的书也能是这样。

  青阅读:是不是也因为王世襄先生不太爱跟人解释说明他的研究,所以也导致了人们对他的思想和研究了解不多呢?

  田家青:王先生有一个很好的品质,他不好为人师。我这本书里也已写到,他话不多,说什么事常是两三个字,看一个东西一件事,如果他不吭声,就表示他觉得不及格不好;笑一笑就表示这就那么回事;说“好”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第[1][2][3]

  作者:刘净植  责任编辑:汪晨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