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文物专家王世襄诞辰100周年。五年前,这位著名的“京城第一玩儿家”因病在京逝世,享年95岁。他的离开,意味着中国又一位标志性的文化老人陨落。

  5月25日,是王世襄先生百年诞辰,一系列隆重的纪念活动因此展开:
  5月20日下午,召开《畅安百年:王世襄老人纪念座谈会》;
  5月25日下午,古琴音乐会《月佩风环忆故人》纪念王世襄;
  5月25日至6月5日,《笔畅意安:王世襄先生诞辰百年墨迹展》在韬奋图书馆展览。
  在此期间,王世襄先生唯一的入室弟子田家青所撰写的《和王世襄先生在一起的日子》也正式面市,生动的笔触之下,许多独家第一手资料的披露,让人频生“原来如此”的感慨。

  • 百年王世襄:自然·自珍·自在
  • 百年王世襄 怀念,不如理解
  • 遥望玩物成家的王世襄先生
  •  
    玩物成家 玩出来的“活故宫”
      曾有一种说法,21世纪可能还会出现个钱钟书,王世襄是出不了了。

      “十来岁时我开始养鸽子。接着养蛐蛐,不仅买,还到郊区捉。也爱听冬日鸣虫,即野生或人工孵育的蝈蝈、油葫芦等。鸣虫养在葫芦内叫,故对葫芦又发生兴趣。尤其是中国特有的范制葫芦,在幼嫩时内壁套有阴文花纹的模子,长成后去掉模子,葫芦造型和花纹文字,悉如人意。这是中国独有的特种工艺,可谓巧夺天工,我也曾试种过。十六七岁学摔跤,拜清代善扑营的扑户为师。受他们的影响和传授,玩得更野了———熬鹰猎兔,驯狗捉獾。由于上述经历,我忝得‘玩家’之名。”在生前文字中,王世襄总结自己玩好。>>>更多

    玩物者观 此地空余锦灰堆

      我觉得,王世襄的独特性就在于,他出身上层社会,却关注社会底层的乐趣,这在中国文人里是不多见的。他的很多研究,在学术界并没有得到充分重视,比如玩鸽子、驯鹰等,就不被许多人看成是学问。而我们现在所理解的文物专家通常就限定在一个领域内。——马未都
    玩物留墨 鸽哨空鸣,绝学余音如缕
      王世襄著作中,三联书店1999年出版的《锦灰堆》及其续编《锦灰二堆》、《锦灰三堆》和《锦灰不成堆》被董桥赞叹其“收了许多有趣的文章”。这套书收录王世襄忆往、文物、游艺、序跋、杂稿类短文200余篇、手书影印诗词170余首,并插有大量精美的线图、黑白图和彩图。
      袁先生和我说过,当年王先生研究明式家具,常常和工匠一起,从木质到工艺无一不细细揣摩,最终详细论述了明式家具的源流、造型特色、结构技巧、选材鉴定等问题。《明式家具研究》中收录的实物图片以及袁先生亲手绘制的线图,仅是研究成果的一部分,可见其用功之深,研磨之细。王先生对明式家具的研究,奠定了一个学科的基础。>>>更多
     
    我们为什么纪念王世襄

      郑欣淼 (故宫研究院院长)

      王先生文物收藏的精神今天特别值得提倡。因为我们现在每天打开电视,都是“鉴宝”,看得眼花心乱,留下的印象就是这个值多少钱,文物没有文化这个物成了什么了?大家知道王先生收藏东西很多,但是他出过一本书叫做《自珍集》,就是他在小摊上买的很多东西,他的收藏很重要的就是他的学术研究。

      杨泓(考古学家)
      王世襄的好多东西确实在别人看来就是没用的,在他看来很好,只有这样才能把我们、特别是北京的很多民间民俗保存下来。另外真正对明式家具研究提高到一门学科进行全面研究,并在中外学术界产生深远影响的首推王世襄。其代表作就是上个世纪80年代先后出版的《明式家具珍赏》和《明式家具研究》。
      孙之常(文物出版社摄影师)
      王老跟我说现在人找他鉴定文物,他从来不给鉴定,因为他对现在的材料、工艺,现代人的做法,没有第一线的研究,去给人鉴定,可能就要有失误。所以他在家里面贴一个谢绝鉴定的条。他说我写这些东西只不过是尝试了一下怎么来进行研究,把这个路子介绍给别人。
    专题回顾

    纪念老舍先生诞辰110周年

    有一种精神叫民国范儿

    纪念三毛诞辰66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