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专题 >> 正文区

王世襄:玩出来的“活故宫”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4-05-22 16:25:44  来源:广州日报  


大师合影 (从左至右为:黄永玉、王世襄、罗哲文、杨振宁、丁聪、黄苗子)。


1946年1月22日,故宫绛雪轩,在收接德国人杨宁史所藏的青铜器后合影留念。

  众人眼中的王世襄

  黄苗子:酷爱明式家具的“妙人”

  他是一个真正了解中国文化生活和民俗学的人(单是老北京的放鹰走狗,他就能如数家珍地谈上一天一夜)。他做学问爱搞些“偏门”,人弃我取,从不被注意的角度上反映中国传统文化。“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史记》)畅安做学问并不单纯靠书本知识,他那本研究漆器的巨著《髹饰录解说》,是搜集了大量古代资料,再不怕艰辛地去走访远近的漆工,一条一条地记下他们的实践经验和术语名词,这种和有真知卓识的工匠交朋友,以今证古的治学方法,在这本明式家具中也充分体现。

  香港的新闻界,早就流传出北京有一位酷爱明式家具的“妙人”,因在十年动乱中及以后一段时间没有房子摆放,把家具堆满一间仅有的破漏小室。这房子那时仰头可以看见星斗,在既不能让人进屋、也不好坐卧的情况下,老两口只好蜷在两个拼合起来的明代柜子内睡觉。这位“妙人”就是王世襄。我曾赠他一联:移门好就橱当榻(改梁茝林句。移门指卸下柜门),仰屋常愁雨湿书。横额是“斯是漏室”。

  马未都:追忆王老炒的菜

  王世襄过世后,著名收藏家马未都颇为神伤:“夜深人静,我满脑子全是王老健步如飞、神采奕奕的影像,实在不能接受他远行这一事实。”

  马未都念念不忘的是,他吃过王世襄老人炒的菜,“吃的是典型的北京家常菜,适口不腻”。马未都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王老驾鹤,让他留恋的东西很多,“《明式家具研究》还可翻阅,但他的烹调手艺已成绝响”。

  马未都说,“与王世襄早年相识是因明式家具。第一次捧见他的大著《明式家具珍赏》就兴冲冲地找到了他家。王先生的家中拥挤不堪,名贵的黄花梨、紫檀家具到处都是,全在日常使用状态。和王先生聊家具,王先生说这都是劫后余生,早年没地方睡时,还睡过大柜,别有一番天地。黄花梨方桌购于通县,仅五元,舍不得运输费,自己一手扶车把,一手扶桌腿,将桌扣在背上,骑车运回家的,因此获‘穷王’美称。”

  舒乙:“玩文化”的大专家

  在舒乙眼里,王世襄称得上是当今第一大“玩”家,“他玩得精深,玩得讲究,成了‘玩文化’的大专家。 ”

  舒乙说,他能把自己养的狼狗黑夜里放到深山里,让它与野狼交配生出一种杂交的狼;他喜欢打了獾子让人抬到城里招摇过市;他能叫秋虫在寒冷的冬季里发出比秋季还要悦耳的声音。“这就是他的青春,你能有他能玩?他恰恰是把自己少年、青年玩过的东西,到老了就总结出来写成书。”舒乙说,“王世襄散文《秋虫六忆》妙极了,写了许多我们所不知道的关于秋虫的事,颇具文学与学术价值。”舒乙感慨,王世襄在写这些小虫时把它们当人看待,写它们的好斗逞强,也写它们的温柔多情,特别是他笔锋一转,由斗蛐蛐看蛐蛐主人的品德,人心的良丑竟在那小小的罐子面前暴露无遗,暗含着许多以小喻大的机智和哲理。


[1][2]页

  编辑:贾玉静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链接
v 马未都忆王世襄:是杂家也是通家 2014-05-22 13:31:11
v 王世襄:最不丧志的玩物大家 2014-05-21 16:17:56
v 学者气度王世襄 2014-05-21 16:13:56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