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遥望玩物成家的王世襄先生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4-05-21 13:00:06  来源:转载  

稿件来源:东方早报

  2014年是文物专家王世襄(1914-2009)诞辰100周年。5月20日,王世襄先生百年诞辰纪念活动委员会、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艺术史论系及三联书店共同主办“畅安百年:王世襄先生纪念座谈会”。王世襄先生百年诞辰纪念活动委员会透露,关于王世襄百年诞辰纪念活动还将在本月下旬到6月上旬持续进行,包括王世襄墨迹展、古琴音乐会及音乐沙龙赏析酒会等。

  王世襄生前很喜爱鸽子,在2003年10月接受荷兰“克劳斯亲王奖最高荣誉奖”时,王世襄曾作诗:“鸽是和平鸟,哨是和平音;我愿鸽与哨,深入世人心。”

  “京城第一大玩家”

  王世襄1914年5月25日生于北京,父亲在外交部工作,母亲则是著名的鱼藻画家。身为世家子弟,王世襄从小在塾师处学经史子集诗词小学,中学上的是美国学校,大学则在燕京大学文学院读到硕士毕业。

  但相比“学霸”,王世襄更接近“玩家”,他曾有怀揣蝈蝈上课而被老师赶出课堂的壮举。当年王世襄与张光宇、黄苗子家同住一个大院,黄苗子之子黄大刚回忆,在三位大家中间,他最佩服王伯伯,“他太会玩了。看戏他从不排队买票,只在开场前去等退票,还每次能买到好位置。跟一群小孩上房,他膀大腰圆但是身手最利索,几步就能上去。逮蝈蝈又多又好,我问,‘您逮这么多路上没让人劫啊,’他说,‘谁问我要我就给他一个。’包括他的菜也做得好,我问他您怎么不写一本做菜的书,他坚决不要写,说到现在都没了,写了也没用。”

  相比通常认为的“玩物丧志”,王世襄“玩”的水准,已经到了学问乃至文化的程度,黄苗子称之“玩物成家”,启功称之“研物立志”。他的爱好之广、研究之深,从其著述上可见一斑:不仅涉及《髹饰录解说》、《明式家具珍赏》、《中国古代漆器》、《中国古代音乐书目》、《画学汇编》、《竹刻艺术》等传统学术领域,乃至将《北京鸽哨》、《蟋蟀谱集成》、《说葫芦》等往往被视为市井民俗的小技也都一一著书成说。

  “相比研究,他更像是琢磨。我这些年也做一些研究工作,但感觉研究这东西,本来不是任务的,做着做着就变成了任务,变成了报选题,写论文,评分……但黄伯伯不管那些,他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很投入,就是要把这个弄透,弄明白,好让它传承下去。”昨日黄大刚说。

  把自己当普通人的大学者

  与许多藏家一样,王世襄也有一些收藏的轶闻逸事。他曾藏有一个佛像,是亲自从黄山背回来的,黄大刚说,“搁现在是倒卖文物,但放在当时,确实是靠他保存下来了。”当时王世襄从黄山回京,特地给佛像也买了一张车票,有人上车希望他把佛像的座位腾出来,结果王世襄自己站了起来:“您坐我这。”

  很多与会者表示,王世襄要是谈到鸽子等爱物,会进入两眼放光的状态,令人感到他不是八十老翁,依稀那个十五六岁牵狗捉獾的少年。此前他还给北京奥委会写了多封信,呼吁要恢复中国传统的观赏鸽。

  原北京燕山出版社总编辑赵珩表示自己最初找王世襄是因为约稿,但王世襄听说赵家有明代家具后,在不知道地址的情况下就摸到了门:“早上六点半,我还在睡觉就被敲门惊醒。他穿着一个圆领背心,提着一个菜篮,里面装着一个大冬瓜。但进门就看家具,掏出一个相机前后左右拍了起来。”

  “(上世纪)80年代出版的《明式家具珍赏》被看作王世襄的代表作,但他并不满足,为了继续古典家具研究,特地跑到美国,一家家博物馆地转,一件件家具地研究,在他已经有那么高的地位的时候,还在那么认真地做学问。”原三联书店总经理、《三联生活周刊》创办人董秀玉感慨。

  文物出版社摄影师孙之常介绍,王世襄研究古典家具的一个方法,是直接与工匠打交道,“他找师傅请教家具的卯榫结构,让人家帮忙拆开、解析,为了写书还让工匠做了很多卯榫,他画图,总结成理论,在书中与大家见面。他之所以能做到这些成就,一方面是他的出身、经历的关系,起步高,眼界宽;另一方面,他又把自己当一个普通人,这样才能和普通的工匠对话、请教,把从他们身上学到的东西深化、变成理论著作”。

  收藏热中,文物研究跟不上时代

  身为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王世襄的家里有一个贴条,“谢绝鉴定”。这当然与文物鉴定委员会的规程有关,但孙之常介绍,这也与王世襄的谦虚有关,“他说他对现在的材料、工艺、技法并不是很了解,没有第一线的研究,出去鉴定很可能有失误,所以不会去给人鉴定。这与改革开放后,文物走向市场已经完全是两个时代的事了。”

  作为一名收藏家,王世襄的收藏中,有一部分是不入当下收藏界之眼的。很多东西他购自小摊,并且一样抱以研究热情,为此写了一部《自珍集》。黄大刚介绍,王世襄的收藏基于喜欢二字,不喜欢的东西,倒找钱给他都不要。“王先生收集那么多东西把它一个个整理出来,那么较真地整理出来,形成文字就是想把这些最美的东西留下来,把老一辈人对中国文化的热爱与审美传承下去。但是当这个市场的评价系统变成以金钱为标准的时候,我觉得王先生可能会觉得挺伤心的。”

  故宫研究院院长郑欣淼认为,在今天有关文物的电视节目中,不是鉴宝就是拍卖,人们关心的是真假与价格,“只见物,不见文”。“在今天的环境,将文物作为投资已无可厚非,但最令人可惜的,就是忽视了文物的文化层面,看不到它的神韵、生命、历史、价值,当做与其他物件一样,这是与王先生的精神相悖的。在文物收藏热之中,我们对文物的研究是跟不上的,王先生恰好在这方面给我们树立了榜样,既有深入的研究,又能让普通读者理解、受到启发。今天纪念王世襄先生,最应该学习他的收藏的理念,他对文物藏品的文化内涵发掘的态度。”


  作者:许荻晔  责任编辑:贾玉静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生前好友谈与王世襄交往 2014-05-21 07:56:33
v 王世襄一道焖大葱 完胜众食客 2014-04-15 12:46:15
v 从王世襄“不讲理”说起 2013-11-23 17:22:18
v “王世襄先生旧藏”专场嘉德秋拍高额成交 2013-11-19 08:11:08
v 嘉德秋拍推出王世襄旧藏 2013-11-13 08:48:25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