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原创 >> 原创列表

“读睡”可以成为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么

5月6日文网杂谈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4-05-06 15:39:01  来源:千龙文化  

作者:回龙观

  报载:晚上10点读诗已经成为一拨儿人的习惯,每天的这个时候,他们都会收到一个微信公众账号的推送信息,它是“读首诗再睡觉”(以下简称“读睡”)。目前“读睡”的订阅用户已达到10.5万人。“读睡”的模式是一图、一诗、一推荐语加上音频朗诵。据范致行介绍,这是一个很开放的平台,任何人都可以来荐诗或是读诗。它在自己的豆瓣小站上则宣称要建立一种新型的生活方式:“希望大家能养成起床刷牙、便后洗手、睡前读诗的习惯。”因为“其实诗歌距离你很近,只有一个枕头的距离”。>>详细

  读诗在当下的中国是一件极其风雅的事情,不过在微信里听诗、读诗,在枕头上感受诗歌的魅力,中国人文化含蓄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诗人北岛在其回忆录里说过,一九八零年代里他在北京的公园里读诗的经历,听者众多,要不也不会在公园里读诗,当然读诗的诗人也不会只是北岛一个人。

  诗歌和枕头的关联在于个体对诗歌的体验,古今中外的读诗即便是小众,至少也要有三五同好在场,多者则对听众没有限制。现在用手机“读睡”的人应该有“余生也晚”的感慨,电视剧《便衣警察》里就有在北京城市中心广场上为纪念政治人物周恩来的去世,普通人写诗、普通人读诗的场景描绘。中国诗歌朗诵“远离”大众的时间并不长,三十多年的时间也不过弹指一挥、须臾一瞬,却让“读睡”成了今天的生活时尚,“小众中小众”和文艺青年们的专属,巨大的反差显然不是诗歌的“过错”,“枕头”也不是成为诗歌爱好者的标志。

  实际上,读诗活动在中国一直存在,并没有销声匿迹,只不过变成了诗人们圈子里的狂欢,很难向“外人道哉”。源于诗人们的无奈而长时间沉浸在自我怜惜和自我陶醉的读诗活动中,隔绝了普通人对诗歌的欲求,“读睡”的出现,不过是手机借助新媒体的优势,在空间和时间上为普通人对诗歌欲求提供了满足的可能性。夸大诗歌的美好不应该是诗歌存在的本意,就如同中国人现在对新鲜空气和蓝天的赞美——原本就是大自然的馈赠。

  不能说,享受蓝天、清新的空气、清洁的水源、安全的食物就是“新型的生活方式”,提法可笑,有人去践行“生活方式”就更可笑了。中国文学的厚重本来就是由诗歌组成,吟诗就应该是中国人生活的一部分,何时成了“新的生活方式”。

  枕头舒适,却不及广场广阔,微信耳语般地温情,也不如诗人现场夹杂口音的颂朗,凯撒的归凯撒,属于中国大众的诗歌就请归还大众吧。

近期杂谈

别让“票房”坑了中国80后的导演们

倒霉的音乐节

董桥退休了 冯唐们还要去骂谁?

没有电影节:中国年轻导演的出路将在哪里


    责任编辑:纪敬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