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当今武侠文学能否超越金庸?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4-04-29 07:31:59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武侠小说大师金庸今年迎来九十寿辰,引发人们对他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系列武侠小说的怀念。金庸是武侠文学的一座高峰,后来者中有一批凭借网络崛起的“70后”“80后”武侠小说写手声称要超越金庸,虽然也曾红火一时,但还是被一浪高过一浪的玄幻、穿越等网络文学所淹没,归于沉寂。最近,国内最权威的纯文学杂志《人民文学》推出以徐皓峰领衔的武侠题材作品专辑,主办方称希望《人民文学》的推动“能让新生代武侠文学形成一个小高潮”。武侠文学能否重振雄风?金庸这一高峰能否被超越?

  新武侠小说另辟蹊径

  《人民文学》副主编、作家邱华栋认为,武侠小说在全媒体时代不可能和金庸笔下的冷冰器时代一样。金庸的武侠小说是依托中国大历史背景写的,不可能在今天复制。新的武侠小说需另辟蹊径。徐皓峰是电影《一代宗师》的编剧,他的武侠作品是非虚构的,以民国时期为背景,写中国武术的师承,如形意拳的传承,有自己特点,是新路子。

  徐皓峰表示,他的武侠题材写作与金庸、古龙等上一代的作家有着本质的不同,而这种不同的背后,是当今读者对武侠类作品的阅读需求发生了变化。“上世纪80年代的武侠热,是中国人寻找自信的反映,写作者和读者都在追求一种极大的浪漫情怀和骄傲感。但现在的读者感兴趣的是祖辈人真实的生活,是历史的准确性。因此我的写作的核心不是想象,而是采访当事人和查阅历史文献。”

  武侠小说《昆仑》的作者凤歌声称自己不但学习前人的技巧和故事结构,而且在其中翻出新意来。“对于我们这一派来说,更看重故事性和知识性。我们学习的榜样是《达·芬奇密码》,将古代的历史与幻想的江湖结合,并使之焕发出光彩。”在《昆仑》中,精通古代算术的主角梁萧通过自己的知识来寻求武术上的突破,而这算术的运用又涉及整个江湖的格局。

  还有一些新武侠小说作者在作品中融入现代元素,把现代飞机、大炮等武器,加入到武侠小说 中,主人公还能在时空里随意穿越。

  和凤歌一起崛起的还有时未寒、小椴、步非烟、沧月、燕垒生等人,他们被称作“大陆新武侠作家”。如今这些人有的转为写历史、玄幻、奇幻小说,少数坚持写武侠小说的只有小众粉丝追随。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批大陆新武侠作家,从命名之日起,就面临着一个难题:如何突破金庸所奠定的武侠这种类型文学的常规、经典和传统?” 评论家庄庸认为,金庸作品界定了武侠作为一种类型文学的内涵、外延和边界。“金庸语言想象的世界,就是新武侠文学的边界”。只有突破这种类型、经典和传统,超越金庸并出现后金庸的新武侠文学才是有可能的。

  “这批大陆新武侠作家曾被寄予厚望。在沧月、步非烟、凤歌等这一批人的作品中,这种可能性确实‘稍露端倪’!但是这个时代并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

  新武侠小说找不到支点和杠杆

  新武侠小说与金庸小说相比有何差距?邱华栋谈到,与金庸的武侠小说相比,当今的武侠小说写得更虚幻了,把历史背景虚化了。金庸的小说附着中国历史,今天的武侠小说把历史抽干了,玄幻了,科幻了,甚至涉及未来世界,品种芜杂。金庸的作品附着在中国历史文化背景之上,作者有深厚的学养和学识。当代写手文化积累不行。金庸的想象力汪洋恣肆,当代写手的想象力不是基于人性的逻辑,是乱想。

  武侠小说爱好者只看楼主认为,大陆新武侠小说就停留在模仿这一阶段。我们看金庸大师笔下就有郭、扬、张、萧、段、虚等6岁小孩都能背得出的人名,大陆新武侠小说中的代表人物,一直名不见经传,显然还没有创作出一个耳熟能详的经典人物。

  在庄庸看来,大陆新武侠作家出师未捷身先死,非“写之过”,而是“生不逢时”:“他们处在一个传统时代正在远去、新的时代正在来临的关键时期。整整一代人都在面临迷茫、失落、思想重构、价值重估等人生危机与契机。”

  “这一点是金庸武侠与大陆新武侠分野的真正的关键之处。”庄庸说,“新武侠没能找到自己能表达的价值观。传统的价值观被解构,新价值观未确立。新武侠没有价值观的支撑,找不到支点和杠杆,所以走向没落,走向边缘化冷门化,被穿越、架空、玄幻等更能切中当下新的阅读时代、新的阅读群体、新的价值取向的类型所代替。”

  武侠文学走向何方?

  如今的文学界,多种文学类型并存,众声喧哗,武侠小说难以突出重围,再现昔日风光。但仍有像徐皓峰这样的少数作家坚守在这片园地勤奋耕耘,徐皓峰的作品被评论家施战军赞为“写得非常艺术,有古典与现代相融的味道”。评论家们期待这些坚守武侠文学的作家能够登上新的高峰。

  邱华栋预言,未来武侠小说可能让位于科幻。

  “‘武侠’的复活与再生,将不是类型的界定,而是一种‘精神’的演绎。”庄庸举了网络作家猫腻的《间客》为例。

  从“类型”上说,这是一部“玄幻”作品;但猫腻自己觉得他写的就是“武侠”:“我在《间客》里尝试做过我自己对武侠的定义:武就是拳头,侠就是道理,武侠就是用拳头讲道理……”

  庄庸说,“猫腻的第一部作品《映秀十年事》在我看来,就像一本未完成的武侠小说;然后,《朱雀记》是‘奇幻’,《庆余年》是‘架空历史’,到《间客》……一部部地写下来,猫腻在以自己的方式,用作品演绎着‘武侠’的精神。优秀的网络小说把武侠精神拓展了,赋予新的内涵和外延。这可以说是一种网络时代的‘新武侠’。”

  也就是说,在网络文学时代,武侠小说的元素、精神和灵魂,不断被其他类型文(如玄幻、历史、科幻等)吸收,以另外一种方式复活再生,并薪火相传。这是未来“武侠”发展的主要路径之一。庄庸说,第二个路径便是,武侠作为一种文学类型还存在,但要生存下去的话,其内涵和外延都要拓展,要充分汲取其他类型的优秀元素。

  庄庸认为,网络时代的新武侠文学代表着当下网络新生代的自我努力:他们正在假借“新武侠”之名,讲述自己想象与体验之事,诠释着一代人的精神状态、话语方式、思想内涵。比之于传统武侠,网络时代的新武侠在人物、情节、背景、语言、想象、主题、象征、哲学和类型等方面都发生了变革,以纪录网络新生代正在发生的语言革命、思想革命和生存形态革命。


  作者:杨鸥  责任编辑:纪敬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