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剧的不息光芒从未沾染时间的尘埃。450年,不是我们与经典的距离,而是莎剧的改编之力、变奏之音。
装饰变奏:一千个舞台
  莎翁一生创造了37部戏剧,同一部剧的不同版本、或不同场次观看,带来的不同感受,让我似乎找到了某种通关的密码——原来同样一部莎剧,在不同创作者的呈现之下,会有不同所得与发展。主题固然永恒,但观看感受却随着观者年龄或是创作者思考重心的不同而千差万别。【详细
  【如何变奏】全世界的戏剧人对重新演绎莎士比亚孜孜不倦,而面对经典有时会走向故意深刻和故意颠覆两个极端,甚至陷入经典的窠臼而装深沉,忘了其实我们最原始的想法是讲一个好看的故事。事实上,让故事合情合理、清晰好看,也许就是传递人物性格和故事深刻性的最好手段。【详细
自由变奏:电影颠覆盛筵
  “颠覆”一词,似乎已成一个后现代文化标记。传统上的经典,在饱受“影响焦虑”折磨的一代笔下,也饱受着百般折磨。在这一场颠覆经典的大战中,莎士比亚自然难逃一“颠”,而在眼球经济为特征的视觉时代,影视改编当仁不让地排布着这一场颠覆盛筵。【详细
  >>>黑泽明的莎士比亚:杰出的改编是灵魂之间的对话
  黑泽明的莎士比亚是银幕上的《蜘蛛巢城》和《乱》,甚至比舞台上的《麦克白》和《李尔王》更加残酷,更加苍茫,也更加悲凉。在所有的莎士比亚戏剧改编作品中,《蜘蛛巢城》和《乱》是最不像改编的改编,却也是最接近电影的莎士比亚和最接近莎士比亚的电影。
中国组曲:戏曲溶解莎翁?
  莎士比亚与中国戏曲元素的结合是一种有趣而富有争议的呈现。来自美国的戏剧人格雷夫斯正在中国做这样的尝试,他的新作《奥赛罗》将让演员在舞台上用京剧的肢体语言表达情感,但前提是保持原作故事的完整性。正式排练前,要用数周时间对演员进行京剧形体训练。【详细
  >>>莎士比亚的“模糊”埋下多重解读的种子
  西方学者莫瑞·莱维斯曾批评中国对莎剧的篡改,认为我们给莎剧人物穿上中国戏服,或添油加醋,或大肆删改,把莎剧变成中国意识形态的附属品。然而,搬演莎剧并无金科玉律,黑泽明连莎翁台词都未保留,但吃透了原著精神,再现时才情恣肆,全然没有束手束脚的感觉。
 
大师中的大师


  在莎士比亚所处的16世纪,他并非唯一的文学大师,前辈有拉伯雷、塞万提斯;同时代的有蒙田、培根;后起才俊中也有弥尔顿、笛福。但几个世纪之后,前述诸公位置较之莎士比亚,只能瞠乎其后,莎士比亚,是如何成为超级大师的?

有多少哈姆雷特可以重来


  2004年可列举《哈姆雷特》有声电影的重要版本多达20部。窥斑见豹,没有哪个形象能比哈姆雷特在不同时间、不同国度、不同语境下的不同演绎更能彰显莎士比亚的不朽,他对人性描摹的开放态度为后人从不同向度的开掘提供了莫大的空间。试撷取六个版本进行比较。【详细

■本土王子难摆脱舞台感
  
由于早年衷以及戏剧导演经历,胡雪桦选择改编《哈姆雷特》。《喜马拉雅王子》贴近原著,尤其剧情的前半部分几乎如出一辙。不过,该片仍做了大胆改变,最明显的就是篡权的王叔与皇后。
■不是复仇是成长与责任
   《狮子王》主题出人意料的严肃。影片小心地将诸如弑君、死亡、欺骗这些复杂的成人概念用尽量无害的方式展现出来。编剧笔调精准地将迪士尼善恶分明的是非观编织进《哈姆雷特》复杂的人性故事中。
千龙专题报道 专题制作:汪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