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专题 >> 正文区

李睿珺:找水草丰茂的地方,寻找失落的心灵家园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4-04-19 11:36:04  来源:千龙文化  

来源:民族电影网

  这是裕固族历史上第一部电影。一个人口不到10万的西北游牧民族,在工业化、城镇化的现代冲击之下,该何去何从?《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用安静而忧伤的诗意画面,讲述了两个裕固族孩子找寻精神家园的故事……

  电影创作源于对文化生态变迁的感叹

  巴吐尔和索嘎勒是祁连山脚下裕固族牧民的孩子。兄弟俩的父母到处游牧,他们只好寄宿在学校。一天,照顾他们的爷爷去世了,兄弟俩决定去找父亲。他们沿着河流,一路穿越戈壁、怪石林、草原,时而在寺庙中留宿,时而在荒弃的古城和村落露宿。一路上,兄弟俩有哭有笑,渐渐消除了之前彼此的隔阂。当他们终于走到有水的地方时,呈现在眼前的是隆隆作响的淘金机械,而自己的父亲就在淘金者队伍中……

  这就是《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所讲述的故事。没有复杂的故事情节和激烈的戏剧冲突,有的只是两个孩子在找寻父亲途中的所见所闻。通过孩子的视角,电影其实要表达的是工业文明冲击之下,生态环境破坏、传统家园荒芜、乡土文明丧失的无奈和忧伤。

  《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的编剧、导演李睿珺,出生于甘肃。作为一名从西部农村走出来的青年艺术家,他有着很深的乡土情结,对社会转型期故乡的剧烈人事变迁有着特殊的敏感和关注。此前,他关注农村老人生存状态的电影《老驴头》和《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以深厚的人文关怀,曾分别入围釜山国际电影节和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在多个国家展映。

  《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讲的仍是甘肃的故事。“裕固族生活的肃南县离我家乡就隔着一片沙漠,民间往来很频繁。”李睿珺介绍,从小他就看见裕固族牧民骑着骆驼过来买东西,喜欢听他们讲游牧的故事,那时对裕固族的生活充满了好奇。

  这些年,李睿珺发现家乡发生了很大变化,大多数裕固族牧民不再游牧了,他们或圈养过多的牲畜,或把草场开垦成耕地,租给别人耕种。耕地需要灌溉,当地人就打机井,大量抽取地下水,结果原本丰美的湖泊消失了,草原枯萎了。

  家乡生态环境的恶化,促使李睿珺创作了剧本《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该剧本获得第35届香港国际电影节HAF剧本发展大奖、纪念博伟达亚洲电影计划大奖。同时,入围2011年北京国际电影季剧本创投会、鹿特丹国际电影节HBF剧本奖。2012年获得美国全球电影计划剧本奖。

  拍片过程就是找寻裕固族文化传统的过程

  作为一名汉族导演,来执导一部裕固族电影,李睿珺坦言并不轻松。最难的,莫过于“语言关”。

  “裕固族过去曾经很强大,还统治过河西走廊。”李睿珺说,“但可悲的是,现在95%以上的裕固族已经不会说裕固语,更看不懂他们博物馆里那些古代碑刻文字。”

  于是,问题来了——电影中的裕固族孩子说什么语言?“说汉语当然省事,但我拍的是部裕固族电影,里面的人却不说裕固语,我从心理上不能接受。”李睿珺说。

  为了找会说裕固语的孩子,剧组到肃南县语言保存最好的明花乡挑选小演员,最终从200多个男孩中找到七八个会说一点儿裕固语的孩子,集中训练后,又从中挑出两名小演员。

  “这两个男孩也只会讲简单的词汇,成段的句子是不会的。”李睿珺介绍,剧组只好采用了费时费力的笨办法:请裕固语讲得好的老人将台词念出来,录音整理,让小演员一板一眼照着学。导演则按照裕固语台词的拼音标注,来监督小演员的台词是否过关。

  除了语言,骑马、骑骆驼也是大问题。裕固族是游牧民族,过去,骑马、骑骆驼是基本技能,但现在的孩子们基本都不会了。于是,剧组又得培训演员骑骆驼、喂牲口,帮他们熟悉裕固族过去的生活习惯。这个过程,就花费了3个多月。

  “如果当时有人跟拍我们培训演员、恢复裕固族语言的这个过程,一定能做成一部精彩的纪录片。”李睿珺感慨道,“因为裕固族传统文化遗落得太多了,而这个片子的拍摄就是不断地找寻这些失去的东西的过程。”

  作为一部关注人文的艺术影片,李睿珺对《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日后上院线并不抱太多期望。“但假使有一天,裕固语消亡了,后来的人们能在这部片子中听到裕固语,看到裕固族游牧风貌,那这部片子也算有些史料价值。”李睿珺说。

  国际团队参与后期制作

  2013年下半年,《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在甘肃肃南裕固族自治县拍摄完成。由于该剧剧本曾在香港国际电影节、鹿特丹国际电影节上获奖,因此影片一拍出就受到各方关注。2013年底,粗剪的样片受邀送到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并且成功入围。

  “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通知片子入围,但要求今年1月完成影片的全部制作,才能参赛。我不想匆匆忙忙地赶后期,所以拒绝了。好不容易做了一部片子,还是想把它做好。”李睿珺说。

  目前,《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正在进行后期制作。画面处理方面,邀请了韩国的专业团队。音乐方面,邀请的则是曾为阿巴斯的电影创作音乐的伊朗著名音乐人佩曼·亚丹里安。

  “裕固族是古突厥语族,这一点和伊朗有关联。佩曼·亚丹里安曾为娄烨的《颐和园》和李玉的《观音山》创作音乐。他看了《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样片后,喜欢影片的风格,愿意为这部片子做音乐。”李睿珺介绍。

  当然,影片中也不乏裕固族音乐风格,如孩子唱的民歌。“其实,我不想太突出影片的民族性,片中也没有刻意展示民族风情。因为故事虽发生在裕固族身上,但反映的是全人类在现代化进程中生态、文化方面的困境,是一个世界性话题。”李睿珺说。

  如果制作顺利,《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有望明年冲击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奖项。


  编辑:张露汀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