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进入学校教写作让作家们庆幸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4-03-17 08:07:39  来源:金陵晚报  
  2014年是格非的五十知命之年,近期其两部最新自选集《相遇》、《博尔赫斯的面孔》由译林社出版上市,是这位当代实力派作家对其三十年写作生涯的回首和总结。14日,格非来到先锋书店与老友毕飞宇一起对谈,除了聊到目前作家们的写作状态之外,两位目前同为大学教授的作家并没有对自己的各种获奖作品有多骄傲,反而是都庆幸进入学校教书,这才是让两位作家自豪之处,“在我看来,文学、作家是可以教的,我就自学过有这个经历。当然天才教不出来,但并不意味着‘毕飞宇’不可教,南京可以教出5000个毕飞宇。”

  建议

  作家应远离心灵鸡汤

  《相遇》收录了格非二十余年来中短篇小说十二篇,其中包括了《迷舟》、《青黄》等传诵一时的名篇。这些故事以优雅精纯的语言和清晰缜密的细节呈现出无比真实的生活质地感,同时又让微妙难言的意绪如迷雾流淌。《博尔赫斯的面孔》则是格非最新的散文集和评论集。他的游记和忆旧文,叙事轻捷,妙趣横生;读书札记和文化短评往往切中肯綮;文学评论则优美耐读,见解深透。

  近年,包括格非、王安忆在内的许多著名作家不再一心只写小说,也开始推出散文集。“虚构的小说看起来离生活太远,心灵鸡汤因此大行其道。”但是格非认为,这些散文与时下流行的心灵鸡汤是完全不同的,“心灵鸡汤就像是安慰剂,告诉你应该怎么喝茶、怎么生活,建立了一个保护系统。让你小心翼翼避开这个避开那个。可是,这样的一生有什么意义。”

  虽然是教你如何面对,但是格非认为并没有一个真正的解决之道,“文学应该是告诉你,面对困境的时候是如何思考的,从故事中去撬开真实性,而非直接告诉你怎样去做。”

  支持

  要写小说真的可以学

  都是作家,目前两人一个是清华大学的教授、一个在南大任职,相同的经历让两人的共同语言也多了不少。昨天面对记者,两人都不约而同表示赞成作家进入高校。“虽然我有小10年才适应,但是我现在才发现有太多好处了。”格非说,“过去我不喜欢坚决不会去读的作家和书,但为了教学生,我就必须去看,让自己也扩大了不少阅读量。”

  格非认为,过去的文学家和批评家,很少有分开的,“你无法想象一个从来不写散文、诗歌的人,去评点其他人的诗歌散文。所以,作家进高校,我绝对支持。这个制度并不是现在才发明出来的。对于一个作家来说,身置高校,在与学生的交流中,能够最大限度获得一种真实的文学氛围。他们不是你的粉丝,能够直接给你提出意见。”

  作家教你去写作,毕飞宇则更加认为文学确实是一种技艺可以去传授。“写小说可以教,当然,除了这个对象是天才之外。我20多岁打算写小说时就是自学的,有这个经历,作家如何阅读如何采文本,都可以学的。天才教不出,但是可以在南京教出5000个‘毕飞宇’。”不过毕飞宇坦言,他的写作课上,主要还是和学生们一同去感受文学、寻找其中的吸引力,“并不会干涉学生对任何一个人物的设置,而是教给学生一些方法。”

  新作

  下本书格非专谈《金瓶梅》

  刚有新作面市,格非还向记者透露,其另一本新作也即将出炉,这次不是小说,而是一本专门谈《金瓶梅》的研究书籍。“我一直认为,《金瓶梅》是一本‘全息’式的小说,直接反映了当时的很多问题,甚至,也能反映当下的问题。”格非认为,在《金瓶梅》的时代,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程朱理学开始有点管不住世人了,法律的重要开始被一再强调。”

  因此在新作中,他将不会谈文学性,而是从历史、背景的角度全面分析《金瓶梅》。


  作者:王婕妤  责任编辑:贾玉静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格非:我们很多作家已严重脱离生活 2014-01-14 07:51:14
v 先锋作家如今已“老”? 2014-01-02 08:17:29
v 文学“向后”走 也是一种“进步” 2013-12-30 09:15:12
v 格非:只有了解才能引导 2013-04-23 10:02:41
v 一个中国作家的“外卖”心得 2013-01-31 16:54:08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