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须要在家乡里才有味道,羁旅凄凉,到了年下只有长吁短叹的份儿,还能有半点欢乐的心情?北平远在天边,徒萦梦想,童时过年风景,尚可回忆一二。

---《北平年景》梁实秋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又到春节,各有各的过法儿,是沿袭老礼儿,还是出新招儿,咂摸着不一样的年味儿,洋溢着一样的幸福。

 

  「一家」

  老宅门里的春节味道

  李老爷子说多少年一家子人求的是过个踏实年,幸福就是一家人团团圆圆,传统老宅院、传统老人家、传统老习俗三个特点都具备的老住户那就更难了。

  除夕晚饭前都要祭祖。老太太点燃三炷香和两支蜡烛,家人们一起向着北方祖先施礼。由中国家谱资料研究中心监制的中华姓氏始祖像,李氏始祖---李利贞的画像位于正中。>>>

 

  「一餐」

  一餐一饭皆有心情

  春节是阖家团圆的美好时刻。所谓众口难调,同样面对吃,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样或那样的差别?

  秘密在于饮食同每个人的性格、气质以及心理有着必然的关系。“生活就是一种心情替换着另一种心情,酸甜苦辣咸,只能逐一慢慢体会。五味俱全的人生,如果可能的话,我想知道我可不可以挑食,只尝甜的那一味?”要是自己可以选择,你会选择哪种口味呢?>>>

 

  「一言」

  不同时期春节流行语

  上世纪60年代:在单位组织的团拜会上,领导倡议大家,不要封建迷信,不要铺张浪费,不要到处游荡,不要班前喝酒。

  上世纪80年代:豪言壮语少了,年话回归到普通的“过年好啊!”在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恭喜发财”重新成为时髦拜年话。>>>

 

  「一行」

  行走中的年

  不记得从哪一年开始,别人吃了过年饺子,准备开桌搓麻将的时候,我却背起行囊,踩着满街的爆竹碎屑,在行走中去过我的年了。

  就算要感受一下春节这个传统节日,也不能不走出去,在行走中体味既相同又不同的中国年。况且除夕一过,曾经俏得如皇家格格一般的车票、机票,转眼就变了邻家的二丫,怎能不借此出去溜达一番?>>>

 

  「不一样」

  且看宋人“月穷岁尽”

  除夕承载了中国人太多的情感与记忆。中国人过除夕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除夕的内容也发生过很多的变化。与大家分享宋代的人们与今人不一样的除夕。

  宋代人所说的打灰堆,大约就是在天亮前拿着一挂满铜钱的竹竿,用力敲打灰堆或垃圾堆。据说只要打过灰堆之后,这家主人就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心愿也多可实现,故也称作“击如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