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秋拍,当代艺术作品有亿元天价成交,也不乏惨淡流拍。且深探这部冰火巨制的三大主角:“戏子”艺术家、“厨子”拍卖行及“痞子”新藏家。
戏子:一颦“活死人”,一笑“营销家”
  ▲毫无价值的“活死人” 曾梵志、岳敏君、方力钧,一个画面具,一个画笑脸,一个画光头。在他们刷新个人拍卖成交最高纪录的同时,哗然与鄙弃也随即而来。有人认为,这些市场明星一直在重复过气的内容和形式,早被当前的当代艺术淘汰,并会让更多的人误解当代艺术。【详细
  ▲规模庞大的“乡镇企业家” 达明·赫斯特如今已成了工商管理的教学案例。关于身份问题,有批评称,“现在很多艺术家更像一个乡镇企业家,从国外找一个艺术概念和形式,找一批人帮他实施、生产、制作,找美术展览场地做展览,自己在媒体上出镜宣传营销,最后接待收藏家。【详细
痞子:被土豪侮辱与损害的
  “新藏家”,以金融、房地产行业的土豪为多,他们投资艺术品,为配置资产与避税、追求投资回报或个人兴趣爱好,购买力之强出乎意料。可以预计的是这些资本的介入很容易形成垄断格局,蛮横地操控价格追求暴利,个人藏家被逐渐边缘化,艺术知音逐渐黯淡。【详细
  【如何从良】成熟的收藏家会在一级市场阶段(画廊等)时,介入到艺术家的成长过程中。这个磨合期通常会持续8-10年,有的甚至更长。在一级市场中,藏家对待艺术更显纯粹,大家讨论的是艺术的本体,并积极参与到艺术家的成长全过程中。这次落槌价1.8亿港币的《最后的晚餐》,就是尤伦斯夫妇当年的藏品,可以想象的是他们收购这件作品的价格,当时不会超过二十万元。【详细
厨子:群雄逐鹿促使艺市趋暖
  由于苏富比、嘉德和保利的“三国演义”,2013首轮秋拍有了更大影响。苏富比在香港主场高举精品策略,嘉德则复制了其在北京主场已经成功打造的“大观”夜场……三大巨头之间的竞争形成了明显的合力,此次争霸必将促进艺市趋暖,而且不仅仅限于那些天价纪录。【详细

  >>>拍场之虞
  1 保税拍卖难减拍品重负
  保税拍卖其实并不能解决大的问题,主要意义在于进出关手续的简化,不会影响大局。如果购买了艺术品就放在保税区内坐等升值,与股票基本上也就没啥两样了。【详细
  2 偶然天价不代表黄金时代到了
  问题在于,缺乏大众收藏和装饰基础的当代艺术品何时能从2006年以来的下滑中真正触底反弹?恐怕也不是这件过亿元的拍品所能完全引导得了的。【详细

 
旁白:谁是拍卖界当代英雄

  香港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中,曾梵志《协和医院系列之三》三联画拍出1.13亿港元。继此前《最后的晚餐》以近1.81亿港元成交后,他的又一件作品进入亿元俱乐部。【详细


  继张大千、齐白石等之后,黄胄也晋级中国书画亿元俱乐部。12月3日,北京保利2013秋拍近现代书画夜场举槌,《欢腾的草原》从1300万起价后以1.288亿元成交,创下黄胄作品个人拍卖纪录。【详细

观众掐架


■槽源:“插图画”过亿元 侮辱国人智商?
正方:艾玛,兄弟被整智硬了

策展人崔某:曾梵志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画画的,一个十几年没有创新、实验的画家,他不属于艺术史行列,仅仅无异卡通一代的一种趣味。More
收藏家冯某:当年他们过着艰苦的日子,对社会心存不满,画出来的东西很怪,只是发泄。卖的不过是审丑概念。More
批评家朱某:《最后的晚餐》讨论的虽然是当代人性问题,所用的语言却还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表现主义的模式。More

中立方:呃,智商系一种神秘东东
艺术家满某:如果我们感到愤怒,其实是间接认同了一种价值观——钱可以衡量一切。我毫不关心1.8亿,那只是资本运作的结果,跟艺术本身无关。More
反方: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学习了
教授王某:曾梵志是一个好画家,作品的艺术价值也无需否认。你做生意赢不了人家,不要指责人家;你对艺术的判断力不及人家,也不要指责人家。More
千龙专题报道 专题制作:汪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