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地坛:85年前的“市民公园”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3-11-26 07:46:40  来源:北京日报  


1928年的地坛,已辟为“市民公园”。

  方泽坛便是地坛的原名,还包括皇祇室、斋宫、神库、神厨、宰牲亭、钟楼等建筑。

  踏着台阶,登上方方正正的拜台,只觉得四周平坦开阔,一览无余,初看时觉察不出有何特别之处。但翻阅了方泽坛的建筑史料,才知道这儿的一门一台阶都大有讲究。古人认为“父天母地”,故天坛与地坛的修建便是对应天地的象征。天坛以圆形不断重复,地坛则呈现“回”形重复的正方形,这体现着古代“天圆地方”思想。再看地坛两层,台阶八层,也是根据《周易》中“地为坤卦”的学说,对应地为阴性,数取偶数。

  而值得一提的是,地坛是何时从皇家坛庙变成一座平民公园的。

  1923年日本关东地区发生7.9级大地震,此时的末代皇帝溥仪为了让世界都知道还有一个“宣统帝”,便组织全国募款赈灾,并煞费苦心地想出将地坛开放,卖票供头面人物游览的办法。然而这位被罢黜的封建旧主不久后就被直系军阀冯玉祥赶出了皇宫,皇家祭祀制度如同它依附的封建王朝一样,成为历史。

  1925年,薛笃弼任京兆尹,官职相当于今日的首都市长。他向中华民国内务部申请将地坛辟为公园,并多方募款,而后将杂草丛生的废园整顿一新,于斋宫南空地处建世界园,于坛内西南部造公共体育场,于皇祇室设通俗图书馆。此时的地坛游人成群、熙熙攘攘,后来名曰“市民公园”,就是平民的公园。

  绕出方泽坛,途经一片郁郁葱葱的柏树林,树下坐着一个老大爷,惬意地享受着透过树枝斜照下来的午后阳光。巧遇两只慵懒的白猫踱着步子,挡在路中间,不时朝着你娇羞地“喵”两声。这一叫四周显得更加安静了。

  “老大爷,这地坛还有什么值得逛的地方吗?”

  老大爷熟练地伸手向西一指:“西边有个钟楼,在维修。那边还有斋宫,不让进。没什么特别的,瞎逛逛呗!”


儒学做人的训诫

  虽然地坛在老爷子说来没什么特别的,但看看他所坐的那陈旧小马扎、脚边那个积了茶渍的水杯和身后那把老式雨伞,却像是天天都到这儿闲坐的老街坊。于是我想起了地坛的另一位老朋友——史铁生,想起了史铁生的《我与地坛》:

  “我要摇着轮椅进入园中,他为一个失魂落魄的人把一切都准备好了。那时,太阳循着亘古不变的路途正越来越大,也越红。在满园弥漫的沉静光芒中,一个人更容易看到时间,并看到自己的身影。”

  或许,这便是地坛的魅力,它能够让一位心灵敏感的人,在此体味人生与自然时空的关系。如同“天父地母”的比喻,地坛这座园子灵魂里蕴藏的是大地的母性,无言地接受每一个向她走来的孩子。你看那北园的中医药养生文化园中,几个小孩仰直了脖子,围着几棵挂满红柿子的老树转,枯黄的落叶在他们脚下吱吱作响。回廊上坐着一对拉二胡和拉手风琴的老夫妇,断断续续的练习曲此起彼伏;假山边站着一个边压腿边哼戏曲的中年男子……就是这样一座园子“安静而并非无声”,“安静,也不是与世隔离”。

  秋天的地坛公园算得上热闹,到哪儿都有人,但却总让人感到安静。因为你总能找到一处安身之所,一片芳草地、一张木条凳或是一环圆花圃。坐下来,心就踏实,人就静了。

  地坛什么也没说,历史的沉浮之变在她早已是过眼云烟。每年金秋叶黄她依旧明艳,每逢春节庙会她依旧热闹,因为经历过许多,也就有许多东西在她身上来了又去了,她便像大地一样无言而坦然,只是四百多年的底蕴让人身在其中时,自然而然地就看到了时间,看到了自己。


[1][2]页

  作者:刘婷  责任编辑:纪敬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让书市成为新的公共文化服务阵地 2013-05-14 08:47:35
v 传统书市,前景何如? 2013-05-14 08:44:07
v 22年地坛书市告别京城 2013-05-02 14:49:34
v 地坛春季书市无奈取消 2013-05-02 09:53:41
v 地坛庙会简洁开幕主打文化 2013-02-10 09:05:24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