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距离河北省燕郊7公里,北京天安门24公里,那儿就是宋庄。自1994年,方力钧、岳敏君、刘炜等艺术家从北京圆明园搬到宋庄,已过去20年。截至2012年底,已经有近5000位艺术家在此生活创作,这里分布着22座大型美术馆、113家画廊、4500多个艺术工作室,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艺术家群落集聚地。

  这个村子有自己的艺术徽标;街道两侧画廊林立;路边的房子有与众不同的线条;即使在最深的巷子里,也可能住着一个艺术家,他们共同用自画像“讲述”着自己的宋庄故事。

 
两个时代:孤独与喧嚣
  “2005年5月,四川艺术家陶涛在宋庄家中自戕,将自己的青春葬在了宋庄。同年9月,在艺术家赵鲁军的老家山东日照,人们在海边意外地发现了他的尸体,后经有关部门鉴定也属自杀身亡。这是两起惨痛的悲剧,均发生在宋庄迎来春天之前最冷的季节。有人在这个季节‘猫’起来过冬,躲过了严寒。然而,却有人在寒夜中离去,再也没有看到后来的朝阳……”
  2005年是“前宋庄时代”和“后宋庄时代”的分水岭,宋庄在一点点演变。>>>详细
  “就是一个农村”,“荒凉、破败”,“没电话、不通车”……这样描述早期的宋庄,几乎没有人反对。因为这里“没有直通北京的公交车,甚至没有柏油马路,这里很闭塞,信息靠口口相传”。而让艺术家们感到不便的是,最近的澡堂,骑自行车去都得近20分钟。在他们居住的小堡村里,只有一个小卖部,被大家戏称为“王府井”。
墙内开花墙外香
  在宋庄小堡村的主街道上,经常会见到许多载满慕名来画家村参观的中外游客的观光车。这其中有人是来参观游玩,有人是为新居购得家具,还有一种人,他们往往很低调,一天又一天,在工作室默默细看作品,这种人,常常是有特殊身份的收藏家,也有国际策展人。宋庄在国外的名声远大于国内。喜欢中国文化的老外圈里流行着一句话:到中国如果没去宋庄,就等于没到过中国。>>>详细
创造“神话”的地方
  在2005年的第一次艺术节上,一位来自陕北农村的农民画家关键的油画,一下被一个德国机构以数百万元收藏;在宋庄坚持十多年的画家李光林的所有作品,被美国某机构一次性收藏。生活在宋庄的艺术家们的命运,因全世界收藏家、投资人的介入而不断发生着神话般的变化。除了艺术家们因艺术而传奇,生活在宋庄的与艺术有关的诸多服务业,也发生着神奇的变化。>>>详细
 
两类人生:土与金
  随着宋庄的艺术家数量增加,分层也更加明显。在宋庄中心广场有座7层塔形的地标雕塑,自上而下的材料分别是金、银、铜、铁、锡、泥砂,大家戏称它为“土生金”。如今看来,它确有寓意。

  作为职业艺术家的集聚地,宋庄的艺术样态已十分丰富。有人认为,宋庄格局已经形成,新的艺术家进入后只能对号入座,很难成为代表。并且那些成功者的艺术语言也不可避免地影响着后来者。“这是时代的悲剧,艺术的悖论”。

  宋庄的20年,“土”与“金”并没置换,但它允许有人在这儿“做梦”。>>>详细

  选择宋庄这样一个地方居住,就意味选择一种闲暇、慵懒、清谈和酒精的生活方式。很多人在1993年、1994年的时候主动离开了圆明园,那时是圆明园画家村最热闹的时候,一批艺术家显然已经不适应那样的“闹”了。于是很多人在远离市区,在房租低廉的宋庄买地建房,晒太阳、画画。即使这样,生活依旧是需要成本的。能靠卖画活着的人只是少数,而靠卖画活得富裕的就更少了,那些如今名声大振的画家,曾经也有过四处借钱、蹭饭的时候。>>>详细

岳敏君 一个很“拽”的家伙

  岳敏君在宋庄的住所占地七亩,有人说那是宋庄最大最具设计感的一栋别墅。

  走进别墅,里面的风格极其简易,红砖、白墙和水泥地,没有任何多余装饰。直至走进二楼的高墙背后,才发现这里藏着一个超大书房。岳敏君交代那是他最大的"私人空间"。>>>详细

方力钧 张大嘴的光头农民
  从1989年开始,方力钧凭借"光头"油画符号活跃于中国乃至国际当代艺术舞台,一个个张着大嘴似乎在嬉笑着为童年、历史以及现实处境呐喊。栗宪庭称其"玩世现实主义"。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是方力钧现在的生活。宋庄工作室外有湖,院里种菜,他坐在地上,眯起眼在阳光中懒洋洋地笑言"这样才像农民嘛"。>>>详细

 
两种未来:艺术还是产业
  宋庄的未来谁也没法估量,但宋庄产业化后,大量艺术家可能会被逼退。
  “被逼退的将有两类艺术家,一类是富有的,嫌宋庄太闹,还有一类是贫穷的。剩下的可能是‘生产型’艺术家,其作品可以成为产品重复生产,能结合宋庄产业升级的艺术家将会一直存在……”只有早期的宋庄不可复制。
  在宋庄美术馆的展厅中有一台面向街道的电视,昼夜不关,里面循环播放一部关于宋庄20周年的纪录片,只是,闭馆后,隔着玻璃墙,路人只能看到那一位位参与宋庄历史的艺术家在“喃喃自语”……>>>详细
  宋庄“小马拉大车”的发展现状颇受艺术界的广泛关注:该如何以最小的行政管辖承载世界级艺术区的期待?在艺术与生存之间,宋庄未来该如何发展?这匹“小马”该如何吸引更多的“伯乐”,拉动文化艺术产业的“大车”稳健向前?想让“小马”架起艺术家们的“大货车”,必须为它置齐全套装备。>>>详细
"负重的前行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宋庄是一个艺术的王国,但5000多艺术家从世界各地来到宋庄生活和发展,这无疑也给宋庄镇政府——这个原本只是一个乡镇级的行政机构的管理带来很多新挑战。
  2005年宋庄艺术促进会成立,举办了主要为宋庄艺术家服务的宋庄艺术节。由于当时条件有限,只是是把艺术家们的作品挂在小堡的主街道东西两侧的马路上。就是这样的展览,吸引了国内外不少的人参观。
  为了让艺术家们能广泛的宣传作品,政府提出了一系列整合发展措施,现阶段只得通过吸引社会资金进入的方式以解燃眉之急。>>>详细
艺术家眼里的宋庄
  宋庄的部分艺术家成功地融入了国际当代艺术潮流,在艺术经济上取得了巨大成功。有评论家指出,宋庄在当代艺术领域“与世界的接触比与中国的接触更紧密”。
  让世界看到了中国当代艺术崛起的力量,让热爱艺术的人有了精神的家园,让舍不下艺术的中国人不必背井离乡。正在生长和蜕变中的宋庄,让人有爱有梦有追寻,只要有希望,就有发展,只要有追寻,就一定能实现梦想。>>>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