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春月》与吴世良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3-11-01 10:44:31  来源:北京青年报  
  ◎静亦

  一直以来,关于女性题材的小说都是文学创作者传道命运观、生命观的叙事秘器。每每经历于社会变革或思想启蒙之时代,对于女性在小说中的命运往往被作者寄予某种想象的隐喻,因而其结果总是格外的令人唏嘘。

  长篇小说《春月》是美国华裔女作家包柏漪用英文所创作诸多中国题材作品中的一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已在美国出版。小说通过描写一位名叫春月的苏州女子美丽柔弱的一生,展现了从清末到新中国近70年间,张吴两大家族五代人的生活画卷,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近现代社会漫长岁月的动荡和变迁。作者以流畅的文笔塑造出众多栩栩如生的人物,以及精致而古朴的江南风土人情。作品问世后在美国文学界引起了轰动,曾创下持续33周登上《纽约时报》最佳畅销书榜记录,并获美国图书奖的提名,美国《出版家周刊》甚至将之称为“中国的《乱世佳人》”。

  1988年,《春月》中译本首次在中国露面,此次是20年后的重新再版。有别于一般外国翻译小说,这完全是一个英文写就的中国故事。新版书中增加了英达为追忆其母亲,也就是本书的译者吴世良所写的一篇文章。他从另一个角度揭开成就了这部小说的精彩与传奇的包柏漪与吴世良,以及吴世良与春月之间的某种独特的联系。文章虽不长,但情深切切,读来不禁潸然泪下。

  关于吴世良,在小说封面勒口处有这样一段介绍语:表演艺术家和翻译家,著名话剧家英若诚的妻子,因其出色的英语水平,曾担任过曹禺先生的秘书,并为周恩来总理作过翻译。1987年病逝于北京。《春月》是她翻译的最后一部书稿,也是她心血的结晶。

  抛开作者包柏漪中国出生,美国长大的经历,和原美国驻华大使温斯顿·洛德的夫人特殊身份外,其生母方婉华乃清代文学家方苞之后,是地地道道的名门望族。在她笔下,春月虽出身封建大家庭,却受教于有“海归”背景的大伯父,在传统与现代,中国与西方文化的夹缝中,开启了向往自由、梦想、爱情的大门。而译者吴世良出身江南大户,早年入圣约翰攻读理工,后进清华外文系,毕业与英若诚考入北京人民艺术院,是中西古今皆通的聪慧才女。

  最让人感到惊奇的是,无论是作者、译者还是小说的主人公春月,她们都有着相似的出身,而译者与春月所经历过的时代困苦、混乱似乎又有太多的重叠。英达追忆母亲之所以钟爱这个故事,投入了毕生积累和全副精力,甚至为此搭上一条命,他说是因为“它就像母亲自己的故事”。

  同为名门之后,新式启蒙教育,使得她们都从传统意义上的大家闺秀,变成了兼具新旧文化修养的知识女性,却又不乏温婉、贤良、大气、从容、坚强的美德。她们的一生都独自承担起了更多的苦痛,为整个家庭完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使命。正是她们之间的这种千丝万缕的联系和命运的相照,再加上吴世良在中英两种语言上的惊人造诣,才使得最终呈献给中国读者的是一个如此完美的中国女子——春月。我甚至说不清是春月的身上有着吴世良的影子,还是吴世良的经历给了春月更好的诠释。

  “她从不诉苦,从不怨天尤人。她身上有一种内在的庄严,一种博大的历史感,使她坚定自若,不被生活的拨弄所左右,赋予她一种独特的高尚的气质。”这是《春月》里的中国女性,这也是包柏漪给予吴世良的评价。

  其实,吸引我第一次看到中译本《春月》,还是二十年前中国友谊出版公司的那个版本。是因为作者自身的海外经历,和有点像林语堂、巴金笔下的中国女子的主人公,历经磨难,从绚烂直至凋零的爱情故事等表象上的东西。对于当时还尚处在文化荒芜的年代的我来说,有着非同一般的欣喜与诱惑。二十年后,再读《春月》,心中已然更多地被伤感所替代。因为书中那些不可言说的隐秘、伤痛和遗憾,以及透过深刻的洞观及内敛优美的文字,不断飘散出孤寂与苦涩的味道,自己在年轻的时候是断断读不出来的。从这一点上看,因为生活改变和阅历的增长,即便同为婚姻中的女性,面对同一部作品,得到的感悟竟然如此不同,这未尝不是一种收获。因为在自由的社会秩序中,人的道德处境往往显得更为孤独。


    责任编辑:汪晨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