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密云方言乐趣多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3-10-30 09:19:08  来源:北京青年报  
  ◎李东明

  ◆北京俚语方言之二

  密云县是北京至东北与内蒙古的重要门户,由北京出发,经密云县城,由古北口出关,至东北、内蒙古的道路,是一条古老而重要的交通大道。在清代,这条大道是皇帝去承德避暑山庄的御路。这就决定了密云在历史上与北京在政治、经济上的密切关系,决定了密云县城至古北口交通干线周边地区的语音与普通话语音大体相同。

  密云县山区,因为环境闭塞,交通不便,经济、文化滞后,其语音与普通话语音差异较大。这种差异在音节的声母、韵母、声调方面都有体现。

  方言中的声调差异

  在密云方音中,把“毽儿(jiànr)”读成quànr,声母和韵母都不同了;把“平安(píngān)”读成píngnān,“安”这个零声母音节,在密云方音中加上了声母“n”;“热水(rèshuǐ)”的“热”在密云方音中读成ruò,韵母变了;把“您(nín)”读成nīn,把“粥(zhōu)”读成zhóu,把“医(yī)”读成yì,声调变了。

  在声调方面,普通话中的大部分读音平的字在密云方音中读为阳平,反之,普通话中的大部分读阳平的字在密云方音中读为音平。例如,普通话中的“烟(yān)”用密云方音读出来就成了“盐”,而普通话中的“盐(yán)”,则读成“烟”。有方音的人买盐时,为了避免误会,只好在“盐”的前面再加一个“咸”字,说成“咸盐”。声调的差异是普通话与密云方音的主要差异。

  在声母方面,普通话的零声母音节(iuü起头的零声母音节除外),在密云方音中统统加上了声母“n”。例如:普通话中的“爱(ài)”,“暗(àn)”,“奥(ào)”,“欧(ōu)”,在密云方音中读为nài、nàn、nào、nōu。

  密云有许多土语,又叫地方语。精通土语的人,能很自然地运用土语说话,而不熟悉土语的人非但不会用,听不懂,还容易引起误会。来密云旅游的人,常因不懂当地土语耽误事。曾经有一位旅游者问当地一位老人:“昨天您家住过一个外来学生没有?”老人回答说:“例儿个,有个写子在这歇过”。结果询问者没有听懂。当地人所说的“例儿个”就是“昨天”、“写子”就是一个小伙子,“歇过”就是“住过”。

  密云古北口,作为长城要塞和京师门户,具有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和传奇色彩,特别是其历史悠久,官兵及商人的更迭和往来频繁,形成了它较为独特的方言体系。

  方言土语中的“老话儿”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古北口好些方言土语经过人们的口口相传,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老话儿。请看一段乡民之间的对话。

  甲:“例儿个(昨天)您干啥去了,我上家去瞧您您不在家。”

  乙:“唉,别提了,我例儿个一午更(清早)就出去了,连晌午(中午)带后晌(晚上)都没着闲儿,眼看快年下(春节)了,二子他们几个也不干正经事儿,天天比打胡混儿(混日子),给他们几个找点活儿干,谁承想,二子刺不溜荒(说话刺头)不领情。”

  甲:“这几个小子长得疙瘩噜苏(不光滑),穿得埋里埋汰(不干净),都快成要饭花子(乞丐)了还充大尾巴蛆(本事大),您瞧吧,这几个天天干鸡荒(打架)早晚得给他爸他妈丢坷碜(丢脸面)。”

  乙:“那可不。”

  简短的一段人物对话,充分说明古北口地区丰富的方言土语,这些方言土语在这里流传了数千年,自然形成了人们的口头语。

  诙谐文字游戏“露八分”

  古北口还流传着一种古老的语言形式——露八分。这种语言据说源自明清时期,既可以在生活中使用,同时又是一种诙谐的文字游戏。然而现在,全镇只有十几位老人还在使用。

  “慌里慌,你干啥去?”“找高高在去医院,看锯齿獠。”“中午吃什么呀?”“鸡啄碎。”这是古北口镇河西村一段古怪的对话,对话双方是两位年过六旬的老人。

  这种听起来让人一头雾水的语言叫“露八分”,就是把一个四字成语或短语隐去最后一个字,那隐去的字才是真正想表达的意思。“四个字说出三个,省略一个,不是露出了八分吗。”古北口河西村张玉山解释道,说一个姓张的人就叫“慌里慌”,隐去了那个张字。姓尚就是高高在,隐了上(尚)字。隐去的字可以音同字不同。开头那段话翻译过来,就是“老张,你干什么去?”“找老尚去医院看牙。”“中午吃什么呀?”“米饭。”

  大家可别小看这“露八分”,它在抗日战争时期还派上过用场,让经过古北口的商人“脱险”。当时不少伪警察在山路上设卡盘查过往客商,雁过拔毛。一次,走在前面的商人碰上了伪警察,便高声喊:我是慌里慌,有游山逛!伪警察不知何意,后面的人都明白了。“游山逛景——有警察呀。”大家都改道了。

  据推测,露八分应该出现在明清时期,因为古北口是边关,“北捍朔漠,南通幽燕”,明清时期是重要的商品集散地,繁盛时期商贾云集,商号林立。当时商业交流频繁,商贩在做买卖时流行一种只有买卖双方才能听得懂的暗语,第三方不知所云,现在逐渐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谈。

  (作者单位:密云县党史办公室)

第[1][2]

    责任编辑:汪晨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相关新闻
v 通州话=通州老北京话+河北话+天津话 2013-10-17 09:13:42
v 爆红网络 1917年的四川话教材好洋气 2013-10-06 09:11:34
v 方言的纠结 2013-07-15 08:25:43
v 俩美国小伙建中国方言地图 2013-07-10 09:17:14
v 美国学生为何要拯救中国方言? 2013-07-10 08:54:14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