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城市的建筑是凝固的历史。自1153年成为金代都城至今,北京这只魔方经历了并正在经历着飞旋般的变化。新的城市地标不断涌现,古老与现代和谐并存,而在这座城市中岿然不动的是这些历经岁月的古代遗迹,它们是曾经辉煌的城市文明史的注脚,也是正在辉煌的北京步入世界城市的见证。
建都:旋动古城的魔方
  金中都遗址的发掘,证实北京从始便是从一座方方正正的“城邦”发展而来。860年建都史上每一次建设、扩张、繁荣、改造直至将这座城市“加工”成型,都仿佛魔方上一个个小小“插件”的转动与啮合,严丝合缝,日臻完美。
金中都
  完颜亮和他的王朝以另一种方式“长驻”北京。他们留下了大量名胜古迹,显示着他们在征战之余的闲情雅致。今天尚存的北海、香山、钓鱼台、玉泉山、陶然亭、玉渊潭等,都是当年金朝皇帝的离宫别苑。
元大都
  马可波罗和众多曾见识过元大都的壮丽与繁华的国外旅行家们笔下那个呈现了惊世繁荣的黄金之国、帝王之城,只能静待后人研究、发掘。元大都城垣遗址公园,是目前唯一能窥见一二遗迹。
明清皇城
  蒯祥在京40多年,曾负责兴建紫禁城内太和、中和、保和三大殿。很不幸,这三大殿在1457年被大火烧毁。八年后,明英宗请他重建城楼,以及两宫、五府、六衙署等。1464年他主持明十三陵中的裕陵建造。
宫阙——重构帝王的图腾
  北京的宫阙是四朝帝王留下的融汇华夏各民族文化特征的城市标识,讲述着860年建都史上耀眼的故事。现在的北京,以包容的态度接纳时时刻刻扑面而来的一切,这是从她成为都城的第一天起便身体力行的城市精神。
忽必烈划定中轴线
  忽必烈在位期间着力将大都打造成为国际化城市。从城市建筑的角度来说,元大都的拥有者忽必烈是蒙古人,总设计师刘秉忠是汉族人,总工程师也黑迭儿是阿拉伯人……
朱棣兴修紫禁城
  明朝迤逦而来的路程与北京的城市建筑史紧密相关。直至今日,紫禁城、天坛、太庙、历代帝王庙等地标性建筑尽皆出于明朝,乃帝王九五之尊的天命之地、灵杰之所。
天下园林聚京师
  乾隆一生六下江南,一面微服私访、查看吏治,一面饱览中国南方的优美山水和精致园林,并萌生了将天下园林齐聚京师的愿望——圆明园、清漪园次第兴建、完善。
皇陵——探寻隐秘的龙寝
  传说中的刘伯温是个神赐之人,他是北京建都史上最早的“降魔人”,赶走恶龙的他此后又为皇帝精心挑选了陵寝所在,让明朝的十三位“真龙天子”安息于十三陵。传说只是传说。然而,伫立于北京的一处处皇家陵寝一直在昭告世人,北京以真实的历史,演绎着名副其实的龙与地下城。
金帝陵伏于北京地下
  房山区大房山麓发掘出的金陵,是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少数民族皇陵。经过金海陵王完颜亮、世宗、章宗、卫绍王、宣宗五世的营建,形成面积约60平方公里的大型皇家陵寝。
明成祖选定十三陵
  因“夺门之变”而未能入葬祖坟的景泰帝朱祁镇的陵墓坐落于京西玉泉山脚下,后人称其为景泰陵。它与天寿山脚下的明十三陵一道构成目前中国保存最为完整的帝王墓葬群。
清西陵雍正肇始
  在已拥有清东陵如此大规模的帝王陵墓群之后,雍正皇帝因不想和父亲葬在一处、死后还要对父亲谢罪听其训斥,改变了父子同葬的祖制,在河北易县大兴土木建造清西陵。
历代服饰:触摸斑斓的织缕
   清:仕女旗装宽褶裙
   明:穿宽袖背子的贵妇
   明:戴儒巾穿衫子的士人
   元:女子流行高帽长裙
   元:贵族崇尚加金镶宝
   金:紫地云鹤金锦棉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