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近日,爱尔兰诗人的逝世使国内外诗坛感慨悲恸。希尼的死是自然之死,甚至可以说是谦和的死,谦和如诗人本人的生命。这死亡的分量来自诗人生命的分量。很多人在微博上回忆起自己的“希尼缘分”,描述心目中何谓一个真正有力量的诗人,何谓真正懂得诗歌写作奥义的诗人。国内诗坛自70年代以来纷争不断,野心、话语权、天真、才能的背后,暗流潜涌。即便这样,人类对诗歌的真实需要将远伟大于、高尚于时代,敏感者的坚韧沉默如山。诗歌是无用的,但一切又归功于诗。
 
悼念篇 “你今天一定极其痛心”
  希尼在爱尔兰享有极高的名望,他在爱尔兰是一个明星式的人物,他的诗作也已经成为爱尔兰文化和爱尔兰普通人生活中的一部分。《出版人周刊》曾写道:“明星光环来自他狮子般的体格,他切实承担的公民责任,同时也来自他诗句中的那种直接性。”详细
  谢默斯·希尼的葬礼在都柏林郊区Donnybrook的圣心教堂举行。在完成追思后,希尼的遗体安葬在北爱尔兰伦敦德里的Bellaghy,他家乡的土地上。
  8月30日,作为叶芝之后爱尔兰最伟大的诗人和199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谢默斯·希尼的去世让整个爱尔兰进入悲伤之中。出生于1939年的希尼发表过《通向黑暗之门》等多部诗集,享年74岁。葬礼当晚,1000多人来到Donnybrook的圣心教堂与希尼告别。详细
成名:欢乐面具下的暴力
  1966年,诗集《一个自然主义者之死》出版,希尼一举成名。他“以爱尔兰情感为元音,以英国的文学养分为辅音”,充分地表达了他的童年生活经验。然而,希尼笔下的自然并非牧歌式的田园,欢乐下潜藏着暴力威胁。详细
发展:挖掘爱尔兰精神
  移居都柏林后,《北方》《山楂灯笼》等一批重要诗集面世。希尼反复表现爱尔兰文化,沉着挖掘爱尔兰精神,思考着自己的爱尔兰身份,“通过诗歌的探求,最终摆脱了民族主义的道德重负,获得了坚定和自信的内心力量”。【详细
获奖:美和伦理深度
  八九十年代,希尼专注于文学批评领域。1995年,由于他的诗歌“具有抒情诗般的美和伦理深度,使日常生活中的奇迹和活生生的往事得以升华”,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后,他的论述、诗歌仍大量产出,译出史诗《贝奥武夫》。【详细
中国篇 流变中的诗与人
  ·多多:变迁是我的故乡 词从现实中挣脱   我出国以后,他们就问我,你离开自己的母语,写作中发生了什么变化。回来以后又是相反的问题—你回来以后有什么变化。我基本都是说没有什么变化。诗歌最骨子里的东西不应该有什么变化、重大变化。【详细

  ·翟永明:诗歌是我填充生命的东西      我喜欢诗歌这种形式,没有厌倦,它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不写诗我可能也会活得很好,但是那是一种内心没有着落的状态。写作对我而言,有点像心理治疗。【详细

  ·臧棣:诗歌能口语吗,或口语能诗歌吗      看出口语的好,容易取得共识。但艰难而诡异的是,看出了好,却并不在语言精神中给予信任。沈浩波的写作,在语言精神上将这种信任深化成一种自足的审美。【详细

  ·西川:诗歌描述的准确性应该让时代吃惊   一首诗好不好,看两三行就知道了。有的人诗歌写得很好,但他没有创造力。能写几个好句子,出几个好意象而已。真正让我觉得过瘾的东西,实际上是创造力。我要求我的语言和我的现实感或历史感有关联。【详细
朦胧诗与当下意象诗歌
  当代的读者知道“意象”这个词,很大程度上要感谢“朦胧诗”,是北岛和顾城把这个诗歌术语首先带来,然后才更广泛地影响了新诗作者。中文诗歌里,原没有坚定的“意象主义者”,大家只是将其更多视为一种主要的写作技术。
  有意思的是,英美诗人当年提出“意象主义”,也是基于对自己创作氛围的反叛——他们反抗的是过于生硬、写实、偏重理性、经院式玄想的那一类诗歌,并明确地从东亚的古典文化(中国古诗、禅宗、日本俳句)汲取养分,致力于一种现代意境美的营造。【详细
“前口语”诗歌的前世今生
  “第三代”作为对“朦胧诗”后一代诗人和诗歌的命名,正式进入了历史。这是一个很长的名单,其中,以于坚、韩东为代表的“他们”诗群的“日常生活”、人生况味和平易中蕴含奇崛的语调;以李亚伟为代表的“莽汉”诗群粗野、狂放的“无赖气质”和有力的长句式口语;以周伦佑、杨黎为代表的“非非”诗群用口语向言之无物的“纯粹”的“超语义”、“超表现”境界靠拢的理论和实践;以王寅等人为代表的“海上”诗群的异国情调和微妙语感……都让人印象深刻。【详细
后口语诗歌:蔚然已是主流
  自网络时代到来,汉语诗歌迄今为止,在作品上收获最丰的当属“后口语诗歌”。与“泛学院写作”和以第三代诗歌相比,“后口语诗歌”是自“盘峰论争”以后引发争议最大、获传统文学出版物肯定最少的诗歌美学。但近十五年来,因其涌现的实力作者和佳作之多,它已蔚然成为当代诗写的主流。
  “后口语”美学认为,诗歌仅靠语感、机趣、呈现人性等其中的一项,是无法单独支撑起一首成功的作品的。建构经典作品的两大要素是“人文精神”和“对既有语言方式的突破”。【详细
诗歌的泛学院写作
  新诗创作两极共生的样态格外值得关注与省思。两极,一极是泛学院写作,另一极是泛口语写作。泛学院写作,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知识分子写作、隐喻写作、象征写作、意象写作,因其受欧美诗歌影响痕迹较重,也被称为西化写作、翻译体写作等。语言多用象征手法,虽神秘莫测叫人玩味不已,但晦涩歧义有时让人不知所云。泛学院写作的命名也许并不科学,身为北京大学教授的臧棣,多次称自己不是学院诗人。任何艺术家的创作,都不可能是单一的或一成不变的。【详细
 
世界上的幻想者
 冷眼旁观的“叛逆者”——对话阿多尼斯
语言说出时,已经被局限——对话谷川俊太郎
现代教育和古典
文学
(英)托·艾略特
李赋宁 陆建德 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
本书收录艾略特
评论文章和演讲稿。
我:六次非演讲
(美)e.e.卡明斯
张定浩 译
译林出版社
2013年1月出版
令人耳目一新的
形式,讲述了诗人
成长和诗歌理念。

万物静默如迷
(波)辛波斯卡
湖南文艺出版社
陈黎 张芬龄 译
2012年8月出版
辛波斯卡的诗
取材于日常生活
的事物和经验。

我们所有人
(美)卡佛
译林出版社
译者: 舒丹丹
2013年6月出版
小说家卡佛的
诗全集,具有小
说所有的美德。

舞在敖德萨
(美)卡明斯基
上海文艺出版社
明迪 译
2013年8月出版
获六项大奖,
具有强度抒情和
迷人的叙述

烧酒与爱情
阿波利奈尔
上海译文出版社
李玉民 译
2011年1月出版
他的诗呈现诡
谲的色彩,跳动
腾挪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