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千龙文化 >> 首页 >> 正文区

体验天方夜谭式的咖特聚会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3-09-09 09:38:46  来源:北京青年报  

  ◎时延春(前驻也门大使)

  对于从未到过也门的人来说,咖特是一种鲜为人知之物。对于到过也门的人来说,咖特便成为一种熟知之物。而对于也门人来说,咖特不仅是老幼皆知之物,而且已经成为他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必备之物。有的人将咖特买回去在家中嚼,有的人则买咖特招待客人,大部分人是抱着一捆咖特去参加咖特聚会。

  我在也门工作时间较长,不仅看到地里长的咖特和市场上卖的咖特,而且不止一次地嚼过咖特并与有关专家探讨过咖特。

  咖特是一种终年常绿的多年生灌木或乔木植物,呈冬青状。它所需的自然条件不仅与咖啡相似,而且形状也颇有相似之处,多生长在丘陵和山区地带。咖特树有40类75种,生长期一般为30~60年,但有的品种仅能生长4~8年。

  也门种植的咖特树一般都在70厘米到1米左右,这样的高度便于人们采摘。如不修整,咖特也可长成大树。

  研究咖特的学者都一致认为,咖特的故乡是埃塞俄比亚的前身阿比西尼亚,由牧羊人发现其奇特之处加以推广并传到也门。

  咖特是一种带有麻醉物质的植物,它的枝头嫩叶具有麻醉作用。人们摘其嫩叶用来烧水饮用,就像泡茶一样。因此,那时候人们把咖特称为浓茶,又称阿拉伯茶,还有人称它为咖特咖啡。嚼咖特也算是一门技术,会嚼的人只咽下嫩叶中的汁液,剩下的渣滓留在口舌中,形成一个鼓鼓的圆包,然后再慢慢地从中汲取汁液。因此,也门人把嚼咖特叫做“储存咖特”。刚开始嚼咖特时,其汁液味似绿茶,有苦涩感觉。如果继续嚼下去,其汁液转为甘甜。如果你嚼的时间较长,嚼的量较大,你就会感到全身发热, 口中干渴,这时就需要喝些冷水或汽水。有些人还要猛吸香烟或水烟,借以助兴。咖特能刺激人的大脑,具有提神、兴奋神经的作用。有些人下午嚼过咖特后,晚饭就失去食欲,夜晚迟迟不能入睡,甚至彻夜不眠。很多人嚼咖特都已成瘾。

  在也门人的心目中,咖特聚会如同西方人去沙龙一般重要

  咖特聚会就像一种自由论坛一样,随便参加,来去自由,但男女的聚会地点必须分开。也门实行半天工作制,每天下午便是举行嚼咖特聚会的时间。这时,亲朋好友和来自社会各阶层的人士聚在一起,一边咀嚼咖特,一边海阔天空地发表各种议论。参加咖特聚会的人毫无拘束,无所不谈,大至世界形势和国家大事,小至家庭纠纷和生活琐事,所议题材包罗万象。据说昔日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许多决定,也是在咖特聚会上酝酿出初步意见,尔后形成或直接形成的。很多新闻记者尤其喜欢这种聚会,他们可在这种场合猎取到很多消息。从这个角度讲,咖特聚会具有一定的社会职能。

  与此同时,咖特聚会也具有一定的文化职能。在聚会时,人们时而介绍地方掌故和民间传说;时而引经据典,吟诗赋词;时而讨论问题,展开辩论,各抒己见;时而讲些妙趣横生的笑话,引得大家捧腹大笑,乐不可支,给咖特聚会增添了不少欢乐的气氛。在也门人的心目中,咖特聚会如同西方人去沙龙一般重要。对也门人来说,电影院可以不去,但咖特聚会必须光临。在有些地区,婚礼时间拖得很长,一般都在6~8天,每天下午咖特聚会便成为婚礼庆祝活动的一部分。在也门大选之前,竞选人为了拉选票,每天都买来大量咖特,邀请选民参加他举办的咖特聚会。在这种聚会上,大家一边嚼咖特,一边听竞选人的竞选演说。大家不时提问题、插话,进行交流。咖特聚会结束时,主人往往还将一把咖特送给来宾。

  每人一捆咖特,到场的中国人出于好奇,象征性地嚼了几片咖特嫩叶

  我在也门多次应邀出席也门朋友举办的咖特聚会,其中有几次聚会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记得有一次,我们应邀前去哈希德部落进行参观访问。当我们到达哈贾时,好客的主人杀牛宰羊,请我们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午餐过后,主人请我们进入专门用来嚼咖特的大厅,叫咖特屋。进屋前,我们先脱掉鞋,入屋后看到大厅中间铺一块大地毯,四周靠墙的部分铺了厚厚的垫子。出席这次咖特聚会的也门朋友是部落酋长和社会名流,也有少数地方政府官员。我们边嚼咖特边交流,他们对中国的情况很感兴趣,向我提了不少问题,我一一作答,重点介绍了中国的历史和新中国成立后所取得的成就。与此同时,我也抓住这个机会,向他们询问了有关也门部落情况,尤其是哈希德部落的一些风俗习惯。

  另有一次咖特聚会是在一位也门商人家中。这位商人朋友告诉我,这次咖特聚会是专为中国朋友举行的。为此,他邀请了许多也门各界人士出席作陪,其中有政府官员、高级军官、律师、法官、企业家、商人、经理、厂长等。他还特意邀请了我的夫人和其他一些中国女士。但他事先告诉我们,根据也门的惯例,出席咖特聚会的也门男女要分开。这次咖特聚会也是在午宴之后进行的。主人为每位来宾发了一捆咖特,开始了咖特聚会。多数到场的中国人只是出于好奇,象征性地嚼了几片咖特嫩叶。

  亚丁大学为上海教育代表团举行咖特聚会

  由于我在也门工作时间长,参加咖特聚会的机会多,我已经变成嚼咖特的半个行家。在我左右两侧也门朋友的一再诱惑下,我把主人给我的咖特“配额”几乎嚼光,我的右腮处果然形成一个鼓鼓的圆包。由于咖特对我的神经产生了强烈的刺激作用,那天晚上我显得特别兴奋,久久不能成眠,直到下半夜,才慢慢进入梦乡。

  应亚丁大学校长的邀请,上海教育代表团访问亚丁。根据双方事先商定的访问日程,亚丁大学为上海教育代表团安排了一场报告会,向亚丁大学文学院师生介绍中国和上海的经济教育发展情况。代表团访问亚丁期间,正赶上也门大选,政府宣布全国所有学校放假。为此,亚丁大学对接待上海教育代表团的计划做了些调整,专门安排了一场咖特聚会,在聚会期间由代表团作报告。

  咖特聚会安排在亚丁大学文学院接待大厅中进行,这个大厅能坐近百人。那天大厅内座无虚席,出席的也方朋友均为院校领导、各科室负责人和教授、教师。我作为中国驻亚丁总领事应邀出席。校方为每个人备了一袋咖特,并有汽水和矿泉水。大家一边嚼咖特,一边听报告。报告结束后,也门朋友就国际形势、中国的外交政策、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发展情况、中国的人口政策和中也关系等方面提出了许多问题,我与代表团团长、团员分别回答了他们的问题。

  这次咖特聚会气氛热烈友好,效果很好。大家都认为这次咖特聚会既起到了报告会的作用,又活跃了气氛,促进了友谊,增进了了解。

  衣衫褴褛的老人,双手颤颤抖抖地捧着一小把咖特,眼睛里闪出贪婪的神色

  嚼咖特现象在也门如此之盛行,必然刺激咖特的种植量和消费量大幅度增加。

  也门的咖特种植业不仅遍及全国各地,咖特市场也遍及全国各地。凡有集市的地方均有咖特出售,而且有些城镇中专设咖特市场。有几次我光顾也门城镇集市,看到最热闹的地方就是咖特市场。卖咖特的人将一部分咖特铺在地摊上,将另一部分咖特放在布包中或麻袋内,手中拿着一把咖特作为广告。买咖特的人纷纷围拢来,与卖方讨价还价。尽管很多人收入很低,而咖特的价格又非常昂贵,但人们对咖特还是趋之若鹜。有的人宁愿什么东西都不买,也要买几把咖特。有一次,我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双手颤颤抖抖地捧着一小把咖特,眼睛里闪出贪婪的神色,如获至宝,很快离开了市场。

  还有一次,我在集市上与一位也门农民聊天,问他赶集买了些什么。他坦率地告诉我,他老婆叫他买些吃的东西回去,但他把手中的钱全买了咖特。我问他回家怎么交代,他说回家后先躲到朋友家中嚼咖特,等晚上老婆孩子睡觉后再回家。

  这种嚼咖特成风的现象带来严重弊端。也门咖啡是世界上少有的优质咖啡,但由于咖特种植投入更低廉,利润颇丰,市场广大,有利可图,人们便把大片的咖啡树砍掉,选择咖特种植业。这不仅严重影响到咖啡的种植生产和出口创汇,也严重影响到粮食作物和种植。对此,也门政府不断做出努力,并曾颁发有关决定,试图阻止这种现象的蔓延发展。

  种植和咀嚼咖特的现象除在也门最为盛行外,在吉布提、埃塞俄比亚、肯尼亚、莫桑比克、索马里、马拉维、南非、苏丹、坦桑尼亚、乌干达等国也不同程度地存在。咖特应不应该列入麻醉品之列,国际上和也门国内都有争论。也门现在还未把咖特列为麻醉品之类,在相当长时期内,也门的咖特聚会现象还将继续下去。


    编辑:贯众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